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腹黑逆天大小姐 第995章要报仇

时间:2018-04-22作者:无风

    第995章 要报仇

    娄清灵一直知道这金钰镶一定是掌握了什么关于肖亦君的把柄,可是这金钰镶一直不肯说,如今,娄清灵到是来了劲儿了。

    金钰镶笑着说道:“这个肖亦君曾经我为我皇兄生过一个孩子。”

    “孩子!”娄清灵一下子微微颤抖了一下,“这孩子如今在什么地方?还活着吗?在你的手中?”

    娄清灵一口气问了出来,对于肖亦君,娄清灵有一种说不出的恨意。明明是一个从小维护自己长大的师姐,可是却在所有重要的事情上,这个师姐都是伤害她最深的人。

    断了她体力的灵根,毁了她的灵气,又在最危险的时候,将自己赶出了梅花宫。

    这一切的一切,娄清灵都等着机会要和这肖亦君好好算算账。

    如今听到这肖亦君竟然还有孩子,娄清灵的心中跳出了一个可怕的想法。她也要让这个孩子尝尝她曾经尝过的!她要让这个孩子也断了灵根,看着他痛不欲生,到是看看这个肖亦君到时候还能不能和平日里一样冷漠无情!

    娄清灵的眼神中透着冷酷的目光。

    这金钰镶看了一眼这娄清灵的表情,抬头又看了看裘云冥,只看到裘云冥也盯着娄清灵的表情。裘云冥什么都没有说,可是裘云冥的眼神中也裹着一种让人说不出的意味来。

    “这孩子如今不在我手中,这孩子也消失了四年,可是如今这孩子再次出现了!”

    “哦?”难道这孩子这些年都和肖亦君在一起,娄清灵仔细回忆着,梅花宫中没有见过陌生人的身影啊。

    “你别想了,我不觉得这孩子在梅花宫中,梅花宫中不收男弟子。”

    “是个男子。”娄清灵冷哼了一下。

    这是裘云冥到是看向了金钰镶,微微一笑,怪不得这几年,这小子竟然愿意躲到远处,把自己的孩子生出来了。

    皇室对于继承权看得很重要,向来,这金钰镶是想乘着宫中的人还不知道这金钰铭继承人存在之前,先让自己更有话语权。

    “你想怎么做?”裘云冥终于说话了。

    “找出这个孩子,然后,逼着肖亦君自断武功!”

    自断?裘云冥和娄清灵都有些吃惊,这个金钰镶竟然说的是自断,直接杀了不就万事大吉了吗?

    看到这两人的表情,金钰镶淡淡一笑:“你们以为肖亦君能这么容易就死掉?那你们也太小看梅花宫了,梅花宫这么多年都能躲起来,你们觉得肖亦君能够轻而易举地死掉吗?如果想要让肖亦君彻底无法翻盘,就要逼着肖亦君先自断灵气,然后我们再杀之。”

    如此才能一了百了。

    金钰镶的眼神中透出了几分冷漠来。

    裘云冥和娄清灵两个人都彼此看了看。

    “你是想利用这孩子来逼着肖亦君这么做?”娄清灵看着金钰镶,为何这个金钰镶能够知道这么多关于梅花宫的事情,甚至连她都不知道,可是这个金钰镶却能够知道?

    这时候裘云冥到是没有说什么,他明白这一切都应该是那个梅花宫老四告诉他的。

    裘云冥点头说道:“这孩子如今你有什么线索了吗?你的逼宫又是什么计划?”

    听到裘云冥这么问,这金钰镶也不去管娄清灵了,而是点头说道:“这孩子我已经派人暗中找了些时候了,但效果不好。这是这孩子的画像。”说完,金钰镶扔给了裘云冥和娄清灵一个画像。

    两个人打开,不由都皱了一下眉头。

    “怎么?你们见过?”金钰镶觉得这两个人的表情有些奇怪。

    娄清灵摇了摇头:“不确定,可是觉得有些眼熟。”娄清灵看向了裘云冥,此刻裘云冥的眼神中也透着几分疑惑,他也有这样的感觉,可是也不能确定,毕竟这个少年也没有什么特殊的,若真是见过,恐怕也就是匆匆一眼。

    “逼宫之事,必须严密!所以不能轻举妄动,等我部署好了,自然会来找你们!不过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将梅花宫的势力解决,不然到时候,这梅花宫一定会来守护皇族的。梅花宫应该也明白,如今你们三方面的势力是相当的,如果皇宫的势力消失了,你们下一个目标就该是他们了。”

    裘云冥点头说道:“不用你来提醒我,我该帮你,逼宫的事情我自然会去配合的。梅花宫留着早晚也是后患,这个少年,我也会让玄机宫的人去找的。”

