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亲君笧 第一百三十九章 后宫(四)

时间:2019-12-07作者:停不了的歌声

    自打知道张贵人将自己视作心腹大患之后,妙音便想着如何能破解这死局,趁皇帝去探望张贵人的时候派严女官和顾女官去告状正是她的安排。

    试问这世上,哪有吃了毒药却能无药自愈的人呢?

    这样的鬼话也就能骗骗皇帝这样沉迷于妙音的美色,才会被迷惑的人。

    但妙音的计策却并没有能达到预想的效果,两位女官回来之后把整件事情说了一遍,妙音这才明白,皇帝心中很有张贵人的位置,而皇后反而是那个不足为虑的泥菩萨。

    那日司马道子挑动着司马曜,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却无人能够喊冤。

    都已经沦落到这个地步了,若是还不能置仇人于死地,还怎么有脸活在这个世上?

    第一个障碍就是与自己不共戴天的张贵人,必须得除去她,不然皇帝随时可能被她哄了去。

    程姑姑到了李太妃那里的时候,妙音正殷情地替太妃按摩筋骨,丝毫没有避讳之意。

    李太妃与皇后向来不对付,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普通人家的婆婆都要给媳妇立规矩,而出身农家的李氏本就只是个太妃,不算是皇后的正经婆婆,身份上又差了皇后一大截,自然是底气不足,不能对她颐气指使,自然不会给她什么好脸色看。

    而皇后出身贵族世家,最重嫡庶之别,虽然李太妃是皇帝的亲母,也只是个庶妃,自然也不必太过于恭敬。又因为李太妃外貌粗鄙,出身低贱,皇后自持自己出身太原王氏这种大族,完全不屑与自己这所谓的婆婆亲近,两人关系自然是毫无丝毫情谊。

    因此李太妃见是皇后派来的人,便很不耐烦地说道:“又有什么事?皇后掌管着宫闱,居然也有事情要同我这毫无见识的老妪商议吗?”

    程姑姑连忙谦逊地说道:“不敢不敢,皇后娘娘关怀太妃的身体安康,因而遣老奴来问候。”

    李太妃冷淡地说道:“哀家没事,你可回去复命了。”

    程姑姑神色尴尬,便是稍有些常识的人,见此情况也该明白皇后是有事差遣她来的,而这“昆仑婢”丝毫不解风情,竟然直白地就要把自己赶走。

    李太妃名叫李陵容,曾经是宫中的一名纺织宫女,身材高而脸色黝黑,宫女们都取笑她,叫她“李昆仑”,意思就是“皮肤黝黑的人”。

    只是因为相士说她的儿子将贵不可言,先帝才宠幸她的。

    宫中诸人自是十分看不起她的出身,碍着她儿子是皇帝,只能善言相对,却从心底里十分鄙视她。

    程姑姑压下心中的不屑,陪笑道:“太妃娘娘凤体安康,皇后娘娘自然是十分欣慰。只是近日负责占卜的星士连连预言,说这后宫中至贵之人将会有厄,实在是不容小视,因而才遣老奴来问候。不知太妃有何不适或有何不安否?”

    星士,指的是以星命术为人推算命运的术士,三国时期的诸葛亮就是最善于观星之人,料事如神,不能不让人叹服。

    宫廷之中自是豢养了这样的奇人异士,为皇家测算吉凶,预示命运。

    李太妃是个很迷信的人,不然也不会相信妙音是什么“仙女”,她当然自认为自己是这后宫之中最为身份贵重之人,忙说道:“我没觉得有什么不适,便是肩上有些许酸痛,妙音仙师替我按摩后,也好了很多,其他便没什么特别的了。却不知那星士是怎么说的?”

    程姑姑信口开河道:“占卜的结果似是说贵人身边有人相冲,两位身份至贵之人在一起,犹如两颗空中最明亮的星星,若分开自然是分别光耀,若过于靠近,自然会有一颗更亮的压倒了另一颗的光芒,这也是那星士说的‘妨主”的意思。”

    李太妃立刻就想到了妙音,不高兴地问道:“难道仙姑在我身边反而妨碍了我的星运吗?”

    程姑姑忙道:“自然不是这个意思,不过既然太妃身边只有仙姑一位身份高贵的,不如先分开数日也好,皇后自是愿意为太妃分忧,将仙姑接去照顾,若皇后与仙姑相处并无相碍,再将仙姑送回给太妃不迟。”

    整个谈话过程中,妙音都在一边听着,并没有提出什么异议,此时见程姑姑这么说,太妃大有赞同之意,便笑着跪下说道:“妙音深得太妃厚爱,本该在您身侧朝夕服侍,只是若真的成了那妨主之人,便是妙音的罪过了,不如就如皇后娘娘所言,让奴婢先去昭阳宫数日,若确实无妨再来侍奉太妃也是使得的。”

    太妃欣慰地说道:“你这孩子实在是十分明理,只是去皇后那里,不免要委屈你了。”

    妙音笑道:“您说笑了,皇后娘娘母仪天下,我身份低贱,又怎会去触怒她,自是会好好侍奉她的。”

    太妃喜欢妙音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她的出身和自己一样低贱,一样受宫中诸人的冷眼,此时见她这么说,心软了很多,忙道:“过一阵我就把你接回来,你也别受那恶婆娘的气,有委屈就来找我,我自会为你做主。”

    这话说的,妙音不敢接话,只能连称“不敢”。

    程姑姑见自己这事果然办成了,不敢再节外生枝,连忙口称“带妙音仙师去拜见娘娘”,忙不迭地带着妙音告退,向昭阳宫走去。

    妙音的衣物自然不需要她亲自整理,自有她的女官打理。因此她趁四下无人便塞了个荷包给程姑姑,问道:“未知皇后娘娘唤奴婢所为何事?”

    程姑姑目不斜视,也不接她的礼,一字一句平平地说道:“仙师去了便知。”

    虽她话里是什么都没说,妙音却已然证实了自己的猜测,果然皇后是特意把她带回自己宫中的,并不是因什么星象之说而临时起意。

    刚踏入南殿,就见到皇后锦衣凤钗,正坐在凤座上出神,神情郁郁。

    妙音多乖觉的人,一见到脸色不好的皇后,立刻跪下行礼,痛哭流涕地说道:“多谢皇后娘娘相救,奴婢此生不敢忘怀娘娘的大恩,愿来生做牛做马供娘娘差遣。”

    王法慧没想到那么快就把人带回来了,又被她这架势吓了一跳,忙令人将她扶起来,问道:“仙师此是何意?”

    妙音一脸诚恳地说道:“奴婢低贱之身,却受两位至贵之人的垂怜,本该感激涕零,只是此事实在令人难以启齿,若不是娘娘相救,妙音不知尚能苟活几日,因而感念娘娘的盛恩,或不敢忘。”

    她说的很直白,又一脸真诚的感激之色,王法慧本打算等她来了先给她个下马威,现在见她这般伏低做小,反而不知道怎么下手,只能装作和蔼地对她笑道:“我本也担心妹妹是那妖媚无耻的品格,既然明白了妹妹的心性,自是会护着你,你就放心在我这住下来吧,若有什么人为难你,直接告诉接你来的程姑姑就行了。”

    妙音还是一脸诚惶诚恐地匍匐在地上,却轻轻地松了一口气。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