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亲君笧 第二十一章 春日(三)

时间:2019-11-21作者:停不了的歌声

    王府内宅里,琅琊王王妃王氏正在招待女眷。w..org

    “给王妃请安,恭祝王妃佛心永恒福寿绵长。”谢安嫡妻刘氏携女儿谢璎一起向王氏下拜。

    王氏哪能让刘氏真的跪下去,赶紧走下座来,匆匆扶住刘氏,温柔地笑道:“姐姐折煞妹妹了,妹妹怎敢当姐姐的礼。”又注视着谢璎夸道:“姐姐的女儿真是越发美丽端庄了,若不是今上已有元后,便是进宫做个皇后娘娘都是使得的。”

    刘氏是个气性大的,又惯看不起皇族,当下淡淡地了一句:“怎么配得上呢,妹妹笑了。”

    王氏这话本就是呛她的。可听刘氏的话音,却也没清楚是自家女儿配不上皇帝,言下之意还是皇帝配不上自家女儿。如此张狂,只把王氏气得不轻。

    作为琅琊王府的当家主母,王氏早就练就了七情不上脸的神功,越是生气,越是笑得灿烂。她毫无芥蒂地拉起谢璎的手,悄悄褪下自己的镯子给她套上,亲亲热热地道:“我是越看璎儿越喜欢的,若是不受我的礼可就是见外了。”

    谢璎也没拒绝,大大方方地行礼道谢:“王妃厚爱,女不敢推辞。”

    谢璎是刘氏亲生嫡女,生得明眸皓齿,又是从娇养着,一双素手柔若无骨。

    王氏见她毫不扭捏做作,温柔娴雅,还真有几分欢喜,若她愿嫁入宗室,对司马家也是一种助力。

    男人在一起喝酒,女眷显然只能在一起八卦。

    正在高谈阔论的是琅琊王的胞妹鄱阳公主,她是皇太妃的亲生女儿,是皇帝的亲妹妹,夫家又是琅琊王氏,虽只是个庶子,却也够她得意的了。自娇生惯养,贵不可言,起八卦来也就特别大胆。

    “对了你们知道吗?我终于知道谢家琰郎为何迟迟不娶妻了。”谢氏琰郎是当朝有名的美男,风姿仪态更是绰绰动人,建康一大半贵女都对他心驰神往。鄱阳公主这一,本来没有围在她周围的贵女们都纷纷走近想听个究竟。

    传中正在与谢琰议婚的武昌公主不乐意了,她怀疑地看着自己的姐姐,故作镇定地:“哪有什么特别的原因,你可别造谣中伤琰郎的名声。”

    鄱阳公主本就看不上自己这个异母妹妹,更见不得她一脸“琰郎是我的,你别胡”的表情。她嚷得更大声了:“什么造谣,我的消息还能是假的?你也别急着把琰郎琰郎的挂在嘴边,人家可没想娶你。w..org”

    看着武昌公主越来越黑的脸色,鄱阳公主得意极了,恨不得把肚子里的话一股脑都吐出来:“谢氏琰郎不结婚是因为他心仪一名寒门女子,而那位寒门女子却不愿意嫁给他。”

    正当此时,刘氏与谢璎走进了花厅,正巧听到了这最后一句话。

    众贵女喧哗了起来,有的:“不可能,谢氏琰郎怎么会自降身段看上那些毫无教养的寒门女子。”有的更是怀疑得有理有据:“世上哪有会女子能拒绝谢氏琰郎这样的男子,我必不相信的。”

    武昌公主更是尖叫了起来:“你骗人!这绝对不是真的!”

    鄱阳公主也生气了,自己的话居然大家都不信。作为一个八卦发源地,她最享受的是听众一脸崇拜的那种”太厉害了,你是怎么知道的“的神情,决不允许别人挑战她的权威。

    她一把抓住武昌公主的手臂,就不顾风度地打了上去,众女见势纷纷散开,这是她们司马家的家事,谁敢去劝架?

    刘氏和谢璎还沉浸在那个劲爆的消息里,各自觉得不可思议,眼看打起来了,两人赶紧上去把两人拉开。

    谢璎拉住鄱阳公主,悄声问道:“姐姐的可是真的?这消息可靠吗?”

    鄱阳公主终于找到了听众,一脸感动地看着她用力点头:“千真万确,比珍珠还真。”

    谢璎问:“姐姐可知道那名寒门女子姓甚名谁,又是如何得知此事的?”

    鄱阳公主顿时蔫了,垂头丧气地:“我不知道,是别人告诉我的。”

    谢璎有点不好意思地问:“那姐姐是听谁的呢?事关家兄的名誉,我想去找那人问个清楚。”

    鄱阳公主想了想,很没义气把罪魁祸首出卖了:“侍中王谧的长子王瓘。”

    谢璎谢了谢她,悄悄地和刘氏了。刘氏气恼得很,自己亲生儿子的心事不和自己却和外人,当下就怒气冲冲地发作道:“这不孝子,我才不管他的事,你也别管你哥哥了,他有主意得很,我们根本管不了。”

    谢璎知道自己母亲是一时气急,也没当真,她思索了一番,把自己的贴身婢女洛儿叫来吩咐了几句,遣她去前厅找王瓘。没多久,洛儿就气喘吁吁地回来了,附在她耳边:“王公子听我完,就连声道歉,并愿意告诉女郎详情,请女郎出了花厅一直往西走,他会在西侧殿门边上的假山后面等着女郎。”

    谢璎拿定了主意,就跟刘氏去更衣,径直向西侧殿走去。

    此时男宾处已经酒过三巡,大家都有几分醉意。

    南郡公桓玄建议出去散步赏月。

    时下不少士族喜食寒食散,这种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毒品在服食之后需要散步出汗才能散发药性。因此众人纷纷响应,连谢安也很给面子地起身,与主人司马道子结伴而行。

    月色确实很美丽,虽然不是明亮的圆月,但在这春日里,朦胧的月色反而更有情趣。

    走着走着,突然有人指着一处假山喊道:“有贼!”

    众人定睛一看,果然有一团黑影。

    琅琊王吓了一跳,赶紧吩咐管事请护院过来抓人。

    两个人高马大的护院提着灯笼走了过去,许久才出来,“轻轻地”附在司马道子耳边回话。

    此时春夜宁静,四下寂寥,近处的几人都听到了护院的话“…一男一女…行迹可疑”。

    琅琊王大怒,喝道:“狗男女,快给老子滚出来。”一边吩咐护院去抓人。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亲君笧》,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