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腹黑逆天大小姐 第991章疑心起

时间:2018-04-22作者:无风

    第991章 疑心起

    这男子看着手中的密令,这时候一旁的吴天很是吃惊,他就站在这男人的身边,什么人都没有来过,怎么会这男人突然一下手中就有了命令?

    可是此刻,吴天不敢说话。

    这男人看了看密令然后说道:“我现在要进宫,你给我盯着点,最好尽快找出这月老还有那个什么白绝的下落。”

    “是!”吴天连连点头,恭送面前的男人离开。

    吴天皱了皱眉头,他一向看人很准,这个白绝即便不是白家的人,必然也肯定是什么重要的人物!绝不可能看走了眼。

    这时候,这男子已经走进了宫中,此刻,天都还没有亮,这男人心中也有些诧异,为何王要把他召集回来,就在这时候,这男人才发现,自己的属下司徒马已经被捆绑跪在了那里。

    男子不由皱了一下眉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今天宫中有人闯了进来。”此刻,靳又鸣的声音透着阴冷,男子不由微微一皱眉头。

    此刻这个司徒马简直闹心死了,那个小骗子再也没有出现过,本来没有军阶牌他心中就有些发慌,碰巧自己当班的时候,宫中还出了这样的事儿,活生生被抓了一个现行。

    男子看着司徒马,抬头看着靳又鸣,还没有张口,靳又鸣冷笑着说道:“你的属下将领的军阶牌都能丢,还有什么不能丢的?这样的废物,朕还敢让他来看守朕的皇宫?”

    靳又鸣的话音刚落,瞬间这男人的心就咯噔了一下,本想为自己的属下求情的话硬生生吞了下去。

    男子抬头看向了靳又鸣:“军阶牌如同军人的性命,既然这小子丢了,那么就听凭王的处置吧。”

    司徒马跪在那里,此刻心里已经明白了,自己肯定是要死了。不过即便如此,他也不敢说出那个小骗子,若是被王知道,自己的军阶牌是这么丢的,恐怕罪更大了。他竟然带着一个小骗子去了圣女泉,那可是要灭九族的罪,如今最多也只是自己项上人头不保,至少自己的家人还能活下去。

    虽然司徒马这么想,可是靳又鸣却冷冷笑了笑说道:“朕到是更加好奇,这个司徒马的军阶牌怎么能弄丢的?”靳又鸣一双眼睛透着几分精明。

    这时候,这司徒马跪在那里略有些发抖。

    一旁的男子看向了司徒马:“若是想要保住自己的性命,还不赶紧说!”

    听到自己的上司也开口了,司徒马明白如果今天不给他们一个交代,恐怕死都死不好。

    司徒马跪在那里,此刻心里自己盘算着,然后抬起头说道:“是罪臣贪图赌博,一时在赌坊里没有注意,竟让人摸去了军阶牌,本来以为是有人想要敲诈罪臣一笔,不久就会有消息,可惜却一直没有等到任何人来找罪臣,罪臣本来也想要来报告上官大人的,但是心有侥幸,不想最终还是被圣上发现了。”

    靳又鸣眯起了眼睛看着跪在那里的司徒马,转而看向了这个上官大人,挑了挑眉头。这靳又鸣的意思很是明显了,就想问问,这上官杰信不信这样的屁话,可是谁知道这上官杰反而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你是什么时候去的赌坊?”

    本来司徒马以为自己死定了,却没有想到自己的上司竟然问了自己这么一个问题,瞬间司徒马就在心中燃起了几分希望。

    难道这其中能有什么生机?

    司徒马也不敢说太久,便赶紧说道:“就是在这数十日内,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狗人顺走了罪将的军阶牌。”

    这时候,上官杰抬头看了看靳又鸣,好似有话想要和靳又鸣说。

    靳又鸣冷声说道:“先将这个狗东西给朕关押在天牢,没有朕的吩咐任何人都不许见!”

    瞬间,就有人走了上去,立刻将这司徒马拖了下去。打入天牢,这司徒马仿佛做梦一般,本以为今天晚上这场闹剧,自己必死无疑了。

    这司徒马被拖下去后,这靳又鸣才看着上官杰说道:“有什么话就说吧。”

    “王,不知道为何,今天晚上您突然想要检查者司徒马的军阶?如果臣没有猜错是不是有人闯入了宫中,可是王却没有找到人。”

    靳又鸣看着上官杰点了点头。上官杰是靳又鸣为数不多的信任的几个人之一。

    上官杰立刻脸上透着几分好似明白的意味说道:“皇上,您还记得前几日臣和您说的事情吗?”

    “京城之中来的那个姓白的夫妇?”

