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亲君笧 第二百七十五章 皇太后(一)

时间:2020-02-26作者:停不了的歌声

    虽是翠华宫的内奸已然伏法,妙音的心情却并不见好转,萩娘见她郁郁的样子,不免想到,这都是因为桓玄没有亲自过来的缘故吧,若是桓玄来了,妙音只怕立刻便神采奕奕了。

    顾女官的伤势逐渐好转,因而连顾微都被桓玄召了回去,妙音更是心中不快,即便是有什么着急的病人,也未必一定要顾微去照看呢。

    如今翠华宫中,竟是一个能信赖的男子都没有了,她屡屡让下人给桓玄传信,想要让他抽空来翠华宫陪伴,然而都如断线的风筝,竟是杳无音讯。

    萩娘亦是觉得颇有怪异之感,桓玄究竟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一定要顾微去做呢?

    六月初六是个大日子,寻常百姓家里都要洗洗晒晒,更何况是宫中,自然也是好一番折腾,六月也是地方官员任免升贬的时节之一。

    正月里还是太原王氏当权的时候,王恭家门前可是熙熙攘攘,前来探访求官的人争先恐后,甚至还有天不亮就等在门外等待王恭接见的,那是才算是盛况空前呢。

    同样的还有会稽王的府邸,待要任免官职的时节,司马道子门前亦是川流不息的宾客,而如今这两家人家可算是都落魄了,门前几可罗雀,十分冷清,只有几个看门人百无聊赖地坐在一边,哀叹着今年情况不妙,连上门的人都没有了,又要去问谁讨要打赏呢?

    王恭看到这光景,只觉得心中凄凉,他从前只觉得自己是家门贵重,天生贵胄,从未期盼过权势,然而当权势这样东西从自己手中得而复失的时候,他不免觉得有些落寞。

    相反的,出身低贱的王雅如今却很是得势,想必他那寒酸的宅子前才是人山人海吧。

    即便是头脑简单的王恭,如今也总算是回过味儿来了,原本只是太原王氏内部的一些小小争斗,如今却使得王国宝和自己两败俱伤,都失了依靠,王雅却利用他们之间的不和,投机取巧地拿到了兵权,亦收拢了人心,自己一番操劳,反倒是给旁人做了嫁衣。

    如今王雅在朝中不仅笼络了各方世家,更是长袖善舞,连握有兵权的谢氏和殷氏都和他很是亲善,作为先帝钦点的辅政之臣,他的地位正在逐渐上升,即便是现在,都已经没人会像之前那样,简单地将他看做是一个毫无作为的低门寒士了。

    生活也许就像是围城,永远不会有人觉得自己眼下的境遇是十全十美的。

    正被王恭艳羡着的王雅,却也并不志得意满,面对桓玄的诘责,他讷讷地说道:“郡公此言差异,在下身为臣下,即便再怎么不满上位者的行止,也最多是将两位贵人软禁而已,若是要在下行谋逆之事,实在是恕在下难以从命。”

    桓玄正坐在王雅会客的小厅中,他身着紫色的官袍,更显姿容艳丽。除官职之外,他有着世袭郡公的爵位,身份贵重,平日出行之时本来并不经常根据自己的官阶来穿衣,时常是十分随意的,但此番是来到王雅的宅邸,他素知此人循规蹈矩,若是自己不遵礼制,难免会被他嫌恶。桓玄性喜玄色,因而并不经常服紫,在从人看来,看管了主子着深衣潇洒的模样,偶尔看看这样正式的穿着,倒也是更为富有清丽优雅之感,即便是千篇一律的官袍,也令人觉得别有风情。

    然而这个俊秀儒雅的男子,却正对王雅说道:“您处事也太过畏首畏尾了,如今天下都在您手中,即便您悄悄地将王法慧缢死,再宣称她是暴病身亡,也无人敢于置喙。反之,若是被王恭找到适当的契机一举反扑,即便您现在的地位再怎么稳固,届时谁胜谁负也是难定,何不就此快刀斩乱麻呢?”

    他微笑着说道:“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从前观春申君之故事的时候,在下一直颇为抱憾,如今难道您也要重蹈覆辙,甘愿死于李园那样的小人之手吗?”

    春申君黄歇乃是三朝楚王的辅国之臣,亦是楚皇室宗亲,当年名动天下,慕名从者百千,却最终死于自己的门客李园的暗算。观史堪能鉴今,如今世道之混乱,决不亚于春秋战国时期,而死于莽夫的智士,历朝历代都不少见。

    然而王雅再怎么心动,都过不了自己内心那道坎,他仍是拒绝道:“若您有计较,便自去行事,老夫不会阻拦,然而若是要让老夫动手,那是绝不可能的。”

    桓玄本就没有期待王雅亲自出马,他要的也就是这么一句话罢了,见王雅终于松口,忙将自己的设计向王雅说了一通,果然这法子若是没有王雅的配合,是很难成功的,所以桓玄才会殷切地和王雅商议此事。

    王雅听他细细说完,不由得皱眉,不赞同地说道:“郡公如此行事,实在过于阴损,有违君子之道。”

    桓玄见他虽然面露不豫之色,却并不坚决地反对,便知他心中已然默认了此事,便轻笑着说道:“待在下成功之时,您再来谴责在下吧,我一定虚心接受。”但屡教不改。

    六月六日是翻经洗晒之日,宫中洗晒,自然不仅仅是晒晒被子晒晒书,库房中各色各样的需要定期暴晒的贵重之物都被翻找了出来,前朝的绣花花鸟屏风啊,古时浓墨重彩的画轴啊,各种各样的,大小不一,因此众宫女都是忙得手忙脚乱,分身乏术。

    虽则这工作繁重,但是正好能趁机见识见识前朝的古物,所以一群小宫女们都并不埋怨,反而嘻嘻哈哈地很是欢快,因而宫中这日的气氛倒是十分轻松。

    王法慧身为皇太后,此时当然不能和这些年轻女子嬉闹,只是稳重地坐在一边,静静地看着而已。先前她用惯了的贴身女官,陆女官,被桓玄掳走后,她身边更是没有了得用的人,而这样的大事,竟然内宫中也没人来管管,竟似少了一个人就少了一个人,并无大碍一样,完全当这个皇太后如无物。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