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亲君笧 第一百一十三章 绑架(三)

时间:2019-11-30作者:停不了的歌声

    桓玄从江陵官邸出来却没有回家,而是吩咐换了不起眼的车子,偷偷地去了江陵城中最大的温柔乡,罗绮馆。

    这罗绮馆虽说是家文人雅士聚会的地方,却也有各种温柔美貌的婢子侍奉左右,与时下士大夫家中的习俗相似,若看中了喜欢的女子,自是可以随性所至,一尝美人的柔媚滋味。这样的营业方式,少了通常伎乐楼馆那种直白和粗鲁,却多了令人迷醉的风雅意趣,因而是受江陵城中许多寒门士子,甚至世家名流偏爱的场所。

    桓玄此时来却不是为了享受美人的温香软玉,他得到的消息就是,被谢安捧在手心偏宠着,连战场都舍不得让他上的唯一的儿子谢琰,此时便藏匿在这罗绮馆中。

    若是他愿意,桓玄很适合扮演一个风度翩翩的文弱士子,他的相貌过于柔美,眼波含情,若他不刻意去营造威严的气势,他看上去是十分亲切的。每次与萩娘相对的时候,他展现出来的总是自己这种带有欺骗性的无害的样子。

    他微笑着向馆内的妈妈嘀咕了一番,妈妈果然喜笑颜开,将他带到了楼上一个精致的雅间。

    这地方确实不错,视野开阔,却十分隐蔽,又布置得十分舒适,即便在这里坐上一个下午都不会觉得不适。

    本来,探察敌情这种事情可以是派人来做的,只是桓玄刚知道了谢琰的住所,便急急忙忙地赶来,想要亲眼一睹这传说中谢家美玉的风采。

    他亲自过来本也就是一时冲动,枯坐了半个时辰之后他便觉得自己此举甚是幼稚,想要起身离开。此时却听见楼下乱哄哄的声音,一群莺莺燕燕的女子们嘻嘻哈哈地抬着各种乐器走上了表演的戏台,看着架势,一会就会有歌舞表演可以看。桓玄虽对此没有太大兴趣,但还是耐心地坐了下来,又等待了片刻。

    果然,当楼下的戏台上开始表演歌舞的时候,对面雅间的小窗被推开了,两名婢女说说笑笑地倚在窗前,观赏着楼下的丝竹管弦,凤歌鸾舞。隐隐可见这两名婢女身后,一位穿着普通却眉目风流的白衣男子,正独自下棋消遣。

    桓玄终于能仔细观察这位颇具盛名的世家贵族的仪表,虽然他之前在建康曾有无数次机会可以见到此人,却总是阴差阳错没能与之当面结识。此时见他白衣胜雪,果然是面目俊俏,更胜女子。桓玄自己也是一位出色的美男子,此时只觉得他虽然美则美矣,却并没有灵气,作为一个男人,过于艳丽的外表并不符合他的审美,因而他只觉得此人不过尔尔,想起萩娘对此人的一片真心,他只觉得完全是痴心错付,简直是没有眼光。

    既然见到了谢琰,又能确定他确实是住在这里,桓玄不再久留,很快便离去了。

    桓家的马车悠悠地向着江陵郊外的一处庄子飞奔而去,江陵确实是一个富庶之地,路边不像广陵似得十分空旷贫瘠,而是处处都是良田,满眼都是绿色的农作物和高大的树木,实在让人看得心旷神怡,神清气爽。

    桓玄想到一会能见到的人,心中一阵期许。

    他对萩娘,从一开始就是因想要利用她而起心,从未把她当成是个“女人”来看待,然而此女聪慧狡黠,善察人心,又能言善辩,使得他对她也不得不看重几分。

    自己本就是从现代穿越而来的,对一个人高贵的出身,华美的外表都不是甚为上心,他更相信的是个人的能力,因而他的谋臣近侍都是胸有韬略,应对机变的伶俐人。

    萩娘正困在房中,十分郁闷的样子。她对服侍的侍女柔儿说道:“姐姐,究竟要多久你的主人才能来见我?还有,能不能别给我吃加料的食物了?我怕我吃多了人会变成白痴,到时候你的主子多半也得责罚你。”

    柔儿还是柔柔地笑着,十分恭敬地说道:“主子也是怕您忧思不安,才吩咐做了安神的膳食给您奉上,并不是为了限制您的行动,只是想让您晚上睡得安稳而已。”

    萩娘白了她一眼,这终究是个没结果的讨论,柔儿自己做不了主,她又被困在房间里不能出去。

    她冷哼了一声,质问道:“不限制我的行动?那为何我连这个屋子也不能出?”

    柔儿温柔地说道:“主子吩咐了,若是您一定要出去,须得把眼睛蒙上才行。”

    那和不出去有什么区别?简直无语。

    萩娘在心里把她那个闲来无事抓自己来好吃好喝养着的主人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当初采棠在自己身边的时候,怎么没让她教自己几招防身术呢,放倒这么一个小丫头还是没问题的吧。她心里这么想着,眼珠子不由得盯在柔儿身上转了好几转,盘算着什么的样子。

    仿佛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柔儿补充了一句:“奴婢是主子精心挑选来服侍女郎的,还请女郎不要让奴婢为难,若是不小心伤到了女郎,便是让奴婢在主子面前丢脸了。”说着轻松地一笑,显然不把她的身手放在心上。

    萩娘怒了,大喝道:“告诉你家主子,我要吃茯苓糕,蜜汁烤鸭,鲍汁鱼翅,冰糖燕窝,还要……还要杭州的丝绸给我做枕头,成都的蜀绣给我做扇子,还要……”

    她兀自尚在思索怎么为难这个讨厌的主人家,柔儿却疑惑地问道:“杭州是什么地方?奴婢从未听说过这州郡,难道是在北地西域那边吗?”

    啊,难道现在的杭州还不叫杭州?萩娘汗下,尴尬地说道:“额,是我记错了。”气势顿时小了下来,弱弱地坐在塌边,忧愤满肚的样子。

    正在门外饶有兴趣地倾听她们俩拌嘴的桓玄却心神大震,为何萩娘能知道后世的杭州这个地方?据他所知,现在的吴兴地方正是未来的杭州府,只是这个世界里,暂时还没有“杭州”这个称呼。难道……?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