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亲君笧 第二百三十八章 纳妾(五)

时间:2020-02-26作者:停不了的歌声

    秘书监王谧本是和桓玄有约在先,此时更是带头闹腾,吵着要让桓玄将两个美妾带出来给众人观赏一番才好,在座的都是男人,自然是喜闻乐见这样的好事,亦是跟着起哄,不由得桓玄不答应。

    桓玄含笑点头,镇定地说道:“今日多谢诸位赏光,本来这等小事也不值得大肆操办,只是内子定要抬举那两个丫头,这才叨扰了各位,既然诸位都来了,我自然会命我那两个姬妾出来令各位一见。”

    场上诸人哪有不明白他的心思的,即便桓玄号称大办纳妾礼是他的正妻刘氏的意思,其实也不过是为了向世人展示,他南郡公府后宅不宁之说纯属谣传罢了,若真是刘氏的主意,怎么直到现在也没见刘氏出现呢?

    看破不说破,向来都是官场上众人奉行的行为准则之一,都已经在南郡公府大吃大喝一番了,又怎能不凑趣呢?因此众人自是睁眼说瞎话,纷纷夸奖起刘氏的贤惠大度起来,桓玄微微颔首,接受着众人的祝贺,心情甚好。

    管家适时地带着两位新人走上前来,桓玄先是牵起郑氏的手,温柔地向众人介绍道:“这位是郑氏,出身荥阳郑氏的旁支,菲薄陋质,令诸位见笑了。”众人自是纷纷夸奖郑氏的美貌,盛赞于她的家族,讨喜的话连绵不绝。

    桓玄又牵起阿细的手,亦是温情款款地介绍道:“这位是徐氏,出身颍川徐氏,亦是蒲柳之姿,哪堪让诸位细观。”他说着便要让两位姬妾退下,宾客们却不依不饶,定要他和两个姬妾喝了交杯酒才肯放人。

    郑氏和阿细已是娇羞满面,侧脸躲在一边,不敢上前。

    桓玄却兴致颇高,命人倒了酒来,便一边抱了一个美人,与两人都分别喝了一杯,众人纷纷喝彩,宾主尽欢。

    尽管今天是郑氏和“徐氏”的纳妾之礼,然而桓玄待宾客散去之后还是老老实实地去了刘氏房里,自从上次被她一番闹腾,全建康的人都知道了自己和王法慧暧昧之事后,桓玄如今可不敢轻慢她,只能好生安抚着哄骗着她罢了。

    阿细浑浑噩噩地被人送入了新房,虽然这屋子不如刘氏的内室奢华,亦不似郑氏居住的霁雨斋那么别致,她却仍是被闪晕了眼,连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摆好了。

    她想找主子或者冬儿问个明白,却被房中的侍女们齐齐劝下,众口一词地告诉她,主子哪儿是你想见就能见的?这屋子就是主子吩咐了让你居住的,安心住下就是了。阿细心中惊惶,却也不敢造次,只能在众人的服侍下乖乖地住了下来。

    郑燕此时却是百感交集,原本她见了柔柔弱弱的美娇娘“徐氏”之后,心中颇有些不安,担心这新婚之夜桓玄倒会去她房中,冷落了自己,如今见桓玄倒是一碗水端平,两人都不格外眷顾,而是直接去了主母房中,自然也不敢有埋怨的话,只能默默坐在自己屋里,静静地等候红烛燃尽。

    只是,她设想的婚后生活,可完全不是这样的啊。

    萩娘的屋子就在郑燕对面,见她被送了回来,又不见桓玄的人影,这才放下心来,款款走到她屋外,敲了敲门。

    郑燕又惊又喜,忙不合礼仪地亲自说道:“是桓郎吗?快进来吧。”

    萩娘含笑走进她的新房,促狭地说道:“妹妹可是糊涂了,你的桓郎要来又何曾会敲门?”

    郑燕见是萩娘,不由得羞红了脸,不好意思地说道:“萩姐姐,可是来看我笑话吗?”

    新婚之夜夫君却不在身边,还真是难为她了,萩娘心内为她轻叹,却仍是亲昵地坐到她身边,安慰她道:“谯国桓氏的身份之贵,你自然是明白的,最为难得是的,当今皇太后娘娘亦是颇为眷顾他,如今你觉得独守空房是难堪,然而这却只是个开始而已。桓玄本就是个有野心的男人,向来都是无利不起早,他又怎会沉迷于儿女情长,守候在你身边呢?妹妹要早点想开才行,否则难免会误了自己。”

    郑燕不高兴地说道:“你的意思是,我的桓郎只是为了你才对我好的吗?那他又为何不直接讨好你呢?这样的话不要再说了,我是不会相信的。”

    你怎知他没讨好我?

    萩娘轻笑道:“我不过是念在当日我们的姐妹之谊,才不计前嫌来开解你罢了,既然你执迷不悟,我亦是无话可说了,且看你的桓郎会不会如我所说的那样吧,届时你就会明白我现在说的都是为你好。”

    她见郑燕一边压抑着想哭的情绪,一边牢牢地握着自己左手的粉色镯子,很是爱惜的样子,故意刺激她道:“咦,妹妹也有这镯子呢,当初桓郎给我一对,我嫌其中一只成色不好,因此只挑了一只,想来你这只便是另外那只吧。”

    郑燕猛地抬头,瞪着她说道:“我不信,你拿出来给我看。”

    萩娘毫不心虚地答道:“妹妹说笑了。若不是你将我从谢府骗出来,我又怎会到了这里,那会我可不知道你们的阴谋,又怎会把那不值钱的镯子带在身边呢?”

    不值钱的镯子……

    郑燕心中一痛,泪水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曾几何时,自己在家也是说一不二的主子,如今却要处处看人眼色行事,守那些屈辱的“规矩”,即便如此,这样也是不够的,若不能讨好了主母,在这府里又要如何立足,然而自己又何曾会阿谀奉承这种本事呢?

    若不是他这般温柔地对自己,又满口甜言蜜语地哄骗自己,如今自己怎会沦落到这地步?

    郑燕心中的不安、惶然、怨恨、不满全都浮了上来,一时难以释怀,幽怨无比。

    萩娘见自己的话已经起了作用,便不再步步紧逼地多说,而是温柔地笑道:“妹妹也别太担忧了,许是我说错了不一定,然而今晚你的桓郎是不会来了,你早些休息吧。”说着便施施然去了,还很是体贴地帮她把门带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