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亲君笧 第四百七十七章 葛藟(一)

时间:2020-03-29作者:停不了的歌声

    <b>最新网址:这徐城主虽是有些痴痴的,此番话萩娘倒是十分赞同,桓玄向来的手段就是通过各种裙带关系来控制自己的手下,女子多是被他用来作为联姻的工具,一方面稳固身边之人的忠诚,另一方面,也是用来传递消息的途径。

    比如卞倩卞玉,还有他献给先帝的妙音,不都是他一手培养出来的棋子吗?

    慢着,妙音……?

    她突然一下子想起了什么,觉得似乎有一缕亮光在眼前对自己招手,却是一下子抓不到那飘渺的思绪。

    眼前似是浮现了翠华宫那荒凉优雅的宫苑,月光下,暖风中,妙音的笑容如幻灯片一般一幕幕划过。

    她那妩媚的神情,温雅的声音,柔和无比,又充满着难以压抑的欢愉……然而她曾对自己说过的那些话,竟是如被什么碾过一般,只剩下了残片断垣,断断续续地,竟是不能完整地回想起来……

    对了!

    妙音不就姓徐吗……?

    如被一道落地雷击中一般,萩娘几乎是定定地愣在了原地,被雷的里嫩外焦。

    不会那么巧吧……

    她见众人还在商量怎么行事,却是忍不住插嘴问道:“抱歉,恕我冒昧,徐城主,令兄的幼女,也就是徐郎的胞妹,是否单名一个‘沅’字?”

    这一下,别说是徐城主了,就连徐沐,也是愣愣地望着她,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完了……

    萩娘见他们的神色便明白自己果然是猜对了,徐沐,徐沅,这一看便是同族之人的名字啊。

    她心中飞快地盘算着,百转千回。

    为何妙音对桓玄的了解和这些人完全不同,她清楚地记得,妙音回忆起桓玄的时候,满心满眼都是崇拜和感激,这不单单的简单的爱慕而已,她曾说过,是桓郎救了我……

    这桓玄简直是太可恶了,一方面欺凌弱小,一方面还花言巧语地虚饰自己的行为,竟是哄得妙音对他倾心爱慕,半点也没想到自己的父亲便是死于他手,自己的兄长,族人,都是因他而不得不分离十数年。

    不。

    不能告诉这些人,徐沅就是妙音,更不能告诉他们,她已经是桓玄的妾室,还有了他的子嗣。

    世事难料,若是他们因此而万念俱灰,抑或是失去了和桓玄相斗的意念,自己这一行人又要怎么办呢?

    见众人都期待地望着她,萩娘慢慢地露出了微笑,平静地说道:“我曾在吴地见过徐沅姐姐,她如今生活得很好,只是并不知道自己的族人还活着而已,若是除了桓玄,我便能立刻带你们去见她,想来沅姐姐一定会很高兴的。”

    沅姐姐,对不起,就算是我自私也好,我必须隐瞒这一切。

    许是因为萩娘是唯一一个“亲眼见过妹妹”的人吧,接下来几天,徐沐都像只耷拉着尾巴的小狗似得,有事没事便跟在她身边,翻来覆去地问着“妹妹现在身体可好”,“妹妹如今可长高了”之类的,令人又好气又好笑的问题。

    萩娘虽是怜惜他自幼与胞妹分离,对他有问必答,还把妙音夸得天上有地上无,简直是如仙女一般,他却仍是不满足,忍不住便要来找萩娘说话,虽则她耐心很好,却还是有些不胜其烦。

    寄奴却是在担心入昆川之事,按照现在的安排,萩娘终于想出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好办法,就是以朝拜之名,由徐沐带着自己诸人光明正大地进入昆川,虽则从人不能太多,但至少他们是有一个不怕被怀疑的身份了。

    然而进了昆川要怎么行事,萩娘却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只能到了那里再做打算了。

    而寄奴却是希望萩娘能留在毋敛,毕竟这里可算是最为安全的地方了,不要说桓玄了,就算是皇帝派人来,徐城主都能挡得住,如今萩娘可是唯一一个“知道侄女下落”的人,自是谁都不能动她分毫。

    萩娘无奈地看着跟在自己身后的两个“小尾巴”,苦笑着说道:“徐郎,我这可是要更衣沐浴去了,您难道也打算一起吗?”

    徐沐脸上微微一红,虽然明知萩娘定然是在调侃自己,却还是低头行了个礼,这才恋恋不舍地走了。

    寄奴却是脸皮更厚一些,不仅没识相地离开,更是靠近了几分,执起萩娘的柔荑,认真地说道:“萩姐姐,虽则我从小都对你的话言听计从,但这一次,寄奴真的希望你能听一次我的话,只有能确保你的安全,我们几人才会没有后顾之忧,若是我们时时刻刻都要担忧你的安危,又怎能静下心来应对将要面临的一切困难呢?”

    虽是并不是第一次被寄奴握住自己的双手,然而先前她都不过将他看作是个孩子而已,那白白软软的小手,如今已然比自己的芊芊玉手要更为粗糙,更为沧桑了,她不可能不想起那个恐怖的夜晚,就是这双手,奋力地拼杀着,似是疯狂地挥舞着那沾血的长剑,一切的一切,只为了保护自己而已。

    此时此刻,他已不是那个跟在她身后去李妈妈的厨房找零嘴的柔弱男孩,而是一个有能力,有担当,能保护她,能负起责任来的挺拔男子。

    他的声线,也早已不知不觉地改变了,不再稚嫩,不再惹人怜惜,而是粗粗的有些沙哑,虽是没有原来那样可爱,却更令人不由自主地发现,他已如雨后的春笋般,迅速地长成了一个成熟的男子。

    从男孩到男人的区别,并不是有些人想的那样肤浅的,一个眼神,一句话,一个思绪,一种顾虑,都标志着成熟。成熟最重要的标志就是,以自我为中心,到心怀天下的宽广胸怀。从“我”要什么,到“我”能为“她”做什么,这其中的转变,看似简单,于某些男人,却是一生都未真正成熟。

    他的眼神,虽则仍是充满了依恋,但显然还多了些其他东西。

    萩娘不由自主地微微侧过脸去,轻轻地挣开了他的手,幽怨地说道:“你这么说,我虽是很高兴,但更多的是不满……”

    寄奴疑惑地望着她,显然是完全不解其意的样子。

    <b>最新网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