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亲君笧 第二百七十三章 嫁祸(五)

时间:2020-02-26作者:停不了的歌声

    邓馨见她毫无反应,倒似是自己白白地试探了一番,只能继续说道:“当时俞冬却叫奴婢要守口如瓶,决不能给自己招祸,奴婢想着反正如今事情还没到那个地步,也就不再和她争辩,而是宽慰了她几句,让她不要太过担忧,反而露了行迹。”

    她说着叹息了一声,自艾自怨道:“如今奴婢毕竟还是违背了她的意愿,倒似是奴婢出卖了她似得,还请您不要怪罪于她,我们二人都是身不由己,才不得已听从了皇太后娘娘的差遣而已。”

    她望着树下小小的残叶,忧伤地说道:“在诸位贵人面前,我们这些奴婢都是小小的虾米,一个不满意便能随便碾死,若是当时我们拒绝了皇太后娘娘的命令,且不说我们定然会被惩处,就算是换了两个宫婢来为妙音娘娘浣衣,她们也一样定然是要听从皇太后娘娘的命令的。”

    萩娘关心的并不是这件事,她又问道:“那今日俞冬在妙音娘娘的汤中下药的事情呢?你之前是否知晓?”

    邓馨一听便大惊失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讶异地问道:“俞冬……竟然在妙音娘娘饮食中下药?您能确定是俞冬做的吗?她这样谨小慎微,若有此事,又怎会不和我商量一番呢。女郎,奴婢不信是俞冬做的,定然是旁人冤枉了她。”

    萩娘轻飘飘地说道:“俞冬下药之事是周嘉亲眼所见,如今她已经喝了自己下过毒的汤羹,自食其果了。”

    邓馨的声音顿时微微发颤,一字一句艰难地说道:“您的意思是……俞冬……冬儿她,她已经死了?”

    萩娘注视着她,认真地点了点头。

    那一瞬间,邓馨面上不是害怕的表情,而是无比的悔恨和忧伤,忧伤可以理解为同伴的死亡让她一时难以接受,但是,悔恨?她在后悔的是什么?

    萩娘思索了许久,仍是想不到答案。

    周嘉细声细气地替她问道:“邓馨姐姐,如今俞冬姐姐已死,我们只能来向您询问此事了,不知这毒药是从何而来的?是谁交给你和俞冬姐姐的呢?”

    邓馨似是十分灰心丧气的样子,不再为自己辩解,而是十分黯然地说道:“奴婢从未听闻过此事,奴婢,奴婢这就去看看冬儿,女郎,奴婢能告退了吗?”

    萩娘心下不忍,点头道:“你去吧,她就在厨房那里。”

    周嘉见邓馨果然起身走了,忙着急地对萩娘说道:“女郎,你怎能就这样让她走了,若是她也寻死,却要问谁去?”

    萩娘轻轻地瞥了她一眼,却没有说什么。

    周嘉立刻回过神来,小心翼翼地向她告罪道:“奴婢一时心急,这才僭越了,还请女郎莫要怪罪奴婢。”

    萩娘只是淡淡地冲她笑了笑,似乎并未介怀的样子,她走到刚才邓馨休憩的树下,抚摸着那粗糙的树皮,幽幽地说道:“你说,这邓馨说的究竟是不是真话?”

    周嘉立刻回答道:“当然不是真的,此事一定是她和俞冬合谋的。”

    萩娘又问道:“但她又为何要承认之前和皇太后娘娘暗中传递消息的事情呢?若是一样要耍赖,为何不索性都赖掉呢?”

    周嘉笑道:“这便是她聪明的地方了,若是什么都不承认,您一定不会相信她的话,而说一半真话,说一半假话,如今您不是便有些半信半疑了吗?”

    萩娘若有所思地点头道:“原来如此,现在我才明白了。”

    她对周嘉嫣然一笑,说道:“快到午时了,你和我一起去陪伴妙音娘娘用膳吧。”

    周嘉受宠若惊,忙欢天喜地地答道:“是,女郎。”

    妙音许是已经从顾微那里知道了事情的经过,见萩娘和周嘉来了,便赞许地对两人露出一抹微笑,温柔地说道:“妹妹辛苦了,这便和我一起用膳吧。”

    萩娘并不推辞,亦是微笑着答应了,便坐了下来,让周嘉服侍两人用膳。

    平日萩娘从不会让旁人侍候妙音,都是亲自照顾她,如今却带了一个小宫女过来,妙音虽然心中有些不解,却也不便当着外人的面询问她,只是默不作声而已。

    食不言,寝不语。

    然而吃饭才吃一半的时候,萩娘却突然对妙音说道:“娘娘,这个小宫女侍候得可还妥帖?我见她十分细心,观人入微,想要推荐她给娘娘做个贴身宫女呢。”

    妙音听着这话音不对,既不合时宜,也不像是萩娘平日和自己说话的口吻,心知有异,却仍是不动声色,只微笑着说道:“妹妹觉得好的,自然错不了,有这样一位可心的人儿为你分忧,也免得你每日在外劳累,回来还要服侍我这个体弱多病的。”

    因这宫中的侍卫都是桓玄的心腹,而宫女却并不都是妙音的心腹,因此妙音有孕的事情还是瞒着所有人的,因晋时衣袍本就宽大,因此对外只说妙音身体不适,并不曾随意透露出她已然有孕的事情。

    若是平时,萩娘一定会扑上来和妙音笑闹一番,硬是要“好好服侍一下她这个体弱多病的病人”才肯罢休,如今她却不接妙音的话茬,自顾自继续说道:“是呢,如今情况特殊,您的饮食也要注意一些才是,周嘉,今后你要好好服侍娘娘,注意提点娘娘才是,知道了吗?”

    周嘉心中正有些不安,听闻她这么说,忙答应道:“正是如此,娘娘如今的身体格外娇弱,那些生冷的,半熟的食物是万万不能吃的,而且各种菜色要注意冲突,此等种种,奴婢自然会为娘娘注意着的,还请娘娘放心。”

    妙音更是觉得犹疑,但见萩娘仍是笑吟吟的,似是胸有成竹的样子,便隐忍不发,淡然地点头道:“你有心了。”

    萩娘却笑着问道:“这我却是不懂了,半熟的东西自然是不能吃,为何这夏日却还不能吃凉的?那可不是要热死人了吗?”

    周嘉闻言皱起了眉头,想着,毕竟是宫外的人,不懂这个中禁忌,她忍着心里的不耐,恭敬地答道:“回女郎的话,女子妊娠之时,精血聚集于冲任以养胎,因此此时多是阴血偏虚,阳气偏亢,若是食之不当,服用过多生冷之物,则会导致凉遏脾胃,寒温内生,从而使得中焦不远,对孩子和母亲都是极为不利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