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亲君笧 第四章 奇奴

时间:2019-11-21作者:停不了的歌声

    根据谁得利谁就是凶手的国际惯例,原来要进臧家为婢为妾现在却是正经主母的郑氏显然是最大的嫌疑人。w..org

    在这个群臣嫡庶分明的时代,做妾和做正妻的区别那可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如果当初阮氏没死,就算和臧俊感情再不好也是主母,是主子。郑氏就算再得臧俊的心也就是个妾婢,是奴仆,根本就不上族谱的。难听点,阮氏想把她发卖了都没人能她不是。

    郑氏的两个儿子现在是嫡子,如果阮氏没死,郑氏以妾入门,两个儿子就得叫阮氏母亲,只能呼郑氏为姨娘。萩娘觉得,如果自己是郑氏,又一心要嫁给臧俊,这么略有风险但高回报的项目还真是值得一试的。

    但阮氏是死在臧家自己房间里的,郑氏那会还没进门,手能伸那么长吗?

    正要细问缘由,只听得守在门外的采苓惊惶地喊了起来:“有,有贼。”

    萩娘唬了一跳,连忙和李妈妈出门去看个究竟。

    只见采苓指着西苑墙根月季花下的一团黑影,声音都有点抖了:“刚才奴婢看见那有活物在动。”

    萩娘慢慢地走近几步,定睛想看个究竟。

    正巧月亮破云而出,院子一下子亮了不少。

    月光下可以清楚地看到角落里露出一张苍白的脸庞,脸上沾了泥,还有一丝可疑的暗红色。两只大大的眼睛里仿佛含着雾气,湿漉漉地望过来,一副害怕得想哭的样子。

    萩娘松了一口气,是个孩子。w..org

    “你是谁家的孩子,怎么会在这?”萩娘弯下腰笑吟吟地问,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和蔼可亲。

    那孩子一动不动,更加敌视地看着她。

    “你没受伤吧,可要进屋来歇歇,吃点点心?”

    到“吃”这个词的时候,那孩子的眼神明显闪了闪,露出了一丝渴望。

    萩娘了然,笑道:”有甜甜的杏仁茶,刚出炉的桃花糕,爽口的荷叶露,还有松仁粽子糖,可想吃?“

    孩子的嘴抿了一下,表情很是挣扎。

    李妈妈不赞同地拉住萩娘:“女郎,这不知是哪家的孩子。“咽下那个”野“字,李妈妈继续:”也不知道怎么进来的,内院墙这么高这孩子一个人肯定爬不过来,这里面多半有鬼,我们还是叫外院的护院过来带人吧。“

    ”我叫奇奴,我很厉害,你别看我。“那孩子终于开口,完嘴紧紧地抿着,生硬又倔强。然而声音很稚嫩,听起来并不惹人讨厌,很孩子气。

    好可爱的男孩。

    萩娘抬眼环顾了一下,只见采葑等人正穿过回廊迤逦而来,料想今晚和李妈妈也谈不成了。

    ”进来吧,姐姐给你吃好吃的。“

    短腿亦步亦趋地跟了上来。

    ”女郎,男女七岁不同席,你把这孩子带回去不妥啊。“李妈妈不依不饶继续喋喋不休。

    萩娘无辜地笑着,拉着李妈妈回到屋里。w..org

    这孩子不爱话,可长得真可爱,双目朗朗,灿若星辰,采葫采蕴两个丫头也喜欢的紧,赶紧打了水来给他洗脸擦手。只见这孩子看似瘦弱,手却白白嫩嫩还有四个窝,粉妆玉琢的脸上有一点擦破皮,采葫拿药酒来上药,疼得他整个脸都皱起来了。

    杏仁茶桃花糕,荷叶露粽子糖满满一大桌,奇奴朋友没有像萩娘预料的那样狼吞虎咽,而是非常斯文,一口一口地吃。

    除了粽子糖还剩几颗,糕点甜露全吃光了。

    萩娘简直不可思议地看着他的肚子,你确定你全吃下去没事吗,你难道是哆啦a梦吗?

