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腹黑逆天大小姐 第962章 金暖

时间:2018-04-22作者:无风

    第962章 金暖

    太后正诧异中,突然一个奶娃的声音甜甜地喊了出来:“皇奶奶。”一个小奶娃颠颠地跑了进来,约莫两三的样子。

    太后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这镶儿离开京城至今,也不过才三年,这奶娃莫非是他离开不久就有的孩子?

    小奶娃一下子就抱住了太后的腿,眼睛里闪动着小星光一般,看着太后,太后微微吸了口气,毕竟这孩子是她的第一个孙儿啊。

    太后转身就把这奶娃抱在了怀中,欢喜的不得了。

    皇族如何才能继承下去,唯有子子孙孙啊,太后这些年来都是期盼着皇上能早日有一个皇儿,可惜了,一直就没有。

    如今,这小奶娃在手,太后的心中都是悸动。

    “不孝子参见母后,这么多年来,也没有在母后身边照顾。”金钰镶再次出现,跪在了太后的面前。

    太后抬头看了看自己这个儿子,如今,小孙子在怀里,曾经和这金钰镶之间的小猜疑也瞬间都过去了。

    太后叹了口气:“你这孩子,你家王妃都有了身孕,你还将她带走了。”

    真王看着太后笑了笑:“母后。”金钰镶并没有起身。

    太后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这小子为何不肯起来,莫非还有什么事儿?

    金钰镶看着太后:“这孩子并非王妃给儿臣生的。”

    太后眉头一皱:“那是谁?”太后心里突然有一种非常不舒服的感觉。

    “禀告母后,儿臣有罪。”金钰镶还是跪在那里。

    太后的表情越来越紧:“既然知道有罪,就说出来吧。看在小孙子的份上,哀家也不能拿你们怎么样,不是吗?”

    太后的脸色极为难堪。

    “这孩子是含雨与儿臣的孩子。母后千万不要怪罪含雨,都是儿臣一时之间酒后造下的孽。”

    太后眉宇之间露出了几分冷笑,但是,也不再说什么。

    正巧这个时候,金钰铭走了进来,已经在院子里都听到了一切,抬头就看到自己母后怀中抱着的小奶娃。金钰铭淡淡一笑,就说当年这金钰镶怎么舍得离开的?

    原来这是要把自己的孩子生出来。

    金钰铭抬头和袁嬷嬷互相对视了一下,但是很快就移开了眼睛。嬷嬷说得对,看来孩子才是最重要的。金钰镶知道他早有皇嗣在外,而且如今已然成年,故而他要尽快拥有自己的孩子。

    金钰铭给太后行了礼,坐在了一旁,心里暗自想着,也许嬷嬷猜测的不错,金钰镶可能真的不知道自己的皇儿到底在什么地方,外加上,这个皇弟肯定也以为他并不知道有这个孩子的存在,故而这几年,先去把自己的孩子生了下来,想要做别的打算。

    一时之间,太后的寝宫之中很安静,金钰镶还是跪在了那里。

    “母后。”一旁的金钰铭轻声说道,“皇弟也跪了半天了。”

    太后这才看了看金钰镶点了点头说道:“罢了,孩子都有了,哀家又能怪你什么呢?”

    金钰镶这才站了起来。

    刚刚一站起来,那小奶娃极为聪明的在太后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太后微微一愣,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小奶娃,小奶娃对着太后就是甜甜地笑:“皇奶奶。父亲大人每天都在暖儿面前说皇奶奶是世上最好的奶奶。”

    奶声奶气,抑扬顿挫的小声音。

    太后不由笑了笑了,心中倒也挺欢喜的。

    “暖儿?”太后不由挑眉问道。

    “嗯,皇孙儿的名字叫做,金暖,父亲说,这是让我温暖他人的意思。”

    太后看了看一眼金钰镶,金钰镶依然笑着站在那里。

    太后脸上的戾气也渐渐消失,毕竟这是自己第一个的孙儿,她又能指责些什么呢?太后看着自己的儿子,不由心中无奈了,这个镶儿也真是聪明的,如果当年让她知道,他竟然和含雨有了什么,必然会将含雨打死的,可是如今,一切都已经成了定局。

    太后抱了两下,看了看袁嬷嬷,袁嬷嬷立刻明白,将小暖儿给接了过来,抱在了太后的身边。

    “行了,难得回来,都留在哀家的宫中吃个饭吧,这么多年来,咱们母子三人也好久没有一起用膳了。”

    金钰铭和金钰镶两个人一起拱手说道:“是。”

    两兄弟抬起头互相看了看,眼神中太多意思,彼此都没有说太多的话。

    “大典又要开始了?”金钰镶有些吃惊。

    太后看不出这小子到底是真不知道还是在装傻,虽然这次回来,金钰镶带着一个小娃儿让自己心中大喜,可是太后也有自己的担忧,无形之中,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自己这个小儿子好似更加深了!她说不上来,只觉得这小子好似内心里有了更多的东西了。

