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腹黑逆天大小姐 第892章 如此母子

时间:2018-04-22作者:无风

    第892章 如此母子

    “镶儿,赶紧坐,你这些日子到是很少来哀家寝宫给哀家请安啊!莫不是,和你那个真王妃最近关系融洽?”说到这里这太后笑了笑,看了看真王,眼神中充满了对小儿子的宠溺,“这几日也没有见那丫头来给哀家诉苦,莫不是,你们这夫妇关系有了改善?”

    真王淡淡一笑:“母后,儿臣那个王妃都被您宠坏了!来找您诉苦也是因为您搭理她!”边说,这真王就坐到了一旁,和这太后之间说说笑笑,很是热闹。

    此刻这作为皇上的金钰铭到是被凉在了一旁,金钰铭的眼神中透着几分淡淡的冷漠,不过,很快这眼神就被他影藏了下去。

    这时候,一个俏丽女子走了进来,跪在了太后的面前。

    此女子不是别人就是刚刚在校场上的女官:“含雨见过太后,皇上,真王。”

    太后眉宇间的慈祥微微淡下去了些,看向了这地上的女官:“含雨,你怎么这快就回来了。起来回话把!”

    “是!”此女官站了起来,看向了太后,“太后,这校场梅花桩上的彩幡被人夺了。”

    “夺了就夺了呗,又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你这孩子也不要如此在意,本来这彩幡设置就是让人夺取的,你就算是有阻拦的任务,但是也不过是加大难度,并不算什么。这人若是能跳上这十六根梅花桩,倒也算是有些本事儿。你输就输了,不要挂怀。哀家不会责怪你的。”

    “太后此人是一跃而上第十六根梅花桩,并不是一个一个跳上的。”含雨的话音刚落,瞬间太后和金钰铭两个人的脸色都沉了下来,竟然出现这样的高手。

    太后看向了含雨:“查!可知道这人是什么人?”

    “此人取走彩幡后,奴婢就已经让人跟踪去了,刚刚得到消息,故而才进宫来禀告。”含雨的神情更显严肃。

    太后一看这表现,声音低沉了下去:“有什么话就说吧,哀家不会怪罪于你。”

    “太后,这对夫妇,最后去了梅花宫在京城别院!”

    梅花宫三个字一出,太后和皇上的表情再次发生了变化。

    太后冷眼看了看皇上,转而又对着面前的含雨说道:“听说,这一次,那个女人也来了?”

    含雨对着太后点了点头:“是!已经去打探了,确定了,她也来了。”

    啪的一声,太后狠狠拍在了案子上,哐当一声,案子上的紫玉茶杯就掉在了地上,摔碎了,足见太后的怒气。

    含雨瞬间又跪下了。

    “含雨,你下去吧,哀家说了,不会怪罪于你,这两天你好好盯着梅花宫的人!”

    “是!”含雨立刻退下去了。

    太后看了一眼一旁的嬷嬷,一旁的嬷嬷立刻非常明白地,将身边的宫女都带了出去,寝宫之中只剩下金钰铭和金钰镶两兄弟。

    太后声音清冷地说道:“皇上,这事儿,您可知道?”

    太后立刻怀疑起皇上。

    金钰铭脸色本就因病很不好看,如今,更加苍白了几分:“母后什么时候知道的,儿臣就也什么时候知道。儿臣并不知道她也来了,也不知道这对夫妇是什么人。”

    太后冷笑了一下。

    “那这个肖亦君这次到底是什么意思!竟然还派她手下的人抢走了哀家的彩幡,而且如此的身手,怎么这是要给哀家示威?告诉哀家,她有多大的本事儿?”

    太后的眉头挑起,整个人处于暴怒之中。

    金钰铭已经不敢在说什么了。说下去,没有什么好结果,如果他帮助肖亦君说话,那么自己的母后只会更恨肖亦君,而他如果不帮着肖亦君说话,立刻他这个母后就会说他没用,这么多年了,也没有将梅花宫治服。

    金钰铭不由地皱一下眉头。

    只可惜,金钰铭即便不说话,一旁的太后也还是说了起来:“皇上,你继位也有十年有余了!这梅花宫如今越渐难以管束,甚至什么人来了京城,你一个当皇上的都不知道!这个皇位交于你,哀家真是不放心。”

    金钰铭的心中不由默默冷笑了一下,又来了。

    此刻,一旁金钰镶到是微微一笑:“母后,这事儿您也不要责怪皇兄。皇兄每天日理万机,自然是不知道那么多事儿。不过,这对夫妇儿臣倒是知道。”

    “哦?”立刻太后连表情都变了,“快,镶儿,与母后说说。”

    金钰铭抬眼看了看自己的这个弟弟,心中冷笑,这个小子原来进宫前就做好一切准备了。突然一下,金钰铭的心中咯噔了一下。

    自己你这个弟弟是如何这么了解梅花宫中的人?难道亦君她因爱成恨选择了自己这个弟弟?