    奇奴吃饱喝足,满意地揉揉自己的肚子,朝榻上的软垫上一歪,舒服得直眯眼。

    萩娘不禁想起了优酷上看过的狗打瞌睡强睁开眼又睡倒下去的视频,忍不住摸了摸奇奴的额头,这孩子乖巧的像只狗。

    “李妈妈,烦您带着他睡吧,采葫去拿床被子来,明天我们再想办法找人把他送回去。”

    萩娘回了自己房间,让采苓伺候着拆了钗环,一边梳头一边想着今天李妈妈的话。

    事情最一开始是从丹阳郡换郡守引起的,严格地,是因为迁都建康引起的,这件事情是不可能为个人意志转移的,皇帝除外。

    能做手脚的只有郡守的人选,为何将世代镇守丹阳的吴氏踢走?为何换来如此无能昏庸的张大人?要知道丹阳是离建康最近的郡,不管是军事还是政治经济上都是非常重要的。

    新郡守推行新政是因为师爷的提议,师爷姓甚名谁?是单纯的为敛财还是哪方势力派来的?有什么目的?

    母亲难产是郁结于心还是有人存心用计使坏?怎么会早产那么多天?

    郑氏和父亲的相遇是偶然还是事先策划的?荥阳郑氏对丹阳郡是否有什么图谋?父亲手里有什么东西是他们想得到的呢?

    阮氏为何要匆忙送走孩子,如果不是她亲口吩咐的,任安也不敢擅自将孩子送走,正因为她送走了孩子所以她的自缢顺理成章无人追究。

    萩娘觉得自己想得太深,也许根本没那么复杂。

    第二天一早,那个奇怪的孩子,恩,奇奴……不见了。

    然而,秦军主帅苻坚统兵八十万南下的消息却在府里府外传开了,一时人仰马翻一片慌乱,也没人在意一个孩子的去留。

    萩娘在西苑领着丫鬟们收拾细软以备不测,郑氏屋里的婢女翠环却匆匆赶来,不等通报就打帘子进门找萩娘:“女郎,外院传话有人找老爷,老爷不在他就求见你,必须见到我们家的主子。”

    “母亲不在家吗?”萩娘疑惑。

    “主母去镇上买粮去了,因数目大所以亲自去了。”翠环不假思索地答道。

    好吧这理由也得通,但郑氏的丫鬟来找自己,行事还是得稳妥些。

    “李妈妈帮儿看着屋子吧,仔细别错漏了东西。采苓跟我去看看,采葫腿快,先去外院探探情况看是怎么回事。”

    这孩子行事越发滴水不漏了。李妈妈欣慰地笑着连声答应。

    萩娘这才十分优雅地挪动步子,带着采苓用最慢速度向二门走去。没走几步就遇到了匆匆跑回来的采葫,上气不接下气地回话:“女郎,是真的,外院刘管事回那人等在角门外的马车上,派了个厮传话的,并不肯进府来。”

    萩娘狐疑地盯着采葫的眼睛想看出这话的真实性,采葫却是实打实的一脸真诚。

    这丫头不会谎。

    是什么人呢?有要紧的话要还不肯进府,遮遮掩掩的,肯定不是好事。

    纠结了一下,萩娘还是带着两个丫鬟走到角门外张望了一下,果然巷口停着一辆马车,门楣上刻了一朵玉兰花。

    眼熟。

    这不是前不久建康城里遇到的那位“美人”的马车吗。

    萩娘想了想,吩咐了采苓一句,快步走了过去。

    还是那个壮得仿佛肉都要爆出来似的马车夫,人高马大却特别爱脸红,他朗声道:“女郎,我家主子请您上车。”

    主子这般神秘,奴仆却完全相反十分坦荡,这对主仆真不像正经主仆。

    萩娘犹豫了一下,问道:“请问尊驾有何要事?”

    马车夫笑道:“您就快上车吧,这世上还没有谁拒绝过我家主子的邀请呢。”

    车内之人轻咳,车夫脸色一肃,不敢再。

    好奇心害死猫啊,萩娘拉住裙摆,心翼翼地快步溜上马车。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亲君笧》,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