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亲君笧 第四百零三章 枯荷(三)

时间:2020-03-05作者:停不了的歌声

    <b>最新网址:说曹操,曹操就到。

    三人刚走出院子,便见垂花门下站着一个人,正是此间的主人,刘穆之。

    他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恭恭敬敬地对寄奴施了个礼,说道:“我猜到您今日会回来,一回来便会先去见那位女郎,便在此等候您多时了。”

    寄奴只觉得心中有千言万语想要问他,那个所谓的秘术究竟是什么,那日自己梦见的情景,是不是真的发生过?还是只是个梦而已?萩娘如今神情颇有些安静得过分,一反常态没有第一时间问他关于谢琰的事情,究竟是怎么了?

    然而他却不知道从何问起,一时间不由得呆了原地,不知道说什么好。

    竺法蕴却是饿虎扑食一般冲了上去,抓住了刘穆之的胳膊,问道:“我的血玉髓呢?你拿我的血玉髓做什么?快还给我!”

    刘穆之一脸镇定,悠悠地说道:“我并没有拿你的血玉髓。”

    竺法蕴瞪了他一眼,说道:“那婢女说你借用了我一件东西,我哪有借给你什么?而且我的石头是在你这不见的,不是你拿的,还能是谁?”

    她恼羞成怒,脸上红红白白的,怒道:“你这个小人,多半是趁我洗澡的时候,换走了我的石头!”

    这石头她除了洗澡的时候都是贴身存放的,即便是洗澡的时候,也都放在自己目光能见的地方,寻常人一定是偷不走的,但这宅子里都是刘穆之的家奴和侍女,趁自己一个不注意飞快地换掉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刘穆之点头道:“的确是如此,开始我也不过是听下人说你把这东西看得那么重要,出于好奇,才命人取了这东西来看看,究竟有什么奇异的地方。”

    竺法蕴见他承认,刚想说话,刘穆之却伸手止住了她,继续说道:“然而我翻看了各种古籍,仔细地研究后,才发现这东西实在是无价之宝,更是祸患之源,因此我当时决定将它找机会销毁,免得遗祸人间……”

    当时……?

    那现在呢?

    寄奴心中隐隐觉得,这石头和萩娘,和那个秘术,和那天自己梦见的情景,定然是有着关系的。

    果然刘穆之说道:“然而我还没来得及付诸行动的时候,却发现它也是能用来治病救人的。”

    竺法蕴立刻暴跳如雷,怒道:“治什么病,你不知道么,这血玉髓又叫摄魂玉,最多能控制人的心智而已,可从来没听说谁拿它来治病的!”

    刘穆之若有所指地看着寄奴,淡淡地说道:“身体有病,自然是药到病除,心中有心病,那却是不管什么仙丹妙药都医不好的。”

    寄奴疑惑地望着他,问道:“您指的是……?”

    刘穆之淡淡地说道:“自然是那位负心的男子。”

    采棠立刻便不乐意了,反驳道:“我家主子才不会负心,他一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的。”

    刘穆之面无表情地说道:“所谓的难言之隐,不过是用来掩饰自己行为的挡箭牌罢了,你说的不错,前几日我已经收到了消息,的确是因为谢家那位郎君的嫡母重病,故而他才不得不奉了母命立刻成婚。然而若是他自己不愿意,别人还能绑着他结婚不成?一切的一切,不过是因为他将家族的利益,家族的荣辱放在自己个人的情爱之上罢了,对于谢家来说,他做得没错。然而对于你家女郎来说,他终究也不过是个负心男子。”

    他顿了顿,见采棠无力反驳,这才转而对寄奴说道:“我借用了那位大师的摄魂石,又查找了古籍中的秘术,确认这法子的确是灵验无比,这才敢在这位女郎身上施用。”

    寄奴呆呆地问道:“难道,难道……?”

    刘穆之点头道:“没错,如今她已经完全不记得谢琰这个人了,自然更是不会为他而吐血晕厥,您不必再担心了。”

    方才隐约的猜疑,如今真的变成了现实,寄奴眼中微露迷茫,慢慢地说道:“您,您为什么要这么做?还不至于此啊……”

    刘穆之脸上还是那样谜样的微笑,他平静地说道:“不为什么,我是一个术士,我能做的,就是顺应天命。”

    这两人说话简直如同打哑谜一样,竺法蕴觉得自己根本插不上嘴。

    刘穆之对采棠努了努嘴,继续说道:“那日的情形有多惊险,您这位婢女是最清楚的了,若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也不会出此下策,但事后想一下,即便不为这个,只是为了您,我也愿意为您这样做。”

    采棠点头道:“寄奴哥哥,你真的不知道,那天女郎情况真的很差,晕过去就无知无觉,醒过来就吐血咳血,刘郎说若是再不止血,女郎说不定会失血过多而死。”

    她顿了顿,却忍不住说道:“但是,那日若不是刘郎拿了……拿了我家主子的婚贴来给女郎看,女郎也不至于会这样。”

    什么?

    寄奴怒视着刘穆之,问道:“你这又是为何?”

    刘穆之淡然的脸上总算是微露一丝歉然,他皱眉道:“这件事,的确是我思虑不周了,我原本也是好意,想着若是能让那位女郎对那人死心,对您也是一件好事……”

    寄奴立刻怒道:“我不用你这样帮我!”

    他是动了真怒,长期以来,对谢琰他一直颇有一种自卑的情绪,而面对萩娘他又被视作是个孩子,这样隐秘的情绪怎能让外人探知,他只觉得心中又羞又恼,恨不得把刘穆之这个过于“体贴”的混蛋给一脚踹死。

    空气似乎都凝固了,刘穆之只觉得自己两腿发软,忍不住就想跪下来谢罪,然而此时他必须说清楚这事,强忍着心中的不安,他继续不卑不亢地说道:“此事的确是我的错,但如今幸而事情都解决了,那位女郎不是一点事都没了吗。”

    他微微抬头,讨好地窥视着寄奴的眼色,若有所指地说道:“而且,以后再也不会有任何后患了。”

    寄奴只觉得气血翻涌,心中不知道是怎样的情绪在反复翻滚着,似乎有个声音在说:“你是怎么了,他做得没错啊。”又有个声音说道:“是啊,这样多好啊,你一直希望的不就是这样吗?”

    <b>最新网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