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亲君笧 第三百三十五章 夕颜(二)

时间:2020-02-26作者:停不了的歌声

    随着书写小世子的字帖接近尾声,陶潜和两位卞氏侍女也更加亲厚了,三人每天在同一个屋子里面写作,卞氏姐妹又是轮番书写的,所以不免会有其中的一位常常站在陶潜身边,看他写字画画,三人都是善写之人,自然是说不完的话题,一副其乐融融的和美画面。

    这天黄昏的时候,萩娘见卞氏姐妹那本字帖已经快要写完了,便对姐姐卞玉说道:“玉儿,你和倩儿都辛苦了,我看这帖子明天就能写完了,今天你们好好休息,明天再来收尾吧。”

    “啪”得一声,卞倩手中正在细细洗涤的毛笔掉在了桌上,溅出了点点水花,幸而并没有沾染上字帖。

    卞玉还没来得及责备她,卞倩便急急忙忙地抢着问道:“女郎,明日我们写完了孝经,便没有别的东西要写了吗?”

    她一边问,一边不由自主地飞给陶潜一个媚眼,却见对方只是端端正正地坐着写字,连眼睛都没抬起来一下。

    恋爱中的人看旁人看不出端倪,看自己心爱的人却是十分敏感,卞倩见陶潜无动于衷,神色也不由得黯淡了一些。

    旁人不说,卞玉和萩娘可是把她的神态看了个清清楚楚。

    卞玉不好意思地对萩娘笑了笑,十分抱歉的样子。

    萩娘却似乎什么都没有察觉,微笑着答道:“如今看来倒是没什么要写的了,你们辛苦了那么多天,明天我自然另外有赏赐,你们也不必担心这些天是白忙活了。”

    卞玉忙客气地答道:“女郎言重了,能为小世子尽一份绵薄之力是我们姐妹的福气,我们感激您都来不及呢,更遑论有任何怨怼之心呢,即便主子什么都不赏赐,我们也是心甘情愿的。”

    卞倩难得地没有反驳自家姐姐,却仍是时不时哀怨地瞥一眼一边的陶潜。

    两人刚走了出去,萩娘便对江蕊说道:“走,我们出去听听她们姐妹在说些什么。”

    江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小巧的嘴巴都张成了o型,久久合不起来,她不敢置信地问道:“主,主子,您要去偷听壁角?”

    干嘛那么惊讶的样子,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更何况小小的听壁脚了。

    萩娘无奈地解释道:“我怕她们姐妹倆面上不说,实则心存怨怼,冲撞了小世子的福气,岂不是不好,这也是为了桓郎,为了桓家,你若是不去我自己去了。”

    江蕊听了她这一番冠冕堂皇的话,却丝毫没有动容,自己这主子的性子自己还能不知道,别的还有可能,若说是为了桓玄,骗谁呢?

    不过听壁脚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很有趣,也并不是十分地有失体统,因此她还是亦步亦趋地跟着萩娘走了出去,矮身猫在两人必经的小花园的回廊之后,紧张地等待着。

    最初只有风声,和不知道哪里的蜜蜂的嗡嗡声,过了半盏茶的功夫,两姐妹的声音才响了起来,卞玉的声音很轻,卞倩的声音却很大。

    只听到卞玉先说了一句:“你这又是何苦,如今你我的身份,如何能自作主张?”

    卞倩不管不顾地说道:“姐姐,我已经决定了。”她的声音中充满着倔强。

    江蕊在宫中一直在厨房供职,因此对于卞倩的心思,她几乎是完全没有察觉,还以为两人有什么阴谋,忙对萩娘说道:“主子,果然被你料中了,这两姐妹真的是心怀不轨。”

    萩娘赶紧对她挥挥手,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两人继续听了下去。

    卞玉的声音很低,夹杂在风声中听不太清楚,似是在苦口婆心地劝说着她,两人许是觉得这花园十分僻静吧,竟然站在园子里就喋喋不休地说了起来。

    卞倩的声线高,她的声音倒是十分容易辨认,她反复地说着:“我不管,我决定了,我一定要这样。”类似的话语。

    而卞玉似是忍无可忍,终于喝斥她道:“你别胡闹了!我们好不容易能在府中容身,主子待你我虽说不怎么关注,但吃穿用度,哪一项又比家里差了,你也不是个孩子了,这世上哪有无缘无故的赠与,又哪有毫无来由的恩惠?我们姐妹的婚姻,从来都是掌握在主子手里的,由不得你自己乱来!”

    江蕊眼中一片迷茫,婚姻?这哪儿和哪儿啊?

    萩娘却是暗暗点头,果然自己所料不错,这对卞氏女子的确是桓玄用心娇养着,随时准备拿出去和自己的臣下或者亲近之人用于结姻的,不论是身份还是姿容,都当得起普通官宦人家的一府主母。

    即便是胡搅蛮缠的卞倩也一样,毕竟出身在这个时代才是最重要的,两人高贵的出身是血液中与生俱来的资本,不管她为人如何,亦是能用作一个不错的交换筹码。

    而作为姐姐的卞玉,更是早就明白了桓玄的用心,自然不能让自己的妹妹破坏了主子的谋划。

    桓玄心计之深,谋划之周全可见一斑,难道他真的是注定要成为帝王的?

    即便是在这春暖花开的季节里,萩娘却仍是感受到了缕缕的寒意。

    风声,还是风声。

    萩娘和江蕊面面相觑,对视了一眼,只觉得自己蹲得腿都酸了,忍不住都想站起来了。

    好在两姐妹间的沉默并没有持续太久。

    卞倩见姐姐强势了起来,反而声音变柔了,撒娇着说道:“姐姐,我这么做,最多就是不成事而已,又不会有什么太严重的后果,主子即便不同意,也不过是责备一番而已,主子这样和善,怎么可能真的拿我们怎么样嘛?”

    江蕊想起那个血雨腥风的夜晚,不由得打了个寒战,默默地想着,你们两个小姑子,还是太年轻了。

    转眼看着萩娘的神色,却见她十分凝重的样子,似乎这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

    江蕊心中一颤,这样的表情,她只有在那个时候,才在女郎脸上见过……难道……

    不是她想太多,只是她早就明白了,自家主子虽然不过是个小姑子,行事却不是自己能料到的。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