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神话原生种 第一百一十五章王恩说疯天子

时间:2018-09-03作者:废纸桥

    半贤居,王恩从睡梦中惊醒过来。

    身旁唯一的妻,翻了个身,看着面色惊疑不定的丈夫,没有多说话,而是直接给王恩披上了一件单衣。

    此时王恩的脑子里,回荡着的仅有两个字‘变法’。

    变什么法,怎么个变法,他还没有头绪。

    但是这无疑是在日益艰难的政治环境中,为他自己寻得了一条出路。

    尝试过,将君权锁进笼子里的好处之后,王恩早已无法回归过往那君权至上的时代。

    然而,凡事都不会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

    随着天子的权柄日益加重,王恩也开始感觉力不从心,远比昔日与几位顾命争锋要疲惫的多。毕竟···从名义上来讲,君王是这大离的天,是一切的统帅者。一分权利,在别人手上或许只有一分,但是有着天子的大义相随,握在天子手中,便是十分。

    “变法!必须变法,唯有变法,改变整个大离的所有政治格局,才能完成我天下安民,万世无忧的理想。”王恩从床上爬起身来,披上一件大褂,然后匆匆的出门而去。

    半贤居虽然称不上朴素,却相比起那些高官们的深宅大院显得狭小、简单的多。

    不过几步路,王恩就离开了家,直接往与他志同道合的几位官员家中而去。

    皇宫中,克鲁吧从虚无中凝聚身影,然后看着封林晩说道:“王恩已经得到了启示,不过为了不引起他的逆反心理,我只是提点了他‘变法’两个字,具体该如何变,怎么变,这就需要你这个天子去好好引导了。”

    对于克鲁吧的消极怠工,封林晩嗤之以鼻。

    不过···也没关系,历来变法,皆有不同。

    有些弊在当下,功在千秋,有些则是利在眼前,而遗祸无穷。

    而对于封林晩而言,他不需要千秋霸业,只需要眼下的繁花似锦。

    如果不是怕做的太过,导致大离王朝在他离开之前就分崩离析,龙气反噬让他功亏一篑,他只怕恨不能直接开国库,以养天下臣民,免赋税,以肥百业。

    别怀疑···这种事,封林晩还真做得出来。

    他要做的不是百年功德,千秋霸业,而是两年的明君···甚至是圣君。

    王恩不是小年轻,远比封林晩想象的,要有耐心的多。

    直到年味消散,冰雪初开之时,王恩这才独自入宫,并且带来了厚厚的一卷奏折。

    看着形容越消瘦的王恩,封林晩却能感觉到,他体内潜藏起来,却恨不能爆的那股精气神。

    很显然,即便是万家收市,齐贺新年的日子里,他也绝没有闲着,而是苦心思索,收集资料和讯息,整理着变法之事。

    “臣···王恩,叩见陛下,愿吾皇万岁!”王恩入得殿内,捧着奏折,叩拜见天子。

    封林晩眯着眼睛看着王恩。

    “果然是个忠民爱国之臣,以往为了推行他的执政手段,与我为敌,甚至对我这个天子不屑一顾。如今为了变法,却愿意恭敬向我叩拜倒···可见在他心中,他那惠及天下的信仰,比什么都重要,并不掺杂个人的恩怨情仇或者所谓的面子好恶。”对于这样的人,封林晩是打从心眼里敬佩的,可惜他永远也成不了这样的人。

    封林晩对于自己的认知,十分明确···他就是一个有些底线的利己主义者。

    “王太保!今日是有何事,你竟愿意进宫来见朕?”封林晩好似完全不知道缘由一般,语气中也带着一股莫名调侃的味道。将一个被压制依旧,如今翻身之后,掌控实权颇为膨胀的帝王形象,演绎的入木三分。

    王恩却对封林晩的嘲讽置若罔闻,而是依旧手捧着整理出来的奏折,恭敬说道:“陛下!如今大离病了,已然病入膏肓,如若不治,恐有倾国之祸,需当有虎狼之药,驱除弊病。”

    这一开口就是‘危言耸听’,显然王恩也不是什么真正的方正君子老实人,为达目的也有手段。

    如今这一招,就深的纵横家的精髓。

    封林晩坐正了身体,仿佛是被王恩这一句话惊讶到了。

    通常,这样一开口就颇带‘恐吓’意味,往往并不是为了真的说服人,而是为了给人提提神,让人认真去听接下来的话。

    也就是说,这只是一个引子,而并非正文。

    就好像混混之间相互挑衅,往往开口先是一句‘信不信我弄死你’是一个道理,属于先声夺人的一种手段。往真了去,说不定最后连真的肉搏殴斗都没有,最多也就打打嘴仗。不过是通过恐吓,想要占据之后争吵的上风罢了。

    王恩和封林晩之间,即将展开的交流,当然不是混混吵架那么简单,但是道理却又是相通的。

    “王太保···何出此言!”封林晩表情中带着明显的不相信。

    而王恩却直接呈上了准备已久的奏折。

    翻开奏折,自然是触目惊心。

    总归就是朝堂之上的糜烂,地方上的各种民不聊生,仿佛这大离的天下,已经颠覆就在此刻。

    其实···事情当然都是真的,王恩还不至于弄虚作假。

    但是,将一年甚至好几年生在全国不好的事情,总汇成一段讯息,一股脑的塞给任何人。任何人都会觉得,仿佛世界末日就要来了,这天下就没有一处安稳太平。

    大离是不是很好?

    当然不见得好!如果真的很好,那封林晩现在所获的天子龙气,应该无比磅礴才是。

    但是也绝不至于,真的已经到了江山颠覆的地步。

    放下奏折,封林晩的脸色铁青,看着王恩道:“王太保,朕的江山···真的已经到了如此地步吗?”

    王恩上前一步,盯着封林晩正色道:“陛下!民间之事,陛下身居深宫,当然不会知道的那么清楚,但是臣以人格担保,一切只会更糟,臣之记录,不过九牛一毛罢了!”

    “那依王太保之言,朕该当如何?”封林晩顺势往下询问。

    王恩斩钉截铁道:“变法!此乃唯一的富国强民之道,官员昏碌,地方豪强并起,土地兼并严重,偷税漏税,致使国库不丰,然而百姓却渐贫,一旦有地方生出水患或者干旱,便是饿殍千里,甚至于易子而食,也非罕见。可见天下百姓之贫,已到了迫在眉睫的地步,唯有变法,方能充实国库,使得百姓渐富,再遇灾难,也有抵抗之力,而不至于毫无生路。”

    窗外,似乎传来了轰隆雷鸣之声。

    每当位居这天下关键之处的某些人,相互交锋,即将做出影响天下事物日后展的决定时,便固然会引的天象变化。

    简而言之,就是气机牵引,造成的异象。

    而这异象的生成,也让许多有见地,或者有一定身份地位的人,心生感应,各自心中揣测,变得难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