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亲君笧 第四百一十一章 雨声(三)

时间:2020-03-07作者:停不了的歌声

    <b>最新网址:采棠当日也随谢琰去过荆州的江陵,自然是知道这些事情的,然而她怕萩娘想起当日江陵与谢琰重逢的事情,忙避开江陵不谈,转而问道:“那江州呢,南郡公可是江州刺史,此地他的从人和眼线应该会很多。”

    萩娘摇头道:“不然,江州主管着军队的是庾氏兄弟,这两人并不心服桓玄,不过是屈身事之,以图后报罢了。”

    她说完这话,不由得心中一惊,这种隐秘的事情,她是怎么会知道的?

    是谁?是谁亲口告诉她的?

    庾氏兄弟是我派去的……

    他们与桓氏有不共戴天之仇,所以是最为值得信赖的盟友……

    那温柔的声音如有魔咒一般,反复地在她耳边盘旋。

    她下意识地伸手去握住了那玉石。

    然而近几日的头疼已不如最初那么难受了,她再一回神,却想不起自己刚才心中掠过的那个念头,不由得问采棠道:“我刚才说什么了?”

    采棠见她神色不对,已然心惊,忙掩饰道:“您刚才说,到了江州要小心才行。”

    萩娘有些茫然,点点头道:“是呢,如今我们在别人的地盘上,更要小心行事才行。”

    她只觉得自己无比地疲累,只想好好地睡一觉,这样的情形已经有好几天了,似乎是从出发之前,自己就已经变得容易劳累了。

    再仔细想想的话,在会稽城内火起之后,自己的精神就一直没那么好了。

    然而要回忆那段时间里面发生过的事情,竟是如同看空白胶带的电影一样,一点痕迹都没有,一丝一毫的线索都回想不起来。

    自己是因为受了惊吓,所以突然得了失忆症吗?

    萩娘苦笑着摇了摇头,自嘲地想着,人家得了失忆症的,早上的事情晚上就忘记了,亦或者是完完全全想不起从前的事情,连自己的名字都忘记了的,哪有像自己这样,身边的人名都记得清清楚楚,连穿越过来之前的事情也记得半点不差的。

    自己只是太累了罢了吧。

    她越想越觉得就是这样,不由得安心地打了哈欠,倚在榻上休息了起来。

    许是因为众人都十分谨慎的关系吧,虽则已经进入了江州境内,却也似乎并没有引起什么人的注意,又也许是因为他们走的路线,小心翼翼地避开了江州的治所寻阳,即便是稍微繁华一些的豫章郡,他们也都绕道而行,故而竟是一帆风顺地经过了南城和临川,抵达了更为偏远的庐陵郡。

    就连庐陵郡,原本寄奴也是不愿意去的,不过根据道路和沿途询问的人家来看,若是不经过庐陵郡,便要多走许多的路,他这才无奈地带着欢呼雀跃的臧熹进城投宿。

    一路上寄奴根本不让臧熹抛头露面,四下走动,他早都有些无聊了,要不是萩娘哄骗着,只怕都要离家出走了。

    江州不论是饮食习惯还是人们的口音都和吴地,和建康完全不一样,周围的风景也和江南地区迥异,在江南,大片大片的良田都是连绵相连,十分平坦的,而江州大路边虽然也有良田,但多是有些坡度的梯田,远处还能看到起伏的山峦峰叠,别说是臧熹了,就连袁嶄和刘怀敬都觉得很是新奇。

    萩娘苦笑着看着手里的这碗米线,原本她是想吃点清淡的,所以才对采棠说要碗米线来的,结果拿来一看,米线倒是的确是米线,但这配料却一点都不清淡,并不是她想象中那种清汤的米线,而是用猪油炒的,油腻腻白白翠翠的显然是肥肉和韭菜,而且扑面而来就是一股强烈的猪油味儿。

    饮食真是一种源远流长的传承啊,即便是千年前的中国,百姓就已经十分酷爱食用猪油了,估计是因为自己这一行人看起来非富则贵,老板才狠狠心,连米线里面都放了猪油的。

    萩娘随便地拨了几口米线,便觉得太腻歪吃不下去,又不好意思让采棠拿去倒了,只能傻傻地端在手里,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

    外面有人敲门,采棠忙去开了门一看,原来是寄奴来了,她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

    “寄奴哥哥,你吃完饭了?”

    寄奴摇头,认真地对萩娘说道:“萩姐姐,我担心我们的行踪已经被南郡公发现了。”

    萩娘一惊,忙放下饭碗,正色问道:“你怎知道的?”

    寄奴微微皱起了眉毛,回忆着说道:“前几日我们还在扬州的时候,我便依稀见到当日会稽城外用毒箭射中我的那人。那人是在南郡公军中的一个神射手,功夫很是了得,当日我以为是我看错了,后来几天也没再见到他,也就没有在意。”

    萩娘大惊,忙问道:“毒箭?你什么时候中了毒箭的?竟然也没人告诉我?”

    她不高兴地转身对采棠说道:“采棠,你不是说寄奴不过是小小的皮外伤,很快就好了吗?”

    采棠尴尬地望着萩娘,又看看寄奴,委屈地扁着嘴,却还是一言不发。

    寄奴忙劝道:“你别怪她,是我特地嘱咐了她不要告诉你的,免得你担心呀,都是我方才一心急,给说漏嘴了,嘻嘻。”

    他故意作出傻傻的样子来,一边故作轻松地拍了拍自己的胳膊,憨笑道:“你看,现在都完全好了,一点都不疼了。”

    萩娘狐疑地望着他似是有些咬紧牙关的神色,颇为不信任的样子。

    寄奴忙接着说道:“那个人在弓箭上的造诣可说是堪称一绝,不仅是百发百中,而且当时我已然飞身跃开,却仍是差点又被他射中,实在是惊险无比,所以我对那个人的印象非常深刻,是绝对不会认错人的。”

    萩娘果然被引开了注意力,着急地问道:“难道你方才在这里又见到他了吗?”

    寄奴认真地点了点头,一脸肃然地说道:“不仅如此,我可以确定他也注意到了我,甚至,他很有可能是从东阳一路跟着我们过来的。”

    当时他是正在客栈左近转悠,看看附近有没有可疑的人,却远远地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他再定睛一看的时候,那人却不见了。

    他心知有异,便故意转身慢悠悠地走了十来步,然后毫无预兆地回头,果然见到一双如鹰一般的眼睛直直地盯着自己,下一瞬间,便消失在了人群中。

    <b>最新网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