    上官杰点点头:“这几个人很奇怪。他们消失,月老也消失,他们出现月老也出现。如今,月老彻底没有了行踪,而这几个人也没有了!”

    靳又鸣微微眯了眯眼睛:“这几个人和这军阶又和关联?”

    “这几日里,这几个人出现的时候,就住在赌坊之中。”上官杰点到为止。

    靳又鸣立刻明白了上官杰的意思:“你的意思是,这几个人也许和这件事情有关?”

    “能随意进出皇宫却不被发现,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这些人手中有什么东西,可以自由进出皇宫却不被人怀疑。”

    靳又鸣微微眼睛一眯,这上官杰分析的很有道理。

    “皇上,臣倒不是袒护自己的属下,但是臣觉得,这司徒马不能杀。如果杀了,若真是有心这么做的人,必然知道,他们手中的军阶已经没有用了!如果什么事儿都没有,那么如果这事儿是真的,这些人还会这么做。”

    靳又鸣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沉默了起来。

    这上官杰的分析很有道理。一个司徒马活与死,对他来说都没有任何区别,可是如果真是有人有心这么做的话,那么这件事情就值得推敲了。

    “如今那个姓白的人,就完全失去了消息?朕如果没有记错,你好似是说,这人并没有凤眼妖族的能量。”

    “这件事情,臣已经亲自确认过。就是在那天护送王去圣女泉的早上。”

    “怪不得你来晚了。”靳又鸣记得这事儿。

    “但是皇上,没有凤眼妖族的级别,并不代表这男人没有本事儿!”

    “朕不是给你权限去查白家人的情况了吗?”

    “正是如此,臣才更加怀疑这个人,这人不在白家家谱之中,甚至,他就没有正面回答过自己是不是白家的炼丹师,而是说了一些模棱两口的话语,更主要的是,这人的武功绝不弱,他的内功,虽然不是凤眼妖族的**师能量,可是绝对也是一个高手!”

    靳又鸣瞬间站了起来。

    “今天在朕的后宫中的人,武功肯定也不弱,到是朕没有察觉出任何**师能量。如今在凤眼妖族中,除了那个月老,恐怕没有什么**师的能量是朕察觉不出来的。”

    说到这里,上官杰和靳又鸣两个人对视。更加觉得,今天晚上这后宫闯进来的人,肯定和这个姓白的小子有关。

    “皇上,这人来到后宫目的是什么?”上官杰问道。

    一提到这个目的,靳又鸣的脸色更加是沉了下来,这时候,这靳又鸣不得不考虑考虑这个姓白的人了。

    “这个人出现的地方,就是朕现在关着那个小丫头的地方。”

    “这人知道了这小丫头的来历?”

    上官杰的疑问让靳又鸣也不由得愣了一下。

    “不过这人恐怕应该不是外族人,如果不是外族人,臣倒觉得也许是个巧合。如今凤眼妖族中应该没有人知道这小丫头到底是个什么来历。”

    “你如何判断这姓白的不是外族人?这一次朕亲自去了真修界的妖洞中,朕觉得,如果有外族人从这妖洞中进出凤眼妖族,也是极有可能的!”

    “虽然这个可能是有的。可是一个外族人身边不可能有两个有**师等级的凤眼妖族的人。而且那个女的还愿意成为一个外族人的妻子。”

    上官杰摇了摇头。

    “这女人确定有凤眼妖族的能量?”如果这么说来,还真不好说,如今外族人掌握凤眼妖族能量的人数,靳又鸣还是挺有把握。

    “皇上会不会是那个人?”这时候上官杰也不知道为何自己会有这样的怀疑?

    “你是指卫青岚?”

    上官杰点了点头。

    靳又鸣想了想,又摇了摇头:“即便这个女人的体质适合我们凤眼妖族的能量,可是朕在阿修罗界也是会过这女人的,完全没有咱们凤眼妖族的能量。即便是如今,恐怕她也没有这个契机能学会。更主要的是,如果是这卫青岚,那么她来到了凤眼妖族,怎么可能不来找她的母亲和祖父?”

    “会不会她也不知道自己的祖父和母亲在王您的手里?”

    “不知道她祖父还有可能,可是她的母亲,这女人必然知道的!”靳又鸣还是觉得这卫青岚不可能有这么大的本事儿。

    “王,恐怕咱们不得不防啊。”

    靳又鸣抬起头来看着上官杰:“这个司徒马就交给你了,死罪免了,活罪你看着来吧。不过官位就保留下来了,别让外人看出端倪来。”

    “是!”

    “如果想知道这卫青岚他们在不在凤眼妖族,有一个极好的办法。”这时候这靳又鸣冷冷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