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亲君笧 第二百七十四章 嫁祸(六)

时间:2020-02-26作者:停不了的歌声

    她自以为回答得极为妥帖,却忘记了最重要的一件事。

    只见萩娘立刻收起了面上的笑意,淡淡地说道:“周嘉妹妹在说什么呢?这里哪有怀孕之人?妹妹可不能胡言乱语啊。”

    周嘉心中一颤,回过神来,顿时只觉得浑身发冷,手足冰凉。

    她忙着急地辩解道:“是,是,奴婢听闻您说‘情况特殊’,又见您和妙音娘娘神色郑重,因此才误会了,都是奴婢的错,还请娘娘和女郎莫要怪罪奴婢。”

    萩娘转而对妙音说道:“沅姐姐,我今日才发现,原来自己是被这小丫头表面的可怜劲儿给愚弄了,这小丫头看似平庸,实则鬼得很,若不是骗得她自曝其短,只怕直到现在我还当她是个好人呢。”

    妙音这才明白萩娘的用意,真正发自内心地赞许地说道:“再鬼也骗不过你,原来你之前那番话都是诈她的,怪道我说呢,怎么和你平日说话的样子完全不像,倒像是被下了降头似得。”

    萩娘点头道:“正是如此,也要多亏了您淡然自若,没有露出马脚,才能瞒了她去,刚才我还担心您会问我,为何要带这小宫女来侍奉您呢。如今真相大白,想来待桓郎来后,便能处理了这个扮猪吃老虎,吃里扒外的内奸。“

    妙音笑道:“妹妹这个形容可真形象,扮猪吃老虎,嘻嘻,你是怎么想到那么有趣新鲜的词语的,真真是天生的鬼灵精。”

    两个人竟然不管一边的周嘉,互相吹捧了起来,周嘉着急,忙说道:“女郎,奴婢知道您心急找出宫中的内奸,但那人真的不是奴婢啊。”

    萩娘瞥了她一眼,不屑地说道:“哦?你有何想法,不妨说出来,让我们听听是不是有道理。”

    周嘉用她标志的诚恳表情,认真说道:“女郎,之前和您一起去了邓馨姐姐那里,听到你们说到‘月信’之类的话,又听闻您对妙音娘娘说起如今是‘情况特殊’,奴婢才会误以为妙音娘娘是身怀有孕,这纯粹是奴婢的猜测,并非是早已知情。若是您真的以为奴婢就是那个宫中内奸,岂不是让真正的坏人逍遥法外,更能够在您背后笑话您的无知,加倍地愚弄于您吗?”

    萩娘点头道:“你这么说,倒也不无道理,只是……”她沉吟起来,似是在思索些什么。

    周嘉见她神色有所松动,忙再接再厉地说道:“您也知道,奴婢出身低微,从来都是在外院干些洒扫的活,从未能够靠近娘娘,更是不可能得到娘娘的青睐,成为娘娘的贴身奴婢。如此一来,奴婢又怎么可能拿到娘娘喝剩的药碗……”

    她说到这里,猛地噤声,捂住了自己的嘴,惊恐地望着萩娘。

    皇太后因妙音喝剩的药碗中的残药,才发现妙音有孕的事情,除了妙音自己,萩娘,桓玄,顾女官,顾微这几人之外,便再也没人知道了,若周嘉不是那个偷拿药碗的人,她又怎么会知道这件事情的呢?

    所以说人不能做亏心事,一旦被揭发了,难免会慌乱,一慌乱,难免就会乱说话。

    萩娘更是连连点头,微笑道:“没错,这也是我最为疑惑的事情,周嘉,如今娘娘也在这,你就一五一十地都说了吧,之前我也是因为此事,所以从未怀疑过你。请你告诉我们,你是怎么拿到那药碗的?”

    周嘉这次是真的辩无可辩,眼见大势已去,不由得瘫倒在地上,浑身冰凉,害怕得无以复加。

    萩娘却并不同情她,从今天俞冬和邓馨的表现来看,两人很可能真的只是之前帮过皇太后,因此心中才有所不安而已,所谓的下毒之事,更很有可能是周嘉的设计,想要让两人成为自己的替罪羔羊罢了。

    俞冬一条鲜活的人命,可以说真的就是断送在自己手上的,自己才是真的被这小贱婢给愚弄了。

    她冷冷地说道:“若是你老实交代,我可以让你得个痛快,否则,你该知道宫中折磨人的手段,那可是花样百出,相信你是绝对不想去尝试的。”

    周嘉面如死灰,伏在地上,弱弱地说道:“你答应我,不能伤及我的亲人,还有,给我自我了断的机会……”

    萩娘探询地望向妙音,妙音点头道:“我答应你,你说吧。”

    周嘉迟疑了一会,这才慢慢地说道:“奴婢说也是死,不说也是死,多谢娘娘慈悲,令奴婢能安心往生。”

    “那药碗,是那日奴婢替皇太后娘娘传话,命顾女官去昭阳宫正殿的时候,顾女官一时失察,拿在了手上,奴婢趁便接了过去,这才顺利地传递给皇太后娘娘的。”

    就那么简单?妙音和萩娘面面相觑。

    “那毒药,是奴婢下在那勺子上的,那锅汤,其实是毫无异样,只是奴婢在俞冬要喝汤的时候,顺手递给她一把勺子而已,她也就顺手接过去了。”

    这手段,实在不能算得上高明,甚至很容易失败。

    这小宫女实在是善于揣摩人心,顾女官当时想着要被皇太后问话,这才神思恍惚,没能察觉她的居心,而俞冬一样是集中所有的注意力在那汤上,才忽略了其实真正致命的汤勺。

    说到底,她并没有多高明的算计,也没有复杂的设计,却顺顺当当地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要说心计深沉,伪装完美,这小宫女可说是个中翘楚,简直是令萩娘起了爱才之心,不忍杀之。

    但一个人就算再有能力,一旦心性阴暗,便绝对不能信任。

    若是她没有利用俞冬和邓馨,利用旁人的死来试图掩饰自己的话,萩娘说不定还会放她一条生路,如今她却只是冷冷地注视着她,平静地问道:“毒药,你是从哪里来的?”

    周嘉低着头,老老实实地说道:“皇太后娘娘给奴婢的,原先是命奴婢见机行事,设法谋害妙音娘娘,只是奴婢身份卑微,从未找到合适的机会罢了。”

    妙音不由得充满讽刺地叹道:“真是难为你了。”

    萩娘见妙音心中不快,便起身吩咐了两个侍卫将周嘉押下去,看管起来。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