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亲君笧 第二十四章 季子庙(一)

时间:2019-11-21作者:停不了的歌声

    此时郑氏派人传话,通知她明日一起出行,去京口里附近香火最盛的季子庙祈福。由于郑玉和郑燕前时已经回去了郑家,所以此次上香只有郑氏和萩娘两位女眷。

    农历三月初三,是著名的上巳节,也是道教最高女神“西王母”的蟠桃会之日,时人崇重道佛,故而两种宗教并盛,不分仲伯,十分自由。

    上巳节是古代举行“祓除畔浴”活动中最重要的节日,主要目的是为了祓除灾祸,祈降吉福。在这一天,还会举办庙会,各种商贩都会在街上摆起摊位,即便在这个动荡的时代,这也是全年最热闹的节日之一。

    自从上次萩娘拒绝了郑玉的婚事之后,郑氏对她的厌恶就愈发难以压抑,一向维持得非常完美的慈母形象终于出现了裂痕。

    臧俊虽官职不高,他父亲却曾是尚书郎,也算是世代的富贵之家,家里的仆役有许多都是家生子。虽然臧府由郑氏当家主持中馈,但上上下下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她也不可能在吃食用度上克扣萩娘。只是西苑最近收到的纸笔,墨条都比原来的低了一个档次,那些昂贵的颜料、丝线都被郑氏以”持家艰难“为由,根本没有采买的意思。

    萩娘觉得这是一个信号,意味着郑氏已经对她不抱有奢望了,既然不管怎样她都不会听郑氏的话乖乖嫁给郑玉,为何还要摆出贤良的样子对她有求必应呢?换一种法就是,郑氏不会在寄希望于服萩娘,而是会通过她自己的方法使得萩娘必须乖乖就范。w..org

    郑氏,很快就会出手了,不定,这次祈福,就是郑氏动手的时机。

    萩娘天马行空地思考了几种可行的计划,如果她是郑氏,她会怎么做?郑氏的优势是占了”长“,而当朝又是非常推崇”孝道“的,作为萩娘的长辈,郑氏打的一场不会输的仗,而萩娘唯一能仰仗的阮氏的助力却是非常的渺茫。

    萩娘完全没有考虑过借用谢琰的”势“,除非被郑氏逼到绝路,她绝不会向他求助。

    君子之交,贵在距离,千金易得,长贫难顾。如果她连自己家的家事都解决不了,尚需要他人的帮助,又怎样让谢琰看重她,只会引起他的反感罢了。

    就在萩娘思前想后,翻来覆去睡不着的时候,郑氏亦是辗转反侧。

    郑氏有两个贴身的大丫头,一个叫翠环,一个叫翠玉,都是郑家的家奴。管事妈妈姓严,是郑氏太夫人派来帮助郑氏管理家务的,目前负责帮郑氏理帐。

    翠环善于察言观色,应对机变,郑氏平时有什么吩咐,都会让翠环去做;而翠玉则更为和顺,对郑氏的喜好心意了如指掌,她更多地陪在郑氏身边,随时能在郑氏面前上话,所以在众仆役眼里地位也更为贵重。

    翠环是个很有野心的丫头,不过再有野心,也就是丫头的那点念想,着实上不了台面。这其实不怪她,环境造就性格。对一个吃不饱的乞丐来,一碗面汤一个馒头就是人生至乐,从这个角度来,乞丐和街边野狗的人生观是一致的。翠环也差不多,她整天琢磨的只有两件事,一件是怎么样能攀上老爷挣个姨娘当当,另一件就是怎样才能撕了翠玉那个蹄子的嘴,让她再也不能在夫人和众人面前做出一副神气活现的样子。

    对于一个丫头来,这已经是很有志气了,甚至有些过于有志气了。

    要是被郑氏知道她的想头,只怕她也会和当年的有桃一样,出师未捷身先死,死后连个坟地都找不到。

    翠环这样的心性,这样的野心,其实是非常适合萩娘去收买的,因为她们两个完全没有利益冲突。可是在萩娘看来,翠环这样相当于郑氏左膀右臂的丫鬟俨然是郑氏的心腹,她觉得看似得意无比,其实毫无实权的翠玉才是最佳的收买目标。

    这个时代没有“银票”这一,最值钱的货币是“金”。古代都是湿法炼金,当时的金子是一种掺了大量铜的合金,其中真金的成分不到一半。就是这样的一两”金子“在当时都能换十两白银,也就是大约三千元人民币的购买力。

    当翠玉在萩娘拿出的十根“金条“面前瞠目结舌时,萩娘揣着兜里没拿出来的另外十根金条,欣慰地笑了。

    都是钱啊,不心痛是假的,只是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

    翠玉不可思议又略带纠结地问”这……女郎难道是要奴婢谋害主母?“

    萩娘淡淡一笑”你觉得呢?“

    翠玉神色痛苦,最终摇了摇头”这可不成,所有人都知道主母由我贴身服侍,如果有个万一,第一个要被追查的就是我。“

    萩娘很高兴翠玉是个理智的人,并没有在动人心魄的财帛面前胡乱应承,她赞许地”正是,孝道乃是人伦之根本,萩娘并不敢谋害自己的母亲,只是母亲最近对萩娘一发不如从前般宽待,萩娘心有疑虑,还请姐姐仗义相助,提点萩娘一二。“

    翠玉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她认真地保证道”女郎有心了。只要不让奴婢加害主母,奴婢愿意做女郎的眼睛,将主母的情况告知。“她似乎觉得自己得太露骨了,顿了顿,思索了一下,仿佛是为自己找了个理由似地道”女郎关怀主母,这份心意甚是难得,奴婢也不甘落后,定会与女郎同心协力。“

    萩娘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和善地”有劳姐姐了,如得姐姐相助,萩娘定当厚报。“

    翠玉立刻”此次祈福事宜,怕并不是夫人自己想到的,奴婢清楚地记得夫人那日是在收到一封信之后才吩咐了此事。“她抬起头,对上萩娘询问的眼神,摇了摇头,道”奴婢并没有能看到那封信,也不知道是谁送来的,待奴婢再去留意一下吧。明天的祈福,奴婢也会同去,必能护得女郎周全。”

    萩娘点点头,道“萩娘一切都仰仗姐姐了。”于是端茶送客,趁着夜色掩护,翠玉悄然离去。

    第二天一早,郑氏就让人去请了萩娘。由于来人没郑氏与萩娘是否同车,萩娘也留了个心思,多带了几个侍女。李妈妈是肯定要去的,她连夜做了不少点心,采苓采棠两人各提了一个食盒,一行人浩浩荡荡地来到角门处一看,果然是两辆马车。

    按萩娘的心思,肯定要坐平时坐惯的桑扈的车,可旁人告诉她桑扈因肚子不适,在家歇着休息了。萩娘虽有几分怀疑,但也无谓在这种事上和郑氏纠缠,她随和地上了马车,与郑氏一起向季子庙出发。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亲君笧》,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