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神话原生种 第一百四十一章受命运胁迫的画风(求订阅)

时间:2018-09-29作者:废纸桥

    但是封林晩的高兴,也就到此为止了。

    因为他紧接着,又想到了一个十分关键的问题。

    魔防金身不是不败金身,三分钟的术法攻击无效化,既然是长处,同时也会暴露短板。

    “对我而言,一旦被迫与敌交手,现在最好的方式就是开启魔防金身,顶着敌人的炮火,然后迅速拉近距离,与对手进行近战。否则只是隔空对轰法术的话,并不能将这门神通的特性利用到极致。因为距离代表了不确定性,我有魔防金身,对方也能走位···。”

    “也就是说,体修、肉搏、近战都将成为我接下来的必修课···。”想到这里封林晩就脑壳痛。

    他的理想状态,是成为一个传说中,那种高高在上,云淡风轻,一伸手便指山为海,一挥袖便捉星拿月,仙法无敌的修行者。

    但是全身冒着金光,提着拳头就莽上去,这···现实与理想的差距,有点远啊!

    “而且,一入体修深似海,从此优雅是路人。想想术修那种风度翩翩,决胜于千里之外。再想想体修总是与对手肛的满脸桃花开,动不动还得爆衫什么的···。”封林晩觉得忽然牙很疼。

    “果然,偷渡什么的,只是错觉。虽然是神技,但是这神技耽误我点技能了啊!这是强迫我转变画风的节奏啊!”封林晩捂着自己的额头,显然了深深的纠结。

    以三分钟的魔防金身暂时作为核心技能,然后进行一系列的周边开发利用,能够很好的发挥优势。

    这三分钟,他将成为一切法系超凡者的噩梦,在这三分钟里,他尽可以挑选自己喜欢的bgm,没有人敢跳出来打断,因为他们都是弟弟。

    当然···是在境界、层次相差不多的情况下。

    只是这样一来,画风突变,完美错开了,白衣翩翩,挥袖之间,天地风云,山河万物尽在掌握的潇洒和出尘。

    若是放弃了这种路径,坚持自我。

    那么魔防金身就会变得稍微有那么一点鸡肋。

    想想看···两个炮台(faye)相互对轰,其中一方消耗三分之一的火力,突然转化为固若金汤的防御力,短时间看,确实也不错···不过缺少决胜之机,一旦三分钟过去,火力不足的一方,反而极有可能落入下风。

    “算了!先不想了!以我的聪明才智,需要刚正面的机会···应该也不多···吧!”封林晩有点迟疑。

    真香定律,仿佛瞄准了他,遥遥警告。

    感受到了画风受到胁迫,唯有妹子柔软的胸膛,才能抚平内心的焦躁与彷徨。

    所以封林晩决定,再举办一场盛大的篝火晚会,还是没什么正经衣裳的那种。

    总之···酒池肉林了解一下!

    当然了,享受的是封林晩,背黑锅的必须是已经改名叫‘宓姬’的怨魅。

    宓姬并非她的本名,或者她给自己取的名字,而是原本属于另一个女孩。

    只是从她取代那个女孩,并且依照计划而行开始,宓姬就会是她的名字,并且跟着她一起,遗臭万年?

    享乐之余,封林晩也没有忘记正事。

    王恩的变法,动摇了太多人的利益。

    有了利益冲突,在通过政治手段无法和解之后,也自然会爆发真正的械斗,诉诸武力。

    如此一来,大军碾过,便犹如蝗虫过境。

    土地和财富就是斗争的核心产物,土地可以用比较低廉的价格租借给百姓,财富上缴国库。

    而那些修行所用的奇珍异宝,还有属于这个世界,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修行法门,或者术法、道法、咒术等等,便全都成为了封林晩的私人珍藏。

    掌控一个国家,收集这些,可太轻而易举了。哪怕是为了收集‘资料’,主动挑起是非,合理的抄家,封林晩也不会停止变法。

    然而风水轮流转,现在就有两个打秋风的家伙,已经赖在皇宫不走了。

    别人都以为,程鹏海倒后,天子不计前嫌,十分大度的接纳了程鹏海的家眷,并将年轻貌美的女眷收入后宫,亲自安抚她们受伤的心灵,是难得的仁义之主,纷纷以低头吐口水,来表达对天子的敬仰和钦佩。

    唯有封林晩自己清楚,他委屈的很。

    没吃到羊肉,反惹了一身骚,说的就是他现在的状态。

    宓姬就不提了,那是早就做好了交易,封林晩作为有教养的好青年,必须信守承诺。

    再一看白小甜,封林晩就有点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满脸嫌弃了。

    “我说···你家那么有钱,你这一身的装备,加起来都比这个世界的整体价值要高的多。你怎么就总忘不了,到我这里来打秋风呢?”封林晩看着正在啃猪蹄子的白小甜,痛心疾首的问道。

    白小甜也不擦嘴角的油渍,撸着袖子继续狂吃,小表情倒是很丰富:“嗨!你不懂!自己收获的,和家里给的,能一样吗?而且宝龙最新款的限量单人飞船,三千万源能点一台。我的零花钱不够用,正好这回拿点成果回家,等换成了源能点···。”

    “换成源能点你也买不起,我给你那些,全都卖了,也就价值个十几二十万的。距离三千万可还差一大截!”封林晩冷笑道。

    “说的对!说的对!”白小甜小仓鼠似的点着脑袋,然后擦了擦油腻腻的手指头说道:“所以你再给点,凑个五十万整数,我拿回去让爸爸高兴高兴,他一高兴···就给我把剩下的两千九百五十万给补齐了!”

    ···!

    “你走!我不想和你说话,并且给了你一个白眼,你自己用心体会。”封林晩感觉贫穷的自己,已经被扎的千疮百孔。

    强忍着内心的伤痛,以及无法遏制的攀比心,封林晩故作平淡道:“你说你···好好一个穿越者,正正经经的,多买点对穿越大业有用的东西···比如换一台更好的穿梭仪什么的,不是更好吗?单人飞船,你一年能用几回?浪费钱!”

    白小甜瞪着大眼睛,无辜道:“换?换什么?爸爸不是说,只有源级穿梭仪吗?他骗我的!我就知道,一定还要更高级的限量版?”

    “我回去就找他算账,我要限量版,我要粉色···!”

    噗嗤!

    封林晩仿佛看到了自己心口破开的大洞。

    “对了!飞船我不开,摆在家里装饰飞船库吖!那么大的飞船库,空着多难受。你不觉得宝龙公司的限量版飞船,造型都很好看吗?特别是去年的太阳风系列,我收藏了其中的八台,可惜唯一一台‘太一·天帝型’属于非卖品,可恶···!”白小甜依旧说着她认为理所当然的话,毫不留情的给封林晩补上了最后一刀。

    “白小甜!”

    “哈?”

    “你是魔鬼吧!”封林晩捂着沉痛的胸口,然后恶狠狠的盯着白小甜道:“小甜啊!我倒是有个主意,完全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稳赚不赔!不知你感不感兴趣?”(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