    母子连心。

    尤其,这镶儿体内还有当年自己为了弥补他,而给他的灵根。太后如今的灵气太差,她无法感应出来,可是却说不上来,只觉得眼前这个镶儿,如今更加厉害了。

    “既然皇弟回来了,母后,不妨让皇弟帮忙一起来筹备这次大典吧。”一旁的金钰铭说道。

    太后看了看自己这个大儿子,内心不由微微一沉,这个大儿子还是如此的单纯啊!大典如此重要的东西,这小子竟然要让镶儿来帮他,到底这个大儿子是有多么的愚笨?

    三年了,这两个儿子为何还是没有变化。一个老实简单,一个却心机深沉。

    “不用了,多谢大哥。”谁知道这时,金钰镶却自己说话了。

    听到金钰镶的话语,就连太后都愣了一下。

    金钰镶笑着说道:“暖儿这孩子身体不太好,需要人时时照顾,有了自己的孩子,才知道什么叫做父爱和母爱。”

    说到这里,金钰镶抬头看了一眼太后。

    转而,金钰镶继续说道:“虽然王府中很多人都能照看着孩子,可是我还是不放心,一刻看不到这孩子,心中就担心不已。多谢皇兄好意。”

    此刻,天色已晚,这金暖已经在一旁的榻子上睡熟了。

    “这孩子身体有什么毛病?”果然,太后一听金钰镶这么说,立刻问道。

    金钰镶笑着说道:“母后放心,当年生暖儿的时候,含雨正好生病了,又在路上,耽搁了一下,所以暖儿生下来的时候身体虚了些,好在在路上的时候得到一个高人指点,给暖儿看了一些药,到是有用,可是暖儿这小东西,身边总要有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是自己儿子的原因,每次看到这小东西,心中就是放心不下,所以每天都想跟着这小东西在一起。”

    说到这里,金钰镶脸色微微变了一下,抬头看向了太后,伸出了手,握住了太后的手。

    “母后,这么多年,您拉扯我们兄弟长大,您辛苦了!一直不懂,如今到是心中有愧的很啊。”

    太后眉头微微一皱。

    金钰镶嘴角微微翘了翘,站起身来:“天色不早了,儿臣抱着暖儿先回去了。”

    说着,金钰镶抱起自己的儿子,和太后和金钰铭两个人福了福身子,大步就离开了。好似今天他来就是为了和自己的母亲和大哥请个安来的。

    金钰铭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看了一眼自己的母后。

    太后此刻也突然不知道可以说些什么好了。

    镶儿难道真的什么都放下了?

    太后摇了摇头,转而看向了金钰铭:“这大典的事情,你操持地如何了?需要别人帮忙吗?”

    金钰铭笑着说道:“母后放心,一切都是按照母后的要求来办的。倒也不需要别人帮手,只不过儿臣刚刚看小弟回来了,怕他闲着没事儿做,故而,想说,他想不想一起参加。”

    太后点点头。

    “行了,你也下去休息吧。”

    金钰铭站起身来,行了礼,就准备出去。

    突然太后喊道:“铭儿。”

    金钰铭停住了脚步。

    “铭儿,你是真修界的皇上,如果你一直如此没有子嗣,你的皇位要传给谁?母后知道,你心中一直爱着那个丫头。唉!事到如今了,哀家也老咯。”

    太后的话说的让人很是奇怪,这话什么意思?

    太后看了看袁嬷嬷说道:“嬷嬷,你帮着哀家送送皇上。”

    袁嬷嬷点点头:“是。”

    袁嬷嬷和金钰铭两个人刚刚走出太后的寝宫,皇上就看着袁嬷嬷说道:“嬷嬷,母后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她接受亦君了?”

    金钰铭有些颤抖。

    袁嬷嬷摇了摇头:“估计想要太后放弃对梅花宫的恨没有那么容易。但是,如今太后恐怕更怕玄机宫。”

    金钰铭立刻就明白了过来,嘴角微微一笑,这还真是自己的母后啊。

    “皇上,这次大典很危险,您一定要记住老奴的话,一定要小心。”

    金钰铭点头:“朕明白了,这么多年,多谢嬷嬷了。”

    袁嬷嬷笑了笑,拍了拍皇上的手:“老奴先回去伺候太后了。”

    皇上转身就走进了自己的御书房。rozu

    袁嬷嬷走在后花园中,本也没事儿,这里自己再熟悉不过了,突然一道鬼魅一般的人影飘过,袁嬷嬷站住脚:“什么人?”

    半天没有声音,袁嬷嬷不由心中有几分担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