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亲君笧 第四百四十八章 求全(一)

时间:2020-03-21作者:停不了的歌声

    <b>最新网址:卞范之自嘲地笑笑,继续说道:“自从那女子出现的时候,不,自从那封信出现的时候,我便察觉到这其中定然是有些文章的,然而,您来到我面前的时候,我仍是选择了相信您。”

    他眼神黯然,幽幽地问道:“您究竟是为了什么原因,要与我们为敌呢?我实在是难以理解,论身份,您已经是至尊至贵的了,论境遇,我待您如师如父,您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竺法汰眼中微微有些动容,轻声说道:“一切,皆是天命……”

    天命?

    呵呵。

    卞范之摇头道:“这世上本就没有神佛,更是没有什么天命。所谓的天命难违,不过是那些失败的人用来自欺欺人的借口罢了。您可知道,我所追随的人,他才是这世间能主宰一切的人,现在也罢,将来也罢,我的命运,早已和他连在了一起,即便不能共荣,也定然是一损俱损的……”

    “大师,您就不能看在我们的情分上,站在我们这一边吗?”

    “这战场,原就没有是非对错之分,唯有胜败输赢……”

    “而您,如今所处的,乃是必输的一方啊……”

    竺法汰见他一脸诚恳,不忍去看,闭上眼摇头道:“不,正如我曾对您说起过的,棋盘之上,直到最后一刻,输赢都未定。”

    是吗?但是,不管怎样,自己已经注定是其中的一色,决不可能改变了……

    输赢也罢,生死也罢,自己早已无法挣脱这一切了……

    卞范之见他毫无动摇的样子,只能狠下心来,对身边的家奴说道:“把那两人带过来……”

    竺法汰闻言,眼中这才流露出一丝慌乱。

    卞范之冷冷地看着他的神情,不再说话。

    秋日的风已经并不温暖,远远被绑着带上来的两个人,不是寄奴和采棠还能是谁?

    原来两人折腾了大半夜,累得睡死过去,就连集合哨都没听见,这才被发现的。

    这军中之人,闻集合哨犹如闻催命,哪有不醒的,这两人倒好,睡得死死的,直到被人拖起来才堪堪醒来,一核对身份,自是立刻就被识破了。

    两人一走近,便发现了站在一边的竺法汰,忙移开眼神,装作不认识的样子。

    卞范之冷眼旁观着竺法汰略显惊惶的神色,淡淡地说道:“既然您不愿意襄助于我,那这二人的生死,想必您也是不在意的了……”

    他转而对寄奴说道:“你们二人,先是趁我不注意,偷了我府中的公文,又偷偷摸摸混入我军中,意图不轨,究竟是何人指使你们的,若是你们说出来,我便饶你们不死。”

    在卞范之看来,这两人不过是小卒而已,真正的主使,一定是竺法汰。

    不,真正的主使,一定是竺法汰身后之人,那才是自家主子真正的心头大患。

    寄奴忙装出呆呆的样子来,愣愣地说道:“指使我们?我们只是好奇而已,并无人主使。”

    好奇?

    好奇地混进军营中,一身武艺,还打晕了两个军士?

    卞范之不由得扶额,即便编个借口,也稍微专业点,可信点,可好?

    他指着采棠说道:“你来说,若是一五一十如实道来,我便放过你们俩,若和他一样胡言乱语,可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

    采棠从一开始便没有说过一个字,她此时更是咬紧了牙,无论如何都不愿意说话。

    两人都是被拷打过的,寄奴虽是个男子,也觉得有些支持不住,此时见采棠脸色煞白,更是十分忧急。

    那些审问的家奴并不知道棠儿是女子,下手和自己身上是一样重的,但若自承是女子,自是更有别的危险,故而棠儿也是闭口不言,硬是生生受下了这拷打。

    寄奴眼中的焦灼和怜惜,自是没有能逃过卞范之的眼睛。

    卞范之先是微觉诧异,但想起先前那军士说的,两人是相拥而眠的话语,心中不觉有些了然。

    如今世风混乱,男子间的依恋之情,尤其是在军中,并非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不过是世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而已。

    他沉吟了一番,便故意对采棠说道:“你不愿说,倒也无妨,如今此事只有我的心腹知晓,一会若是你们还是不招,我便将你们二人带去府衙中,好教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大刑伺候’,你们便知道,如今这小伤不过是九牛一毛罢了……”

    他转脸对竺法汰说道:“此处实在是不得清净,不如请您随我去琴房,我们继续下完昨日那一盘残局如何?”

    他一挥手,采棠边上那扶着她的家奴立刻松开了手,她一个没站稳,立刻便扑倒在了地上。

    先前因是有人扶着,她怪异的走路之态也难以被注意,这一放手,却见她背后的素衣已是透出了丝丝殷红的颜色,从里至外,即便是这桂树环绕的小院中,仍是可以清晰地闻到一股浓重的血腥气扑面而来。

    自七岁被谢家收留,至今近十年,她何曾吃过这样的苦?

    寄奴眼见她疼得泪水盈盈却强忍着不出声的样子,只觉得心如刀割。

    他早就忘了自己信誓旦旦地说绝对不会喜欢她,绝对不会娶她的话,眼前反复浮现的,只有她含笑含情的眼眸,和永远甜甜糯糯的那句“寄奴哥哥”。

    几度出生入死,始终在自己身边陪伴的,永远是这个可怜的傻丫头。

    他下定了决心,便张口问道:“若是我老老实实地回答您的话,您可会真的放了我们?”

    卞范之眼中掠过一丝狡黠的光芒,转身正色道:“以我家族之名起誓,若是你说的话合情合理,令我信服,我自是会放了你们二人。”

    寄奴瞥了一眼竺法汰,问道:“那竺法汰大师呢?”

    竺法汰闻言,眼中流露出一丝黯然。

    他这么说,虽然是为了和卞范之谈条件,但其实反而是害了竺法汰。

    卞范之原先只是怀疑,如今却是完完全全地肯定了,这一切都是和竺法汰有关的。

    小鱼小虾他许是会放过,竺法汰这样举足轻重的人物,他又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地让他离去?

    果然,卞范之闻言已是笑道:“大师与本官是莫逆之交,原本就没有想要为难他的意思,你这小子,还是先顾着你自己的小命再说吧。”

    <b>最新网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