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亲君笧 第一百三十六章 后宫(一)

时间:2019-12-06作者:停不了的歌声

    消息传到昭阳宫,张贵人自是恨得咬碎了银牙,这小贱婢一跃成为仅次于皇后的夫人之位,三夫人中,名次还在自己之上,自己辛辛苦苦侍奉了皇帝那么多年,都没能挣到的位置,说封就封了。

    这样明晃晃地打脸,让自己这个许久没见皇帝的“皇帝宠妃”还怎么做人?

    她更奇怪的是,当初自己还没熬出头的时候,皇后可是不管不顾地打压自己。而现在,对这个小贱人居然不闻不问,只当不知道。

    这也太区别对待了,不由得她不郁闷。

    她问蔡女史道:“那小贱人身边的人,为何这般不知趣,当面答应得好好的,背地里却根本没有下手。”

    蔡女史心中有不好的预感,张贵人在宫中横行多年,从未有下达了命令下人敢不照做的,难道这宫中就要变天了?

    连这些小鱼小虾都开始站队,不愿听从张贵人的指示了。

    但此时张贵人情绪激动,还是不要去激怒她的好。

    蔡女史只能安慰她道:“许是没有好机会吧,娘娘放心,娘娘吩咐的事情,哪有人敢违背?想来不久之后就会有好消息了。”

    若不是蔡女史一直从旁劝慰,按照张贵人的性格,早就不管不顾地打上门去了,连皇帝都觉得纳闷,自家那头母老虎怎么改了性子,不再胡搅蛮缠了。

    妙音进宫的第五天,身上有些不适,不便侍奉皇帝。司马曜才终于想起了自己的宠妃张贵人,便带着一众内侍来到了昭阳宫。

    张贵人正在自己宫中来回踱步,一边恨恨地咒骂着那个“小贱人”,又口中鄙夷地骂着皇帝这个“田舍奴”,连皇帝都不会做,只会躲在女人裙子下掩耳盗铃。

    蔡女史眼尖,瞥到了屏风后皇帝黄褐色的衣角,连忙咳了一声,劝道:“娘娘,皇上心中还是有您的,不然也不会让您一个人住在北殿那么大的宫殿里了,这可是除了皇后,没人能有的待遇啊,说不定很快皇上就会来看您了。”

    张贵人没看到蔡女史使的眼色,听她说这话心里更冒火了,骂道:“我才不像那田舍奴一般小家子气,便是整个昭阳宫都给我住,我的地位还是不如皇后,有什么用?如今不知哪里来的小狐狸精都能位比夫人了,离那田舍奴抛弃我的日子还远吗?”

    这才是自己这位宠妃的真性情嘛,若是她装出一副贤惠样子,司马曜说不定还要浑身起寒战,他见张贵人气得脸色泛红,横眉冷对的样子别有一番风情,不由得往前踏了一步,笑着说道:“爱妃,你便是这般思念我的吗?”

    张贵人这才吓了一跳,怪嗔地白了蔡女史一眼,作出一副不高兴的样子来,故意说道:“陛下,臣妾还以为您早就忘记臣妾了呢。”

    司马曜拥着她的肩膀笑道:“这几日政务甚忙,我一得空便来看望你了,你也别使性子了,虽然你凶巴巴的样子也甚是可爱,不过我还是喜欢见你笑颜如花的样子。”

    张贵人能走到这个高位,对皇帝的心思也是十分了解,她此时见好就收,依偎在皇帝怀里,红着眼睛幽怨地对皇帝说道:“陛下,臣妾甚是思念你……”

    司马曜抱着她柔软的身体,两人曾是日夜厮守,寸步不离的。

    如今许久未见了,自是小别胜新婚。

    他看了看天色,犹豫了一下便还是抱着她朝内室走去。

    蔡女史还没来得及露出欣慰的脸色,却见两个宫女不管不顾地冲了进来,口中叫道:“娘娘救命!”

    司马曜被惊到了,停住了脚步,放下张贵人,问道:“怎么回事,为何这般大呼小叫的?”

    哪来的不懂事的小蹄子,坏我的好事!

    张贵人很不高兴地问道:“何事如此喧哗,宫规都不顾了嘛?”

    蔡女史却见那两个宫女正是侍奉妙音的两个女官,心里只觉不妙,呵斥道:“皇上在这里歇息呢,有什么话退出去同我说,惊扰了圣驾你们两个还要不要命了。”一边唤了张贵人殿内的嬷嬷来拉扯她们。

    这两人正是冲着皇帝来的,见蔡女史要赶走她们,连忙大声叫道:“皇上,皇上,妙音娘娘真乃仙人啊。”

    皇帝果然很感兴趣,挥手阻止了那几个婆子,问道:“出什么事了?”

    严女官嘴比较巧,她便抢先说道:“奴婢死罪,还请陛下恕奴婢之罪,奴婢才敢说。”

    司马曜心急听八卦,轻轻巧巧地便答应了,说道:“赦卿无罪,究竟是怎么了?”

    严女官呼出一口大气,竹筒倒豆子地把张贵人派蔡女史来,命令她二人毒害妙音的事情,一五一十都说了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连日期时辰何处见面都讲得十分详细,不由得人不信。

    张贵人连忙反驳道:“不要脸的贱婢,我何时吩咐你办这伤天害理的事了,为何这般信口雌黄冤枉我?”

    司马曜之前就听到张贵人咒骂妙音的话,觉得这事很可信,不去听她辩驳,而是关心地问道:“妙音仙师没事吧?”

    顾女官此时凄凄婉婉地说道:“我们做奴婢的,怎能违背主子的命令,蔡女史又说了,若是我们不做,自有别人来做,只是我们的性命也是难保的。我与严女官也是被吓怕了,便在妙音娘娘的茶水中下了少许药粉……”

    司马曜脸色发白,想起刚才自己都赦免了两人,不由得很生气,骂道:“你们俩怎么这般糊涂!”

    严女官连忙说道:“所以奴婢才说,幸而妙音娘娘真的是仙人,她喝了那茶水之后先是毫无异状,之后神色一变,似是痛苦难受的样子。然而她并未召太医,只是坐下盘膝运功作法,半盏茶的功夫后,奴婢只见两股一黑一白的云雾从她口中吐出,而娘娘神色平和,全然没有中毒的迹象。”

    顾女官补充道:“娘娘似乎还知道是我们下的手,对我们说,我们两个也是可怜人,因而不欲怪罪我们,只是奴婢两个自知得罪了仙人,又辜负了陛下的信任,便自行来请罪,今后奴婢二人必不敢对娘娘有任何违拗的,若是还有人要谋害娘娘,我们便是拼了性命也要护着娘娘,还请陛下恕我二人之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