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亲君笧 第一百六十七章 星火(一)

时间:2019-12-15作者:停不了的歌声

    司马曜听出她心中的犹疑,便追问道:“爱妃究竟为何非要抛下朕?朕保证以后一定对你好,决不让你再经历这样……这样痛心疾首之事。”

    妙音放下琴,无比幽怨地摇头说道:“臣妾当日得道之时,曾食下一枚仙果,之后才逐渐聪慧,又曾得王母娘娘在梦中对臣妾说道,妾因机缘巧合得蒙上天眷顾,才得以成仙。”

    “但是臣妾注定与人间的帝王有数载情缘而无法飞升,前缘既定,自是无法更改,因此才让臣妾来到您身边侍奉,待圆了姻缘才可离去。”

    司马曜听得云里雾里,但总的来说,应该是妙音同自己姻缘前定,并不是什么坏事啊,他疑惑地问道:“既然你我是前世姻缘,为何你却要离我而去呢?”

    妙音见他信了一半,便假作掩面痛哭的样子,哽咽着说道:“前时我昏迷之时,王母娘娘又驾临我梦中,对臣妾发怒,埋怨臣妾位列仙班,却为凡人所害,又责怪陛下不曾珍惜与臣妾难得的情缘,因此王母娘娘决定要将臣妾收回天庭,再不让臣妾与您聚首。”

    司马曜信以为真,不由得十分灰心,垂头丧气地说道:“如之奈何,如之奈何啊。”

    妙音继续哭着说道:“我当时也十分难受,一想到要与陛下天人永别,便觉得眼前发黑,心中伤痛无比,因此我便苦苦恳求王母娘娘,终于劝得她再给你一次机会,只要将此次害我之人挖心剜肝为祭,在王母娘娘座前焚化,便能让臣妾得以继续侍奉陛下。”

    她此时颇有些为难地说道:“只不知陛下舍不舍得……臣妾颇为放不下陛下,只不知陛下对臣妾之心,是否同臣妾一样赤诚?”

    司马曜立刻想到了张贵人,此事桩桩件件,不论是表面上的证据还是私底下,最有动机的始终都是张贵人而已。只是若要为了妙音牺牲张贵人,他心中也着实不舍,但美人殷切地看着自己,又用这样深情的话挤着自己,他怎能说得出一个不字?

    因此司马曜只能咬咬牙,硬生生地逼自己向妙音保证道:“爱妃放心,朕对你的爱意自然是绝不会比你少一星半点,届时查明了那行凶害人之主谋,朕自然要为了你治她一个死罪。”

    妙音脸上立刻绽放出欣慰的笑容,她无比依赖地粘在皇帝怀里,软软糯糯地说道:“臣妾就知道陛下一定会不舍得臣妾的,不枉臣妾用自己的千年仙寿来换与您片刻相聚。”

    折寿这般重要的事情,她似是漫不经心地随意说着,并没有用这样的事情来威胁或逼迫司马曜作抉择,只是等他决定了才说出来而已。

    司马曜脸上不出意外地显出了感动的神情,他顿时豪气万丈,只觉得怀中这柔弱的女子只有让自己来全心全意地去疼惜,去保护,才能真正平安。

    原本只是不得已才答应的事情,此时他却是真的有这样的心思了,试想以张贵人的阴狠心思和手段,妙音这样与人为善,不懂算计的女子,自是无法与她相争,再有什么万一也是寻常之事,自己虽说嘴上说的漂亮,却也实在无法保证一定能护得妙音周全。

    而若是张贵人不在了,却只是自己心痛一番而已,妙音才是真正安全了。

    那位殿前直言的小侍药顾微,此时已然下朝,正对着面前的人滔滔不绝的回禀今日的全部经过。

    虽然自己并没有察觉,但是旁人看来却非常明显。

    他面色有些奇异,散发着不自然的红光,语气又稍嫌急促,不似平日这般淡然。

    颇有一些心里有话,恨不得一吐为快的感觉。

    桓玄何等机敏之人,很快便发现了他神色有异,却没有询问他,而是依然含笑听他继续说下去。

    顾微正稍带羞涩地说起妙音,他赞赏地说道:“当时我便问妙音娘娘,为何要拼尽此身来相助于您,她却很是自然地回答我说,为了您,她自是毫不吝惜自身的,像她如今这般身份地位的女子,却因微时之恩而对您如此忠诚,实在是令在下佩服。”

    妙音的身世,桓玄并没有对顾微说起过,而只有妙音这样对司马家族有着不共戴天之仇的女子,才能为他所用,这是他早就算计好的事情。

    世间最难测的就是人心,尤其是女人的心,换了任何一个人,像妙音这样被司马曜放在心尖上宠着,都难免会被打动,坏了他的事。

    而只有妙音,是绝不会的。

    桓玄此人,实在是精于算计,不论是自己身边用的人,还是布置在别处的人,哪怕是最为微小的一枚棋子,他都是充分了解了此人的背景来历,确保自己手上捏着能够掌握他的东西,才敢于用他。

    这顾微说起“妙音”两个字的时候,有着微妙的情绪,这是非常显而易见的,而他面上羞涩的神色,以及属于少年儿郎的那种特有的仰慕的目光,落在桓玄眼中更是无比清晰。

    宫中这两人关系和睦自然是好事,只是若让此二人关系太近,却有许多不便之处。

    桓玄想了又想,最终问了一句:“你奉了皇帝的命令在宫中侍奉,旁人可有为难于你?”

    顾微想起顾严两位女官不满的眼神,微微皱眉道:“娘娘身边的贴身女官似乎颇为忌惮我。”

    桓玄引导他道:“这就是了,原先两位女官是妙音娘娘近身最为得用之人,平白无故被你分了宠信,自是会妒忌你。”

    顾微张口结舌,诧异地反问道:“不会吧……我又不是女官,我只是个医者……”

    桓玄笑道:“这和男女无关,便是乡里人家那有钱的财主,没地位的小妾都会受得势的奴婢欺负,不就是同样的原因吗,这种斗争在宫中更是十分正常的。”

    顾微默然点头,郁闷地说道:“如此这般,我只能多使些财帛交好那两位女官了。”

    桓玄很是赞同,补充道:“不仅如此,若无重要的事情,你还是尽量不要同妙音娘娘过于亲近,以免她身边的人对你生出怨恨来,反倒对妙音娘娘行事有所影响。”

    顾微忙不迭地答应下来,那神情很是真挚,倒不像是随口应付的。

    凡是与妙音有关的事情,他都格外地上心,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说,他还真是个合适的人选。

    桓玄稍稍放下心来,客气地留他用膳,两人又交谈了许久。

    风度翩翩又身居高位的南郡公想要笼络住一个小侍药,自然是舌灿莲花,简单得很,直到夜里顾微才依依不舍地与他惜别。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