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亲君笧 第四百一十七章 却月(二)

时间:2020-03-09作者:停不了的歌声

    <b>最新网址:寄奴奇道:“竹林中本就有路,我不过顺着小路过来的而已,难道还会迷路吗?”

    罗山悠然叹道:“除了我徒儿以外,能走进这里的外人不过你一人罢了。”

    他一边倒茶,一边絮絮叨叨地说道:“若不是我早起的时候,有只戴胜鸟提醒了我,我也忘了卜算了,竟是会错过这样一位贵客,您不必太在意,我们本就是有渊源的,您于我本是有恩,我回报您也是理所应当的……”

    “虽然您也许并不在意我的报答,但不管怎样,我也要对得起自己的心,您放心,一会我徒儿来了,我便让他听从您的吩咐,不会再为难您了……”

    他说得前言不搭后语,寄奴不由得觉得十分诡异,忙起身道:“不必麻烦了,我这就告辞了。”

    罗山并不阻拦他,只是微微笑着而已,手上泡茶的动作都没有半点停顿。

    寄奴走到门外,却是心中一惊。

    来时那条小路,竟然已经不见了,明明来的时候就是那条清清楚楚的小路,此时竟如同凭空消失了一般,半点痕迹都不留了。

    若不是自己看错,就一定是这位罗山搞的鬼,自己是肯定不会看错的,一路上都是这么走来的,要不是就这么一条路,他也没可能自己找到这深山中的小屋。

    可见一定是这位罗山不愿意他离开了。

    寄奴叹息一声,只能转身回屋,无奈地问道:“请问我要怎么回去?”

    罗山早就知道他会回来,准备的正是两个人的茶具,那温热的茶水在水盂中散发着令人迷醉的香气,一闻便知是十分清香的好茶。

    屋里似是焚了香,半点也没有乡野那种饲料肥料的异味,十分清新好闻,一如屋外的竹林幽香,可见定然是用新鲜竹叶制的香。

    罗山一脸的淡然自若,含笑对他指了指茶杯,示意他坐下,一边倒了两杯茶,自己端起其中一杯,慢慢地抿了一口,以示并无异样。

    此时寄奴已经不得不相信了,这位看似和善谦和的罗山,定然也是一名有着独特异术的能人。

    刘穆之早就料到了这人,也并没有阻止自己进山,更没有提醒自己要小心,可见这位罗山对自己应该是没有恶意的,且看他说什么吧。

    想到这里,他心中稍安,故作镇定地坐了下来,端起茶微微地抿了一口。

    果然那罗山喝了几口茶,便放下了茶杯,开口便问道:“您手臂上的箭伤,可好些了吧?”

    寄奴心中一惊,这人怎会知道我受伤的事情的?

    然而他面上却努力不动声色,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淡淡地答道:“好多了,多谢您挂念。”

    罗山笑道:“您还多谢我,一会您见了我那顽劣的徒儿,只怕便会恨我了呢……”

    难道……?

    寄奴疑惑地抬头望着他,心中有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冒了出来。

    正在此时,一个爽朗又欢快的声音响了起来。

    “师父!徒儿给您请安!”

    身边一个人三步并作两步走了进来,对着罗山倒头便拜,那背影寄奴再熟悉也不过了。

    没错的,此人正是当日那个神射手,也是昨日自己在坊市上见到的人。

    那人起身见了寄奴,差点没跳起来,睁大了眼睛不满地问罗山道:“师父,这小贼怎么也在这?”

    若不是清清楚楚地闻到了屋里萦绕的竹香,手中的茶杯还微微有些烫手,寄奴都快觉得自己这是在做梦了,这人追踪了自己一路,现在又突然变成了眼前这人的徒弟,这会是巧合吗?

    隐隐感觉到了不安,他微微地皱起了眉头,平静地看着这个给了他致命一箭的男子。

    罗山似是感觉到了他的敌意,轻笑道:“让您见笑了,我这不成材的徒儿名叫刘毅,毅儿,快给这位刘郎见礼,你们二人本是同宗,往后你行事要多听刘郎的才是,明白了吗?”

    刘毅顿时目瞪口呆,傻傻地望着罗山道:“师……师父,您该不会静修傻了吧,竟然要您唯一的徒儿听这小贼的?”

    罗山悠然点头道:“正是,你们二人本也是极有……唔……渊源的,如今更要握手言和,同心协力才是。”

    刘毅皱眉道:“您不是让我投效南郡公吗,但这小贼……您还不知道吧,上次南郡公的大事,便是被这小贼给搅合了的。”

    罗山笑眯眯地又摇了摇头,不动声色地说道:“你一定是听错了,我之前是让你‘暂时先投效南郡公’罢了。”

    之前……?那如今呢?

    学艺十年,从军三年,他早已习惯了服从南郡公,如今师父竟然让自己去和那小贼同流合污?

    刘毅心中一时接受不了这个现实,已是呆在了原地,竟是傻了一般。

    罗山转而对寄奴说道:“我这徒儿别无所长,学来学去也就学会了我一些皮毛,不过幸而他天赋异禀,故而于弓骑一道还算熟练,不至于让我这个做师父的太过丢脸……”

    寄奴苦笑地举了举自己的手臂,示意道:“这个,在下倒是早就领教过了……”

    罗山继续说道:“本来,若是您愿意的话,在我这住个两三年,我也能教会您一技之长……”

    他赶紧拒绝:“在下多谢您的好意了,但在下实在是身有要事,俗务缠身,暂时完全没有要静修的想法。”

    开玩笑,外面自己的亲弟弟还有萩娘都在等着自己,更何况,学武艺什么的,又不是三天两天能学好的,若是被这男子拘在这里不能出去,萩娘岂不是要担心自己,怀敬更是要急得团团转了。

    罗山似是明白他的心思,笑着说道:“我自是不会勉强您的,然而我除了武技之外,更是于兵法颇有研究,这就将我毕生所学所思教给您,往后想来您也是用得上的。”

    什么?那可要学多久?寄奴忙要拒绝,却觉得浑身无力,竟是说不出话来。

    刚才入口的那杯茶一定有问题……

    他脑海中最后浮现的,就是这个念头。

    <b>最新网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