    “可是千万不要显露了这少年的身份。所以这才是我来找你们的真正原因,如果我堂而皇之地找起来,必然会引起肖亦君的注意,如今,肖亦君只知道他的儿子还活着,但是并不知道他儿子到底是谁。”

    “放心,我明白。”裘云冥点了点头。

    而一旁的娄清灵到是笑了,这么有意思?自己这个大师姐竟然不知道自己的儿子长成什么样?一股报仇的情绪出现在了娄清灵的心中,太好了,这个少年落到了她的手中,该多有意思啊。

    娄清灵笑着站在原地,嘴角的笑容越来越深。

    这时候,这金钰镶终于离开了。

    娄清灵抬头看向了裘云冥:“这金钰镶到底有什么本事儿,知道这么多梅花宫的事情。”

    裘云冥看了一眼娄清灵:“梅花宫中有一个老人在他的身边。”

    “谁?”娄清灵一惊。

    “你觉得梅花宫中如今还能有谁?”

    “四师姐!”娄清灵整个人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难道这女人还活着?还有这样的本事,知道这么多事情?这个四师姐真的是他们几个师姐妹中最深藏不漏的,而且也是最能忍的,这么多年,她都变成了那个样子,竟然她能一直隐身在雾林之中,甚至如今还和金钰镶勾搭在了一起。

    娄清灵站在原地,突然觉得自己恐怕是几个师姐妹中最傻的那一个吧。

    这时候娄清灵不禁有些怀疑了。当年那场火到底因什么而起?当年那场火四师姐可是也没有死啊!

    娄清灵的眼神中透着几分疑惑。

    这时候,一直躲在暗处的靳一豪和圣女两个人也走了出来。

    靳一豪看着裘云冥:“你这么好心,竟然会这么痛快答应了这个金钰镶,甚至也不需要他给你一个口头的许诺?”

    裘云冥笑着说道:“不需要,如果不这样,我玄机宫的弟子突然一下四处去打探你们想要的东西,恐怕也不妥。”

    靳一豪笑了,这裘云冥的脑子转的可真是快。

    “行,咱们去一个安静的地方,我们来好好和你们说说,我们想要什么吧!我相信这个东西,你们俩都会感兴趣的。”

    “哦?”裘云冥的眼睛微微一眯。

    “这东西不仅我们凤眼妖族的人想要,对你们真修界的人也是很有用处的!你应该知道,当真修界的灵气碰到外界能量的时候,就会形成灵气战衣,可是这灵气战衣到底能有多强?就取决与你这外界的能量有多强。”

    靳一豪这么一说,这裘云冥立刻就明白了,一旁的娄清灵也感起兴趣来。

    “走吧。”裘云冥带着靳一豪和圣女还有娄清灵就朝着后院安静的地方走去。

    *

    梅花宫中,已经四年来没有人住过了,梅花宫中的人这几天都在整理打扫。

    肖亦君走进梅花宫大厅,就看到金钰铭站在那里,又是四年未见了,这男人更加清瘦,看来他的病一直都没有好过。

    金钰铭转身,一双眼睛紧紧看着肖亦君,那天大典之上匆匆一瞥,他的心就再也没有离开过这女人。金钰铭知道,肖亦君一直在他的心中,别说是这四年了,这十几年来,她都是唯一。

    肖亦君一步一步朝前走去,两个人的眼睛互相盯着。

    “这四年来,我都盯着我那小弟,可是从来没有见过任何和咱们儿子一样大的少年在他身边,或者在他部下的身边出现过。”

    肖亦君点点头:“是。”

    “你找到儿子了?”金钰铭瞬间无法呼吸,急迫地问道。对于这个孩子他充满了愧疚,他从来没有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

    肖亦君看着金钰铭摇了摇头:“不是,但是我用灵气感应了金钰镶的王府,儿子不在他那里。”

    金钰铭舒了口气,可是与此同时却也担忧着,儿子到底在什么地方?

    “如今,是非常时期,你不应该来我的梅花宫。恐怕这个金钰镶时刻都盯着你在皇宫中的一举一动,太后更加盯着。”

    金钰铭淡淡说道:“如今我的皇位并不是金钰镶随随便便能撼动的。所以我担心。”

    肖亦君眉头一皱。

    “我担心,他会从儿子下手。”

    肖亦君的心头一紧,但是转而,肖亦君的慢慢吐了口气,冷静地说道:“这四年来,我已经想通了。这孩子我亏欠的太多,一切造化都只能看他自己了。我可能要成为那种最狠心的母亲了,但是我绝不能因为他而向金钰镶甚至任何人低头的。”

    说到这里,肖亦君眼中略微有些发红地看着金钰铭:“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金钰铭皱着眉头还没有说话的时候。

    华儿走进来高兴说道:“宫主,您看谁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