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亲君笧 第二百八十二章 蜉蝣(一)

时间:2020-02-26作者:停不了的歌声

    翠华宫中,萩娘正亲切友好地和皇太后娘娘的心腹女官,陆女官,随意地闲谈,虽然因为桓玄的意思,陆女官并没有被送回皇宫,然而萩娘也并没有苛待她,反而是待她十分亲厚。

    在和陆女官交谈了几次之后,萩娘深觉她的为人真的像顾女官说的那样,十分正直坦诚,并不是心地奸邪之人,可见皇太后对她的信重还是有原因的,并不是像一般的权贵那样,一味地宠信阿谀奉承之辈。

    她客气地对陆女官说道:“虽然因为种种原因,您暂时还不能回宫,然而还请您不要错怪了妙音娘娘,娘娘和我虽然名为这里的主人,其实我们都是一样的。”

    陆女官年纪和顾女官差不多,亦是不满二十五的青年女子,因为身为女官的缘故,不能随意出宫,更是不能嫁人,所以看上去很是年轻,并不像是寻常相夫教子的已婚妇人。

    她秀美的眉毛和萩娘还有几分相似,许是因为这个原因,她看萩娘也很是顺眼,并不讨厌这位身份晦涩不明的年轻小姑子,虽说众人皆知她是妙音娘娘的妹妹,但从相貌上来看,她却分明和妙音娘娘毫无相似之处。

    她并不说破自己观察出的这一点,只是同样客气地点头道:“您的意思奴婢明白,奴婢身份低微,原本是不拘在哪里服侍的,只是怜惜皇太后娘娘,独自居于深宫之中,虽然看似享尽人间繁华,但其实并非是十分幸运的事情。”

    萩娘顺着她的话,亦是叹息道:“涉世浅,点染亦浅;历世深,机械亦深。既然身在宫闱,皇太后娘娘也是十分无奈的。”

    陆女官没想到她这么快就能领会自己的意思,且字字珠玑,发人深省,短短几个字,回味起来竟是余韵无穷,不觉痴了。

    她自嘲地轻笑道:“虽然奴婢痴长您几岁,却不得不真心地佩服您的慧心巧思,正是如此,身在宫中自然有着许多的无奈,皇太后娘娘其实亦是个心存善意的人。”

    萩娘不由得好奇地问道:“姑姑这么说定然是有原因的吧。”

    陆女官道:“此虽不足为外人道之,但是对您,奴婢还是很愿意一说的,想来您也不是个薄唇轻言之人。”她整理了一下思绪,认真地说道:“想必您应该听说过张太妃在先帝在世时曾十分得宠吧,然而这位太妃却从未孕育有先帝的子嗣,您可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萩娘眨了眨眼睛,这件事情她早就疑心和皇太后有关,只不过从未见过王法慧,无从求证罢了,她含笑答道:“若不是皇太后娘娘的手笔,那便是因为张太妃不曾好好就医了。”

    这话看似是两种猜测,其实只有一个答案,陆女官点头道:“您所料想的确没错,然而皇太后娘娘虽然心狠,却并没有因为张太妃多年得宠,曾被她欺压而报复于她,更是没有向她揭破此事,而是任她悠然自得地在宫中安然度日。若是皇太后娘娘想要报当年之仇,在张太妃害死先帝的时候,便能揭破此事了。”

    萩娘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这才真正是劲爆的新闻呢,先帝竟然是张太妃杀的?她讷讷地问道:“先帝,是张太妃亲手刺杀的?”

    陆女官顿了一顿,显然是忘记了这事并不是很多人知道,她也不知为何,今日自己很愿意说话,倒像是倾诉一般,想要将心中的秘密告诉旁人,免得到最后,自己一个人闷在心里憋得慌。

    她淡淡地说道:“正是,皇太后娘娘早就察觉了此事,只是隐忍不发罢了。我说这件事情,只是为了告诉你,皇太后娘娘虽然看似刚毅果决,又下手十分狠毒,但是她并不是毫无原因的,先前对付张太妃,是为了自己两个亲生皇子的利益,而后严刑逼供顾女官,也只是因为她要设法自救而已。”

    这谁是谁非,萩娘实在是无法评判,她只觉得自己似是一个懵懂的过往行人,身在局外,十分客观地看待这些是是非非,恩恩怨怨。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然而真实的人生却比话本戏曲更加曲折离奇。

    两人说话间,却见一名身着贵重的紫衣宽袍,却神色随意洒脱之人,笑眯眯地走了进来,连个寒暄都没便兴致勃勃地对萩娘说道:“聪明的小姑子,你怎的藏在这里,倒叫我好找。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要告诉你,你想先听哪一个?”

    陆女官见此人便是前日与自己不欢而散那位贵族郎君,不由得转过脸去,恭敬地对萩娘说道:“既然您有客人,奴婢先回避了。”

    此处是陆女官的居所,亦是桓玄软禁她的地方,本是不能自由出入的,因此她真不知道能回避到哪里去,只能尴尬地退到房间一角,表示绝不偷听两人说话而已,这礼仪周全的样子煞是可爱。

    来人自然是唯恐天下不乱的顾恺之,他见陆女官这样多礼,不由得大笑,拉着她的衣袖请她回原来的位置坐下,促狭地对她说道:“这位姑姑,您可是因为害怕我,所以不敢听我说话?”

    陆女官将脸侧向一边,并不正面对着他以示恭敬,偷偷地瞥了他一眼,只见他面若桃花,果然和那天在宫墙之上手执弓弩注视着自己的样子一模一样,冷艳且玩世不恭的双眸中,似是有着一丝别样的情绪,她胸中不免小鹿乱撞,只觉得静不下心来。

    她挣扎着轻声说道:“您多虑了,奴婢只是依礼回避而已。”

    顾恺之不再为难她,而是转向萩娘说道:“坏消息是,皇太后娘娘薨逝了。”说着并不去看萩娘,而是斜着曼妙的桃花眼,瞥着陆女官的神色。

    萩娘心中虽是惊讶,却并不觉得这是个坏消息,对于妙音来说,这只怕是天大的好消息呢。

    陆女官却是神色大变,压抑不住心中的惊讶,竟然不顾礼仪地抓住顾恺之的衣袍,着急地问道:“皇太后娘娘死了?这是真的假的?朝廷有公文了吗?皇太后娘娘怎么会死的?”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