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亲君笧 第三百九十四章 萧萧(二)

时间:2020-03-02作者:停不了的歌声

    <b>最新网址:他想起另外一事,忙问道:“当日与你同行的那两名女子,城中动乱之时她们也不见了,我四处派人寻找都没找到,你可知她们在哪里?”

    寄奴眼皮一跳,心中紧张无比,面上却是作出一番无辜的样子来,焦急地说道:“那日我从府衙中随着人群出来,连自己的胞弟都走散了,更别说是她们了,若是您找到了她们,还请告诉我一声,我们在京口本就是邻里邻居,互相照应也是应当的。”

    也是,先前刘怀敬就说了自己是和众人走散了的,谢裕不疑有他,点点头道:“好。”

    他又亲切地对寄奴说道:“你好好养伤,我这就叫刘怀敬来看你,当日若不是他发现得早,只怕你早就被那些……恩,乱民抓走了。”

    寄奴见他不再追问萩娘的下落,心中略松,微笑道:“多谢您了,我们兄弟此番蒙您照拂,实在是令在下感激不已。”

    谢裕点点头,不再逗留,飘飘然地转身而出。

    几乎是同时,刘怀敬便迫不及待地冲了进来,他眼圈微红,一进门便扑上来抱住了自己的兄长,语带哭腔说道:“你,你怎么这么莽撞,可把我吓死了知道吗。”

    寄奴见他着急之下连敬语都忘记了,不由得抚了抚他的头发,笑骂道:“有你这样和兄长说话的吗,真是没大没小。”

    他自己其实也不过是个孩子,摆出大人的姿态来教训刘怀敬的样子很是可爱,这兄弟倆相貌本就有相似之处,此时看来,寄奴脸上的表情倒显得更为真挚赤诚,而刘怀敬的眼中却反而更多了一种世故和老成,看起来倒似刘怀敬更为年长似得。

    刘怀敬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抬眼问道:“兄长,当日我四处都找不到您,无奈只能出城寻找,这才会被那些贼人抓去充当伙夫,但您那会却是去了哪里?”

    寄奴心中微微有些愧疚,当初自己从府衙中随众人跑出的时候,一心只想着萩娘的安危,根本没想起自己这个从弟来,这才会和他失散的,虽然心中抱歉,但他却并不后悔自己的选择,然而此时他面对刘怀敬疑问却丝毫没有怀疑的眼神,难免觉得有些难以启齿。

    他的眼神飘忽了一下,犹豫着说道:“那时我回了会稽官邸找你们,却见萩娘在火中受了惊吓,晕了过去,便和棠儿一起带着她出城寻医,到了山阴。”

    刘怀敬点头道:“原来嫂子竟是和您在一起,实在是太好了。”

    寄奴想起一事,忙问道:“你这几日竟是在那伙贼人军中?”

    刘怀敬皱眉点头道:“正是,只是我多方设法,竟也没法靠近军营主帐,稍稍走近一些便被人盘问,故而没能探问到贼人的来历,我也曾问过一起被抓的其他伙夫,他们也都是懵懵懂懂,什么都不知道。”

    寄奴关心的却不是这个问题,他轻抚自己右臂上的伤,淡淡地说道:“你可知道贼人军中究竟是何人善射,此人十分年轻,面貌并不特别,然而……”他思索着说道:“有没有这样一个人,眼睛很是明亮,穿着普通军官的装扮,但却是十分擅长于骑射。”

    刘怀敬恍然道:“我明白了,兄长,你可是要去找射伤你的那人报仇?”他眼中露出了些许敬畏的神色,认真地劝道:“兄长,那些人不是你我这样毫无根基之人可以去招惹的,您还是别想这些事情了,好好养伤才重要。”

    寄奴无奈地说道:“你何时曾见过我记仇旁人,要与他一较高下的?我只是觉得,此人天赋异禀,在敌方军中,早晚都会是个祸患,若是能查明他的身份,设法将他拉拢过来,对我们应该会是件好事。”

    刘怀敬点头道:“原来如此。”他眯起眼睛回忆了一番,慢慢地说道:“我倒是曾听过众人说起过军中的几位武艺格外高强的军官,其中有一名号称是‘小诸葛’的,倒像是你说起的这个人,据说他不仅能骑善射,还精于机关,能自己改造弓箭,提高射程,他甚至还想要做出诸葛武侯当年曾用过的那种连弩呢。”

    寄奴心中暗叹,只觉得的确很有可能就是此人,然而此人竟是这般出众,为何会投效桓氏的叛军呢,实在是令人难解。

    刘怀敬又问道:“兄长,你是不是知道这些乱民的来历?我看他们进退有度,很是听从号令,又治军严谨,实在不像是普通乱民流寇。”

    寄奴面无波澜,淡淡地说道:“你在贼人军中也有数日,难道没听出他们的口音吗,这些人,很有可能是桓氏的私军,而谢内史应该也是知道此事的,只怕如今会稽一解围,这件事情立刻便会传到朝中,只看那些身处高位的人怎么看待这事罢了。”

    刘怀敬忙道:“那我们赶紧赶回京口,向长官汇报此事吧,说不定京口和建康众人根本不清楚这其中的底细也不一定呢。”

    寄奴摇头道:“那也不行,若是可以的话,谢家一定会用此事去攻击桓氏的,然而他们都默然不语,可见对方的确是掩饰得很好,就连谢家都没能找到实际的证据,证明此次流民作乱的事件是桓氏操控的,我们这些普通小兵士,说出来的话又有谁能相信呢?”

    听他这样说,刘怀敬不由得张口结舌,呆呆地说道:“兄长,那此事难道就不了了之了吗?兵临城下,甚至还围城数日,这明显就是谋逆啊,难道这些肇事之人竟能够逍遥法外吗?”

    寄奴心里也觉得就这样放过了桓玄实在是太轻巧了,此人实在可恨,难得初露反相,却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此事,一颗心就跟被揪着似得,实在是又难受又不甘。

    他苦笑道:“还能怎样呢,就和那些假官银的事情一样,即便我们发现了什么,又能拿他怎样呢?”

    刘怀敬眼睛一亮,露出了微笑,建议道:“兄长,反正王将军对你十分宽和,不如我们和他说明此事,并请他派人和我们一起入川,查明桓氏私铸假官银的事情如何?”

    他越想越觉得靠谱,自言自语道:“我们就算现在回去京口军中也做不了什么事,不过是每天操练罢了,还不如乘此机会出远门去游历一番,就算查不到什么,也比回军去重复那些枯燥的练兵好玩多了呀。”

    <b>最新网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