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亲君笧 第九十一章 广陵(三)

时间:2019-11-23作者:停不了的歌声

    文虞见自己如愿以偿,喜得见眉不见眼,只差没三呼谢恩了。

    苏合的眉宇间却罕见地浮现出了一丝忧郁的神情,只是稍纵即逝,再仔细看就消失了,那神情淡得让人几乎会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安排既毕,谢琰这个正主子终于赏脸训话了,自古以来,领导发言的最大骗局就是“下面我简单地说几句……”,而谢琰这个领导却真的是惜字如金。他只淡淡地说了一句:“你们都要记得用心当差。”说完,他对着墨儿使了个眼色,墨儿便吩咐大家“散了吧,先去各自安置下来再说“。

    萩娘见谢琰没有安排自己住哪儿,连忙对他说道:“采棠采葑你都是认识的,还有崔妈妈也是我极贴心的人,要不你在后罩屋给她们安排个住处吧,我不方便在你这院子里差遣旁人,便和她们住一起也是使得的。”

    谢琰牵起她的手,将她带到自己的膝上,取笑她道:“你不是立志做我的正妻吗?怎得要去住什么下人的屋子?还有,若是以后你嫁过来了,我使唤的丫鬟和你使唤的丫鬟难道还要各自指派不成?”

    萩娘倒罕见地没有害羞,她只是觉得,现在这情况明显有些特殊,妾身未明不是吗。

    只是她不好意思这么说,而是谦卑地说道:“既然我决定不论生死追随于你,自然是不在意华屋还是陋室。”

    谢琰用这话挤着她,理所当然地说道:“那你就放心听从我的安排吧,我自是不会让你睡在泥地上的。”

    两人温情脉脉地说话的样子实在很养眼,让人不忍打扰。只是采棠已经在门外等了许久了,见主子完全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只能咳了一声,大模大样地走进来行礼,说道:“棠儿给主子请安,给女郎请安。”身后采葑和崔妈妈一起跪下行礼。

    自从两年前淝水之战之后,采葑已有两年未见到谢琰的风姿,此时她虽是跪着,却忍不住悄悄抬眼偷瞄谢琰的样子,只觉得其人如玉,让人望之心中好生惴惴,一颗芳心悠悠荡荡,如风中飞絮,又如水中浮萍,不知其所归。

    萩娘让她们起身,问谢琰道:“你叫采棠她们过来可有什么吩咐?”

    谢琰懒洋洋地说道:“她们是服侍你的奴婢,自然要和你住一起呗。”

    萩娘更迷糊了,她用狐疑的眼神转向谢琰,警惕地望着他。

    谢琰被她可爱的样子逗笑了,他说道:“你放心,我不会现在就让你暖床的,只不过你是贴身服侍我的‘奴婢’,自然要住在我身边。”说着亲自牵着她的手,走向正屋西面的耳房,半开玩笑地说道:“这两间屋子原本是用作书房的,只是我爱护你的心情,超过了我对书本的热爱,只能委屈它们去别的地方了。”原来他竟是要与萩娘同住一屋。

    萩娘看了看,这地方虽然不大,但住四个女人是足够了,自己每晚本就要有人陪侍着睡的,两人一屋住着倒也不嫌小。

    最重要的是,正屋不是侍女们随随便便就能进来的,万一谢琰不在家,自己住这里倒也不怕别人打扰。

    她心里高兴,就忽略了谢琰话里的“现在”这个颇为暧昧的词语,也不与谢琰假客气,开开心心地说道:“多谢你了,还请你代我向你的‘颜如玉’们赔罪。”

    谢琰的眼神透着疑惑,他问道:“为何有时你说的话我听不懂?你哪看来那么多奇奇怪怪的词?”

    萩娘心不在焉地说道:“哪句?”她想了想又问道:“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这话你没听过吗?你也太孤陋寡闻了。”

    谢琰将这句话念了两遍,摇头道:“此话甚是不通,若如此,帝王将相都去读书得了,只会读书能打退北人吗,只怕是纸上谈兵罢了。”

    这句话其实是后世的宋真宗赵恒为了抑制军阀,防止兵变,因此高调地大量任用文臣而写的,激励士子们都去读书的话。谢琰不知道还真是情有可原,并不是因为他孤陋寡闻。这两句话也确实带着统治者鲜明的政治目的,并不真的那么有道理。

    萩娘懒得跟他这个“古人”争辩,连推带搡地把他赶了出去。她两天没洗澡了,又是夏天,自觉都快发臭了,关了门就连忙吩咐采葑采棠一起打热水去。

    当谢琰来到谢安的院子时,通报的小厮告诉他,谢安正不顾辛劳,在书房内阅读军报和邸报。

    他不由得皱眉,快步跟着小厮来到了谢安的书房,门口照例是有两位谢安的心腹“门神”守着,他们见是谢琰过来,自然不会阻拦,其中一名还多嘴道:“夫人已经来劝过老大人,只是老大人不肯休息,我们这些下人自是说不上话,还请郎君再劝劝,明日再看不迟。”

    谢琰点头,进去就看到自己的父亲双眉紧锁,正看着手中的军报。

    谢安见他进来,叹了口气,说道:“你来得正好,你来看看,那参军刘牢之贪功冒进,险些被慕容垂杀了个片甲不留。”

    谢琰接过去,只见那军报十分详细,说的是参军刘牢之中了后燕君主慕容垂的诱敌之计,在邺城以北追袭慕容垂,中了埋伏被打得落花流水,差点全军覆没。

    邺城已经是在黄河以北了,谢琰没想到谢玄已经打到了那么远的地方,这简直是不可思议。他兴奋地说道:“父亲,儿以为,现如今我们兵力有限,应该先站稳脚跟,在河东一带屯重兵,并休养生息,安抚流民,待秋收后再计划之后的战略部署。”

    谢安点头道:“这确实是目前最好的方式,只是,若五胡内乱终被平息,北方又一次得到统一,只怕届时我们的兵力无法抵挡他们齐心一攻。”

    这的确是真知灼见,但谢琰想的却是,江水以北,河水以南的所有土地现在实际上都是掌握在谢家手中,如果这个局面能稳固下来,将民心收拢,那谢家就有了雄厚的资本,即便不听任何人的号令自立为王,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自从上次和谢安谈话后,“成为最强者,站到最高处”这个念头在他的脑海中如同扎了根似得,无论如何都挥之不去。试问,就算不是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在这个清晰可见的美好前景之前,又有多少男人能拒绝这样的诱惑,世上只有一个谢安,即便谢琰是他嫡亲的儿子,他也做不到谢安那样的视权势如无物,随意抛之如弃之敝履。

    他是谢安的儿子,这天下,他有一争的资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