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亲君笧 第一百七十三章 弑君(一)

时间:2019-12-17作者:停不了的歌声

    宫中此时却有大事,皇后王法慧带同众女官,正跪在司马曜面前,回禀道:“皇上,臣妾已然查明,正是张贵人指使蔡女史在茶水中下毒的,从当初告诉张贵人草红花可以落胎的御医,到为张贵人出宫去采买草红花的小黄门,乃至于下手的蔡女史,都已然认罪,还请陛下圣断。”

    司马曜哆嗦了一下,讷讷地问道:“张贵人她自己怎么说?”

    皇后不屑地回答道:“她自然是不认罪,只是铁证如山,这事又岂是她不认罪就能解决的?”

    皇帝默然,最终说道:“待我再去问问她吧。”

    皇后虽然不满,却也不能质疑皇帝的决定,只能悻悻地带着女官们浩浩荡荡地离去。

    司马曜心中无比忧伤,他曾信誓旦旦地答应妙音,一定会亲自惩罚谋害她的人,他也曾想到过,就算那人真的是张贵人,也要为了妙音,决绝地将她处死。

    然而真的当事情临头的时候,他还是犹豫了,他是皇帝,如果不是他点头,谁都不能动张贵人,可自己真的要杀了她吗?事情真的无法挽回了吗?

    他想来想去仍是觉得不舍,脚步却不由自主地向着昭阳宫北殿走去。

    张贵人难得地正倚门相望,因皇后不准她四处走动,她也见不到皇帝,此时只能痴痴地等着皇帝自己过来,远远地见到了司马曜明黄色的衣袍,她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满怀期盼地望着他。

    司马曜走近了,牵起她的手问道:“怎么这么冷?”

    一边便带着她进屋,在榻上坐下,如往常一样搓揉着她的手腕,为她暖手。

    张贵人盼星星盼月亮好不容易盼来了皇帝,连忙跪下陈情道:“臣妾真的没有害过妙音娘娘,那些人都是被皇后收买了来抹黑我的,陛下,你要相信我啊……”

    这个时候事情的真相真的很重要吗?司马曜不由得想道。

    她的生死都在自己一念之间,所谓的谋害只是一个契机而已。

    只是,自己真的能下得了手吗?

    这柔软的双手曾多少次拂过自己酒醉后的额头,那轻柔温暖的感觉就像是之前最为体贴自己的陈淑媛一样,让人心中十分熨帖。

    这娇柔的身躯,曾多少次与自己同床共枕,相拥相依。

    自己的喜怒哀乐都曾牵系于这女子一身,陈淑媛已经被皇后逼死了,如今又是张贵人,难道自己心爱的人都逃不过皇后的魔掌吗?

    司马曜别扭的性格又一次占了上风,他心中已然决定,不论旁人怎么说,不论妙音怎么不高兴,他都要保护这个一心只是爱慕自己的女子。

    这是他真正深爱的人,他是皇帝,若是自己爱的女子都无法保全,这皇帝当得还有什么意思?

    他心中虽打定了主意,却还是想给张贵人一个难忘的教训,好教她以后不要随意去残害宫妃。

    因此他故意严肃地说道:“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这话更像是临别之语,张贵人腿一软,瘫倒在一边,讷讷不能成声。

    半晌,她才断断续续地乞求道:“陛下,我真的知错了,不是因为谋害妙音娘娘,我真的没有谋害过她。我只错在太任性太娇纵了……”

    “若是我和妙音一样,对皇后娘娘恭顺有加,王法慧那个老巫婆也不会天天盯着我,指望我出错。可是我进宫的时候还太年轻啊,若是现在,我自然知道如何韬光养晦,低眉顺目地侍奉皇后……”

    “陛下,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我真的愿意改,我这就去给皇后娘娘磕头……”

    司马曜心里暗暗好笑,他面上却仍是沉痛地说道:“哎,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张贵人抽泣着,抱着皇帝的双膝,恋恋不舍地问道:“陛下,你当真能舍得送我去死吗?”

    司马曜装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来,闭上眼睛,叹息道:“皇后证据确凿,国家法度又岂是儿戏?”

    张贵人怒道:“皇后的证人都是她买通的,连我的阿蘅都背弃了我,皇上,一定是皇后娘娘威胁了她,否则就算再多的财富也绝对买不到阿蘅的忠心……皇上,你一定要查明真相,救救阿蘅啊……”

    这任性的丫头,便是到了这个时候,仍是念念不忘你的忠仆吗?司马曜很是感动,为着这宫中难得的情谊,难得的真心,入宫那么多年,张贵人的心思仍是这般赤诚,对喜欢的人好到无以复加,对讨厌的人决不垂怜半点,实在是很有真性情。

    此时此刻,他几乎想要脱口而出,自己早就原谅她了,若是能将她抱在怀中安慰,见她喜极而泣的样子,该有多甜蜜啊……

    然而他还是故意逗她道:“蔡女史仗义执言,自然是后宫女官典范,又何须我置喙。倒是你,如今我也护不得你了,特意来与你诀别,你我恩爱一场,虽是缘尽,到了九泉之下,你也切不要怨恨我呀。”

    这话说道最后,司马曜已经有些掌不住要笑出来了,只是张贵人心中沉重,完全没有听出皇帝的调侃之意,只当司马曜此次是真的要放弃她了,想起两人年少时形影不离的相爱之情,不由得肝肠寸断,泪流不止。

    张贵人心灰意冷,跪在地上起不来,只是默默地转身,整理着自己的衣襟,柔弱的样子十分可怜可爱,司马曜定睛一看,才发现她身上穿的正是当年进宫初次被自己宠幸时穿的对襟碎花袍子,衣料简陋,却很是可爱,当年也曾被自己夸赞过,许是张贵人为了唤起自己的旧情,而故意穿的。

    他心中柔软无比,走下座来,也跪坐在张贵人身边,从背后抱住她,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肩膀,抚慰着她,正欲待开口告诉她自己真正的心意……

    就在这时却变生不测,张贵人从怀中掏出一把锋利无比的匕首,反身便刺向他的心窝,她面色惨白,眼中全是泪,面目却扭曲着,她一击即中,立刻毫不容情地拔出匕首,恨恨地说道:“陛下曾说与我共生死,这便随我一起去吧……”

    司马曜连呼救的时间都没有,便堪堪软倒在地上,血溅了张贵人一身。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