日升家园目录

神话原生种 第十七章细小的漏洞

时间:2018-07-27作者:废纸桥

    ,精彩小说免费!

    为什么说所谓的燕山宝藏,对封林晩而言,就是垃圾堆?

    确实,武功秘籍没啥用。

    想要秘籍还不简单?

    上网下载,不仅仅是武功秘籍,修真宝典、巫术大全、魔法书、斗气秘技等等,应有尽有,更附带着真人影像解说。这还是免费的,若是收费的,甚至可以联系到修炼了这些东西的修炼者本人,进行更加深入的讲解。

    为什么这么开放?

    文明性质本身,决定了大多数中低端的超凡修炼基础读物,是用不着保密的。这就像基础科学,都写入了任人阅览的教材,只有真正高端的东西,才藏了起来。

    最重要的是,十条约定中,那最核心的第一条,死死的将所有原生种们给限制住了。

    某种意义上来说,每一个原生种的超凡之路,都是独一无二且无法复制的。

    秘籍无用,那金银珠宝,神兵利器啥的···总该是有点价值的吧!

    然而,还是错了。

    资源的分布,有多有寡。但是对于整个宇宙来说,所有存在的元素,几乎是平均存在。

    这是人类在开发宇宙的过程中,逐渐掌握的‘真理’。

    就像对于人类的祖星而言,黄金、钻石、玉石、稀土,这些都是属于罕见的元素。

    但是,某些星球上,黄金比泥土还多,反而是铜铁稀缺。有的星球遍地钻石、珠宝,反而是寸草不生。

    稀有和罕见,是一个相对值。

    如同很久以前,在草原上不缺牛羊马匹,却缺少茶叶、蔬菜、粮食。而中原之地,却又缺少牛马,是一个道理。

    故而封林晩将宝藏内的所谓金银珠宝带回去,也换不了几星币。

    至于那些所谓的神兵利器,只要没有达到通灵的层次,也都是垃圾。再锋利的兵刃,还能比得过超级合金打造的各种武器?

    “不过···也不是什么好处都没有。只希望,在燕山宝库里,这些玩意多点吧!”封林晩叹了口气从马背上跳下来,然后独自转入只容得下一人独行的陡峭山道。

    可以量产,又或者受材料所限制,制造出来的物品,多没什么价值。

    因为那些都受到一个时代的文明所局限。

    但是大浪淘沙,时间流转,总会有一些东西,从历史的长河里保留下来。

    艺术品就是其一。

    那些倾注、浇灌了匠人心血,又或者某些方面大家精气神所成的物件,虽然或许并不完美,却又拥有某种意义上的灵魂,难以复制。

    即使是在人均穿越的现代,早已没有了‘古董’这个相对高端,代表着奢侈和昂贵的名词。

    但是优秀的艺术品,依旧属于昂贵商品。

    即便在罗天殿内,也常年有店铺,愿意花费源能点来收购精品。

    也许就有人疑惑了。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假的界图晶核,还会不值钱?成为假货商人蒙骗萌新,赚取利益的手段?

    一个世界反复刷,多少艺术品没有?

    这就涉及到一个投资成本、时间成本的问题了。

    就像封林晩,为了这一趟行程,花费了一千多的源能点。

    单靠贩卖艺术品,连零头都挣不回来。

    如果不是另有目的,那么他来这么一趟,就绝对是亏本的。

    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土特产,风味独特,别处难寻。出门旅游,多少都会购买一些,带回去做纪念或者伴手礼。却又有多少人,会专门为了这些玩意,花费高昂的出行费用,特意走一趟?

    这是得不偿失。

    所以,这个不算漏洞的漏洞,只能说是封林晩,用来稍稍弥补损耗的一种方式。

    当然,人口贩卖,也是一种暴利行为。

    不过那又有许多限制。

    首先,封林晩缺乏可以运送活体的稳定随身空间。

    其次,往现实运送‘人口’,是需要许可证的。没有许可证,任何私运人口的事情,都是违法行为。

    现在的封林晩,可远远没到,足够和联邦法律对着干的程度。

    盗圣白崇光确实是整个江湖中,数十年一出的英雄人物。

    作为经常出入各种宝库、密室、墓葬的顶级大盗。他的藏宝之地,也十分的匪夷所思。

    燕山之巅,常年风雪不断,更有雪雾缭绕,遮蔽了山头,让人瞧不真切。

    而白崇光藏宝之地,未曾深埋入地底,隐匿在山石之中。而是光明正大的摆在了山顶。

    他凿开了山顶的巨型冰石,将宝库建在其中,巧妙的利用了一些光学原理,使得从外部看不出丝毫的端倪。若非早知内情者,即便是多次与宝藏擦身而过,也无法有半点察觉。

    而且这些寒冰,在寒冷的山巅上,比精铁还要坚硬,想要暴力击穿,亦十分之艰难。

    封林晩找到埋藏机关之处,拉动冰冷的铁索。

    铁索连动暗格,将藏在进入宝藏通道里的火油点燃。

    火油的分量刚刚好,没有毁坏藏宝之处,也没有烧穿整个巨大的冰石,而是逐渐形成了一条通往宝藏腹地的通道。

    就在封林晩打开宝藏之地的一刹那。

    原本远远跟在他身后的一些身影,纷纷扶摇而起,就像是一只只诡异的大鸟似的,朝着那豁开洞开的通道涌去。

    这些人在半途中相遇,相互冷视着对方,杀机暗涌。

    却又都十分默契没有动手,而是争先恐后的抢入冰洞之中。

    此时争分夺秒,即便是有所冲突,利益相争,也没必要非在此时。

    他们彼此也并不是唯一的竞争者,心中都清楚,更大的威胁,还在身后紧逼。

    更没有人会十分无聊的对封林晩出手。

    现在,封林晩的价值已经消失,与一个能掐会算的难缠对手,在宝库外纠缠,那是何等失智之人,才会做的事情?

    看着这些人抢入宝库,封林晩却隔着老远喊道:“诸位!慢来!慢来!且小心了!”

    其中竟真有两人停下了脚步,扭头看着封林晩,目光深沉道:“可是那白崇光在此地设了机关、暗伏?”

    “未请教?”封林晩拱拱手询问。

    “公输楼!”其中一人十分有距离感的回答道。

    封林晩摇摇头道:“白崇光一代盗圣,虽行的是盗窃之事,为人却称得上光明磊落,即便是窃取某物,也会提前告知原主。他留下的宝库,又怎会设下那些害人的机关?”

    “不过···。”封林晩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

    “不过,他毕竟也只是个凡人,他只怕也没想到,自己虽然控制好了火油的计量,却没有想到这么些年来,这燕山之巅的气候,还是有些微弱的变化,导致了冰石外的冰层,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结实。”封林晩盯着尚良的那张脸,笑的如此单纯、美好。

    “你什么意思?”公输楼下意识的往洞外退走,另一人也缓缓挪动脚步。

    “我的意思是···这里很快就会塌!”封林晩用最无辜的语气,说着最恶意满满的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