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亲君笧 第四百六十一章 浥雨(二)

时间:2020-03-24作者:停不了的歌声

    <b>最新网址:果然接下来王雅便建议道:“既然此时北边无需用兵,那不如将征北将军召回内廷,也好令你兄弟团聚,免了思念之苦?”

    谢琰早就猜到了他的心思,微笑道:“如此自然是最好的,不过既然陛下体恤边关将领,不如多召些将士回来,也好宽慰我朝军士之心,让他们共沐天恩。”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轻松,王雅先前想了好几套说辞,此时根本完全没用上,只是微微一提,对方便理解了他的意思,痛快地给他递了梯子,简直是太贴心了有木有。

    王雅此时也顾不上绕圈子了,当即急切地问道:“我打算调十万兵将回京,是否太过张扬了?”

    谢琰早就和谢玄研究过这些方案,自是胸有成竹,从容地笑道:“若是调令一下子下来,自是十分打眼,然而我兄长早已盘算过此事,请您给他几份空白的调令即可,他自有主意,不出一月,您要的十万兵将便能回京,为您的臂助。”

    王雅闻言,忍不住瞥了他一眼,却见他白皙的面容平静无波,丝毫没有自矜之意,只是就事论事而已。

    虽说这建议是有道理的,谢玄久在军中,自是很有办法,然而这空白的调令……

    若是谢家瞒着自己有所图谋,自己这不是给别人卖了还在帮人数钱吗?

    谢琰似是知道他心中所想,微微一笑,淡然道:“您若是并不着急的话,也不妨回去慢慢思量一番,盘算停当再来相商也不迟。”

    王雅忍不住问道:“我并非不相信您,只是,在下实在是不明白,您和您的兄长为何竟是这般……这般,几乎是毫无所求地支持在下?在下一则以感激,更多的却是不解……”

    谢琰冷冷地反问道:“谁说我毫无所求了?”

    王雅疑惑地抬眼看他,心里一阵紧张。

    “我要的,是桓玄的命,仅此而已。”

    是了,许久许久之前,谢琰的确曾对自己说过这话,然而究竟是什么解不开的心结,令这个如玉一般洁白无瑕的高贵男子这般憎恨南郡公桓氏呢?

    王雅摇了摇头,决定不去思考这种毫无意义的问题。

    他当机立断地答道:“我明白了,至于调令一事,数日内陛下定会有所决断。”

    谢琰闻言,微微扬起了嘴角,露出了一丝难得的发自内心的微笑。

    王雅走后,谢琰立刻便回到了书房,唤墨儿道:“采棠那边,还是没有消息过来吗?”

    墨儿歉然摇头。

    谢琰终是忍不住露出了一丝惶然的神色,嘴里喃喃道:“不应该啊……难道他们又出什么事了?”

    墨儿忙劝道:“您别太担心了,您不是已经写信通知了庾氏兄弟了吗,若他们还在江州,定然不会有事的。”

    谢琰闻言,却半点没有宽心的样子,这话反而是提醒了他,若是他们不在江州了呢?

    从采棠所说的他们要去昆川的路线来看,接下来,他们应该是往荆州走了吧……

    荆州,真是多事之秋啊。

    然而,这个时候,他确实是不能离开京城,尤其是不能去荆州,免得引起各方势力的猜疑。

    他无奈地拧了拧眉,对墨儿说道:“要不,你代我去一趟荆州吧……”

    啊……?

    墨儿的嘴已是张成了o型,呆呆地看着自家主子,说不出话来。

    此后数日,谢府内各个丫鬟侍从都开始议论纷纷,其中便有大胆的去了苏合面前,悄声问道:“苏合姐姐,主子究竟是得了什么病,竟是连用膳都只要您一人服侍,我们姐妹们都在猜测,主子是不是得了痘症,不愿意见人呢……?”

    苏合闻言,不由得露出了为难的神色,尴尬地说道:“快别胡说了,主子粉琢玉雕一般的人,怎会得那种贱民才会得的痘症,主子不过是偶感风寒罢了……”

    虽是如此,她面上那种难以言喻的表情却是引人深思,丫鬟们果然纷纷露出了了然的神色,不再追问了。

    至于府内崇拜主子的亲卫队们已经分为了两派,一派表示坚决不信主子得了痘症,一派表示即使主子得了痘症,还是坚持做主子的死忠粉,竟是为了这件事掐得不可开交,凡此种种,就不是苏合这个高高在上的大丫鬟能关心的了。

    偶然会有人问起,这个时候,怎么不见墨管事在主子身边服侍着呢?

    然而这如同小小水花一般,很快便被主子得病这一大事给淹没了。

    零陵这地方自三国以来,便是抵御南蛮的军事重镇,治所泉陵县更是繁华无比,当年吴将黄盖还在此地驻扎的时候,便驱使着俘虏来的“蛮子”在这里建造了宏伟高耸的城墙,虽说是凝结着无数的鲜血而成,今人看来,倒是十分结实实用,不愧为荆南最坚固的一座防御屏障。

    寄奴四人驱马入城的时候,正是城外的村民收拾了互易的商品准备回家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在出城,他们却是进城,又是骑了高头大马的,自是十分醒目。

    守门的将士自是上前例行问道:“来者何人,入城所为何事?”

    刘穆之忙让诸人下马行礼,恭恭敬敬地答道:“我们数人是路过此地,原是商贾身份低贱,只是为着赶路这才不得已骑马而行,还请几位大哥高抬贵手,放我们入城歇息。”

    他说着对刘怀敬一使眼色,怀敬忙把怀中的碎银子都掏了出来,老老实实地递了过去。

    诸军士见这几人颇为上道,倒也不欲为难,接过银子便喜笑颜开道:“去吧去吧,记得莫要在城中惹事。”

    众人忙应了,匆匆上马。

    萩娘上下马本就十分不熟练,如今虽是穿了男装,仍是有些笨手笨脚。

    守门的军士中已经有人注意到了她别扭的模样,寄奴见状也顾不得男女之防,忙过去托着她上马,又陪笑道:“我这兄弟腿脚不便,倒是令您见笑了……”

    幸而那军士并没有太过在意,只是挥了挥手命他们快走。

    萩娘反倒是很不好意思,见离那城门已经很远了,这才趋马上前,对寄奴低声说道:“对不起……”

    <b>最新网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