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亲君笧 第四百七十六章 颍川徐氏(五)

时间:2020-03-29作者:停不了的歌声

    <b>最新网址:“虽然他要我做的事情很是困难,若是被旁人知道了,又是一番灾祸,然而我还是拼尽了全力,动用了所有的人力物力,总算是为他办成了,然而,他只是微微点了点头,说让我回家等消息,就这二日就有结果了。”

    “我本是欢天喜地地为兄长布置好了院落,又买了许多新衣料,为兄长和嫂子,以及他们的两个孩子做了好些新衣,谁知道,谁知道……”

    萩娘已然猜到了结局,然而她却不想再说话去刺激这真性情的城主,只是紧紧地抿着嘴而已。

    桓玄说的是“我能帮你救出你兄长”,却并没有说“你兄长出狱的时候还能活着”啊,要走出监狱还不简单吗?一个是别人放你出来,一个就是你死在里面了,别人自然也要把你的尸首送出来啊……

    这徐城主实在是太老实了,难怪被桓玄骗还懵然不知。

    果然,那徐城主几乎是声泪俱下地说起了当年那桩惨事,他的兄长没过几天就在狱中自缢身亡。

    古语有云: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故而自杀是大为不孝的罪行。

    在晋廷以孝治天下的时候,一个当朝官吏竟然作出这样相悖于常伦的行为来,当时的皇帝司马曜听闻了此事立刻便大怒,故而就连他兄长的家人,都没有因此而被释放,正妻庞氏及年幼的女儿被剥夺了贵族的身份,罚作了仆役,而他兄长唯一的嫡子,也被发配到了军中服苦役。

    最终徐城主迎来的,只有孤孤单单的一张草席裹着的兄长的尸身。

    他来不及去找那个少年问个究竟,便匆匆赶到了军中,费了无数的银两,终于买通了上下关节,令人虚报了一个徐氏嫡子已死的消息上去,带着兄长的骨血回到了建康。

    然而如今建康也不是安乐的住所了,因其兄长自戕一事,即便有来往的人家也和他们断绝了关系,竟是众叛亲离,在京中根本呆不下去了。

    至于嫂子庞氏,以及那可怜的幼女,却是因过了好几个月,他竟是再也找不到半点线索,根本就找不到这两人了。

    而当初给他许诺的那少年,他也是在举家迁居到了荆州之后,才偶然地发现,那人竟然就是桓氏的现任家主,南郡公桓玄。

    可怜的徐城主,家当还没安置好,便又赶紧匆匆地迁居到了宁州,在这荒凉无比的毋敛忍气吞声地默默经营着,这才有了如今的毋敛城。

    听完他的故事,众人皆是气愤不已。

    刘怀敬当即拍案而起,怒道:“实在是欺人太甚!”

    徐城主抹了抹眼泪,反而慢慢平静了下来,这么一描述,他倒是慢慢地想了起来,当时那桓玄所言的种种,其实本来就大为可疑,倒是自己,因为心急于救出大哥,这才忽略了其中种种。

    他深深地看了徐沐一眼,却是大为自责,惭愧不已。

    说不定那桓玄就是探知了皇帝可能有要释放自己兄长的意思,所以才故意设局令自己的兄长自尽,又来自己这里卖个好,讨个便宜,简直是什么都不错过,实在是太精于算计了。

    当时他不过是个不及弱冠的少年而已,时隔多年,如今应是更加老奸巨猾了,当年自己正是年富力强都无法与他相敌,如今垂垂老矣的自己,真能顺利给兄长复仇吗?

    寄奴也是义愤填膺,不顾萩娘的阻拦,匆匆说道:“徐城主,您不用着急,如今我们已然大致掌握了桓玄的罪证,只要再加上最关键的一环,便能在陛下面前揭发他的罪行,令他身败名裂。”

    徐沐和徐城主立刻问道:“是什么罪证?”

    寄奴慢慢地将他们在会稽发现的假官银一事说了出来,在说到南康郡的时候,他带着十分确定的神色说道:“那卞范之固然是其中的关键人物,而南康郡近郊的那个山谷,应该便是桓玄藏匿假官银的地方,不管是从来往距离来看,还是南康郡那似乎有些过多的守卫,那个地方都十分可疑,虽然我没有亲眼看见那大屋的里面,但应是没错的。”

    萩娘补充道:“不错,我们怀疑他这些银子的来源,便是在南中爨氏的默许下,从昆川周围的银矿山中打造出来的,若是能找到他们在南中的据点,那这事便可算是尘埃落定了。”

    徐城主大为高兴,当即便对徐沐说道:“如此甚好,沐儿,你便带着我们的亲兵,随他们一起去寻找那矿山就是了,想来这南中产银的矿山也不过那么几座,甚是好找。”

    萩娘忙劝道:“徐城主,此事急不来的,当年爨氏本就因为和桓大……恩,桓温交好,这才能够在南中稳稳地站住了脚跟,营造了目前这样几乎是独立于晋廷的局面,若是您贸然去破坏他和桓氏的联盟,于我们倒是无碍,您难免会被他忌恨,于您是十分不利的。”

    她其实并没有把话说全,她早就想过,若是大张旗鼓地去找,不说可能会没有结果,更是会引起旁人的警惕,反而是事倍功半,倒不如暗暗地探访,还比较有可能打听到实情。

    若真要硬碰硬地凭武力说话,就算这徐城主再怎么蓄养兵甲,也绝对不可能和爨氏正面抗衡,又何必去以卵击石呢?

    徐沐比较冷静,此时也帮着劝道:“叔父,虽是我们的家将都勇猛无比,但毕竟宁州,整个南中地区,都是爨氏的地盘,若是贸然和他们撕破了脸,只怕并不妙。”

    徐城主怒道:“那要怎么办?难道等着那桓玄自己去死吗?我们倒是能等,你妹妹呢?如今她都应该是可以适人的年纪了,若是没有长辈做主,难道让她去嫁给那些贱民吗?”

    徐沐弱弱地应道:“妹妹也不一定在那桓玄手中啊,他若是要对付我们徐氏,理应以我为质才对,只将母亲和妹妹带走,又有什么用呢?”

    徐城主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说道:“你以为他不想弄死你吗,你还记得小时候我让人给你悄悄送吃的了?若是你真的吃了军中那些人给你的食物,你早就死几百次了,哪还会活到现在!”

    “这件事从头至尾就是那桓玄的算计,所以我可以肯定,我们百寻不见的你母亲,还有你妹妹,定然是在那桓玄手里,只有打垮他,让他失去一切,我们才有可能找回你妹妹,你母亲,沐儿,你还不明白吗?”

    <b>最新网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