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亲君笧 第三百四十三章 私奔(四)

时间:2020-02-26作者:停不了的歌声

    卞玉听他似是语气不善,忙又匍匐在了地上,头也不敢抬地说道:“主子,都怪奴婢被虚荣迷了心,硬是求着我夫君带我去建康城,想着许是能探问一下,找到奴婢的族人,有了家族作后盾,那奴婢的身份许是也能扶正了……”

    她越说越害羞,最后几个字几乎是轻如蚊呐,若不仔细听根本听不见。

    陶潜却笑道:“桓公,这些后宅私事,说出来实在是有些有伤大雅,原本属下并不想告诉您的,却是如今您知道了也好,免得您还对我们有所怀疑呢。”

    桓玄想了想,这个解释似乎也说得过去,妇人心思,也就不过是牵系于这么点小事罢了。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轻笑着对卞玉说道:“怪不得你不敢回府了,只怕是因为横刀夺爱的关系,担心见了你妹妹,她会怨怼于你吧。”

    这话可不好回答,卞玉不敢再说话,只是跪着连连叩首而已。

    侍立一边的袁惟见气氛一下子没那么沉重了,忙问道:“主子,那我们是继续北上呢,还是回去?”

    其实倒不为别的,只为陶潜这个人的名头,桓玄便不由自主地想要敬他三分。

    此时见自己的家奴出来解围,他也乐于顺着答道:“罢了,只怕我们都被那小姑子骗了,南下的那马车中才是她本人吧,却不知是谁在背后帮着她,若被我知道了,定然让那人不得好死。”

    他一边说着,一边若无其事地观察着陶潜的神色,只见他面上十分淡然,半点也没有害怕的样子,倒是十分从容随意,任凭自己发落。

    再纠缠下去也没意思了,想到这里,桓玄便对陶潜说道:“我府中还有些急事,如此我们便别过吧,日后自然尚有相见之时。”

    陶潜微微露出些诧异的神色,但也毕竟没有笨到会去问桓玄:“怎的不要我跟你回去了?”这样的傻话,他只是扶起了卞玉,和她两人一起对桓玄行礼道:“多谢桓公。”

    一行人就如出现的时候一样,悄没声息地便消失了。

    许久许久,陶潜心中紧绷的弦似是一下子断了似得,猛地颓然跌坐在了椅子上。

    卞玉忙上前扶他,一边问道:“您没事吧?”

    陶潜忙摇摇手,示意自己没事,一边大口地喘着粗气。

    吓死人了好吗,还以为这次死定了,早就知道不应该听那小姑子的话!如今差点被她害死。

    虽然知道桓玄早晚能追到自己,但没想到他竟然这么迅速就出现在了自己的身边。

    自己是连夜赶路的,不过是刚才那一会才休息了半刻钟而已,桓玄却带着大批人马,竟是如有鬼神相助一般一下子就赶上了自己,还那么淡然从容,毫无赶路的窘迫样子,这背后的人力物力实在是难以言喻。

    和这样的人作对,还真是嫌自己死得不够快,他不禁有些佩服萩娘的胆量和魄力来。

    话说回来,她自己又是怎么逃走的?如今真的跑掉了吗?

    自己还是一无所知呢。

    他不由自主地捏了捏怀中的荷包,那里面有着她托付的东西,他必须尽快抵达建康,将这重要的口信带给那个人才行……

    卞玉兀自跪在他身边,哭泣着埋怨着自己:“都怪我不好,若不是因为我,主子也不会怀疑您了,夫君,若是您被我连累,真出了什么事,妾身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样了。”

    陶潜温柔地对她笑笑,拍了拍她的肩膀,故作镇定地说道:“没事了,如今不是好好地吗,你的心愿便是我的心愿,我一定会为你达成的。”

    卞玉顺从地伏在他的膝上,仍是在呜呜咽咽的,然而声音却平静了许多,眼中浮现的是无比的依恋和爱慕之情。

    哄女人自然不是难事,只是这女人他要怎么带回江州去呢?要知道在江州,他可是有老有小的,而且,他也不叫什么陶潜……

    都是那个可恶的小姑子害的,自己什么好处都没捞到,还为她操碎了心。

    若是最后她自己都没能逃出去,那才是真正害自己白忙活一场呢。

    自己也只能祈祷她成功了……

    桓玄在马车上,反复地思量着,忽然,他灵光一现,忙问袁惟道:“昨晚到今日,我们府中你可有命人找寻过女郎?”

    袁惟顿时目瞪口呆,讷讷地说道:“没,没有,小人以为女郎是逃远了,故而连海盐境内都没怎么命人查访。”

    桓玄眼中神采奕奕,他自信地说道:“我想了想,昨晚我在萩娘的内室还曾经见到过她本人,当时她还没有失踪,许是听闻了陶潜私奔的消息之后,她才想到了这金蝉脱壳之计。”

    袁惟忙问道:“那您的意思是,昨晚其实她还是躲在府内某处,待到今日您带人追出了海盐,她才设法悄悄离开府中?”

    他摇了摇脑袋,又否定了这个想法:“主子,这不可能啊,府中虽然没有严加盘查,但是出入的道路只有那么一条,她要怎么瞒着众人,大摇大摆地从府中出去呢?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啊。”

    桓玄淡淡地说道:“的确没有明路,但是,有水路啊。”

    袁惟张大了嘴巴,惊讶地问道:“您是说,她是游泳离去的?那也不太可能吧,光天化日之下,附近的村民看见了一个浑身湿透的宫装女子,定然会十分惊讶的,这样离奇的事情绝对不可能不惊动顾家。”

    这么说,倒也是颇有道理,萩娘若是真的从水路走的话,她要游到哪里才能有人接应她呢?

    若是谢琰真的察觉了她的下落……不,这不可能,谢琰在京中的动向自己都命人盯着的,他一离开建康,自己就会收到消息了。

    桓玄本觉得自己这设想十分靠谱,但现在看来又并不那么可行,那么萩娘究竟是怎么离开自己的宅邸的呢?

    然而萩娘现在的处境也实在是十分堪忧。

    海盐离会稽郡可说是只有一步之遥,故而她轻轻松松地便来到了会稽郡,然而此处却是人生地不熟的,古代的道路又是错综复杂,光是找会稽郡的府衙就问了许多人。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