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亲君笧 第四百二十八章 丹枫(四)

时间:2020-03-13作者:停不了的歌声

    <b>最新网址:竺法汰虽是千般怀疑,却没有半点线索,只能黯然答道:“师兄病得不轻,我们还是让他安安静静地休养为好。”

    “啊……?”武昌公主想起刚才自己看见的模样,那样枯瘦的样子,简直不像是个活人,什么奇怪的病能让人病成这个样子却不死?

    竺法汰更是在心中飞快地思索着,自己原以为已是学无遗漏,然而师兄这症状,他不仅没有在书上读到过,甚至连听说都没有听说过,若是这就是传说中的“蛊”的话,那这东西也实在太可怕了。

    走出内院,他便匆匆对武昌公主行礼告别,公主虽然一肚子的好奇,却也不敢强留他,只是不满地嘟哝了几句而已。

    离开了那个公主的视线,寄奴才连忙走上前去,问竺法汰道:“主持是真的病了?”

    竺法汰对他却没有什么可隐瞒的,立刻答道:“从表面看来的确是,但我总觉得没那么简单,对了,如今我们已在江州,之后更是要继续南下,您也要小心,师兄提到此地的一种特有的东西,叫做‘蛊’的,从前我对这样东西没有什么了解,如今看来,这种病症竟是离奇无比,即便是我,也几乎是完全不了解。”

    寄奴忙问道:“您可要在此地多留几日,再详细查看一下您师兄的病情?”

    竺法汰面带歉然地摇头,低声道:“我对此病症一无所知,根本帮不上什么忙,更何况您有更重要的事情,我师兄的病……缘分本是不能强求的,他既距我远之,定然是有他的道理。”

    寄奴心下亦是有些歉然,但他却也实在是不能再说些什么,眼见众人都安全地出了寺庙,他已经是十分欣喜了。自家马车就在眼前,他忙对刘穆之打了个招呼,扶着竺法汰上了马车,又探身对萩娘说道:“萩姐姐,给你。”

    他伸过手去,张开了手掌,手心里赫然便是那块晶莹无比,色泽妖艳的摄魂玉,竟是半点也没有受损,只是上面缠绕的缨络有些散乱罢了。

    萩娘果然十分欢喜,接过了那玉石,好奇地问道:“寄奴,方才你是怎么做到的?”

    寄奴神色有些尴尬,挠了挠头说道:“萩姐姐,下次再和你细说,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

    萩娘点头,拿起那玉石,让采棠为自己系在了胸前。

    寄奴眼见她戴上了那络子,这才松了一口气,转身上马,吩咐袁嶄和刘怀敬赶紧出发。

    原本是来游山玩水的,如今这一行人简直是如丧家之犬一般,行色匆匆地逃离了这里。

    按着刘怀敬的意思,今晚的食宿费已经是付了的,不如住一晚再离开庐陵,然而萩娘和寄奴都主张早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刘怀敬只能一边心疼那些白花的钱,一边无奈地跟着众人出城。

    江州这个地方的确是风景甚美,虽则众人始终是在平地上奔驰,然而周围却是远山环抱,走到哪里都能遥遥望见远处起伏的山峦,比起江南那种一望无际的天空,更是别有一种别样的风情。

    虽然已经是夏末,却也能隐约看见草丛中莹莹几点的星光,竟是萤火虫的光芒,无比微弱却更是无比美丽,一呼一吸间,那亮光也随之一明一暗,实在是可爱的很。

    这些寿命不过一旬的微末小虫子也正在为了能多活几日而努力,更何况是人呢。

    马车上,竺法汰原本便是少言寡语之人,如今更是沉默。

    竺法蕴却是绘声绘色地对萩娘说道:“你是没看到,那位主持的病十分古怪,明明已经瘦成那样了,却还能说能动的,就连我这样走南闯北的高僧,看了都不觉有些恐怖。”

    竺法汰闻言忍不住睁开了眼睛,嗔道:“胡说什么呢,你又不曾进去。”

    竺法蕴吐了吐舌头,压低了声音对萩娘说道:“这样的八卦我怎么可能不去看?我早就绕到后面窗下偷窥过了,那位竺法蓝大师,简直是如一具活尸一般,若你亲眼看到了,定然也会吓一大跳。”

    采棠已经害怕地缩在了一边,捂着眼睛说道:“你快别说了,听起来瘆的慌。”

    萩娘也不由得想象着那个画面,形容枯槁却仍是能说会走的人,虽然似乎是有些阴森的感觉,但她却觉得似是有些熟悉的即视感,倒像是……

    然而,想到这里她立刻便自嘲地摇了摇头,鸦片传入中国是几百年后的事情了,如今又怎么可能会有人因此而受害呢,更别说是位德高望重的高僧了。

    与其担心那个,还不如担心后面的行程。

    原以为这一路上还算顺利,如今看来不过是“侥幸”罢了,今日与武昌公主擦肩而过,要不是自己发现得早,抑或是在先前自己抛头露面与大长老争执的时候被公主看见了,那麻烦可就大了。

    公主倒是未必会立刻去给桓玄告密,但是以她那毫无遮拦的嘴巴,难保哪天遇到桓玄的时候不会随兴而起,说到自己的行踪,说不定还会嘲弄他一番,想想便觉得是十分危险的事情。

    更危险的是,桓玄身边有许多人见过自己的容貌,尤其是管事的和侍女们。

    如今还只是在江州,及待到了荆州,更是桓氏一族的势力范围,像这样的“巧遇”会更多。

    对方认识自己,而自己却并不能认出桓玄府中曾见过的每一个人,这样一来,等于是敌暗我明,若是自己还这般大意的话,那简直是在用这一行人的安危在冒险。

    她上车的时候,就早早地又戴上了自己帏帽,如今更是下定了决心,不管再有多美的风景,多好玩的地方,她都绝对不把帏帽取下来了。

    窗外,秋色已是慢慢笼罩,道边随处可见飘落的落叶,有的色作深红,有的色作嫩黄,实在是颇有一种随性娇艳的美。

    似乎,在什么地方,有着相似的情景,有着几乎一模一样的美。

    曼妙的落叶,一片两片,竟不是飘落在地上,而是落在自己的心湖之上,一圈一圈的,如无边的涟漪。

    萩娘扶着车窗的帘子,望着寄奴驾驭着灵慧的那颀长背影,竟是有些出神。

    <b>最新网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