    金钰铭的心里不由微微颤抖了一下。

    这时候真王已经开始说话了:“母后,这对夫妇,不是咱们真修界的人,闯进真修界,如今只不过是暂住在梅花宫中,据儿臣打探,这对夫妇如今也不听从这肖亦君的话。不过也正常,这肖亦君不过就是梅花宫的宫主,就是咱们真修界的人都不把她放在眼中,别说从外界而来的人了。”

    这话说的,太后极为爱听,眼神中又开始充满了欢喜看着自己这个儿子。

    “这镶儿说的就是有道理!这肖亦君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除了梅花宫那个不听话的老宫主,当年非要和哀家作对,立了这肖亦君为大宫主,还有谁喜欢这个肖亦君的?”

    说到这里,太后故意看了一眼皇上。

    皇上默不作声,坐在一旁,任由太后怎么去说。

    “母后,不妨这件事情就交给儿臣来做吧!儿臣也对这对夫妇感兴趣,尤其这男人能一步跃上最高的梅花桩,这轻功可是了得啊!若是能为我们所用,岂不是更不用害怕玄机宫和梅花宫了?”

    这金钰镶这么一说,这太后的眼睛到是一亮。如果这对夫妇真的和肖亦君无关,到是可以一用啊!

    太后点了点头:“准了,这件事情,就交给镶儿来办把。你若是觉得合适,大可请到宫中来,哀家愿意见见他们。”

    “如果母后想见,那么儿臣现在就去办去。您可是咱们真修界最大的人物了,见您恐怕这对夫妇求之不得吧!”

    “哈哈哈!”刚刚还生气的太后立刻被自己这个小儿子逗得哈哈大笑起来。

    太后站了起来:“镶儿啊,许久你都没有入宫,这后花园中的牡丹都开了,来,你赔母后去看看。”

    “是!”金钰镶立刻起身,走了上去搀扶太后走了出去。

    堂堂一国之君的金钰铭被活活晾在了那里,金钰铭深吸一口气,他心中有数,自己这个母后没有喊自己一起去赏花,若是硬要跟着,自己这个母后又要生气了。

    直到太后走远,不见了踪影,金钰铭才走了出去。刚一走进去,刚刚的袁嬷嬷就走了出来,脸上笑呵呵地看着金钰铭。

    袁嬷嬷走到了皇上的身边:“皇上慢走,老奴送送您。”

    金钰铭心中一暖:“不用了,省的嬷嬷辛苦。”

    袁嬷嬷笑着说道:“嬷嬷不辛苦。”

    袁嬷嬷走在金钰铭的身边,金钰铭突然一下鼻子竟有些发酸,唉,自己这个皇上当的,仿佛还未长大。每次见到自己的母后,都有一种还是孩提时候的感觉,那时候,自己就常被教训,若不是有袁嬷嬷为自己挡着,恐怕,他早就没这个命当什么皇上了。

    “皇上啊!十根手指还有长短,更何况亲生骨肉之间了。”袁嬷嬷知道皇上心中的苦楚。

    金钰铭看了一眼袁嬷嬷,点了点头:“嬷嬷放心,朕心中明白。”

    袁嬷嬷看着金钰铭也叹了口气:“皇上也莫要觉得难过。皇上恐怕不能理解生孩子这事儿,当年吧,生您的时候,太后和先皇关系比较紧张,生的时候又大出血差点出事儿。您从小,太后对您寄予了比较大的希望,故而对您严苛了点。可是太后生真王的时候,先皇又开始宠信太后,生的时候又很顺利,生完后,先皇干脆就将当时的皇贵妃打入了冷宫,从此太后的后位坐的更加的稳当。人嘛,都讲究一个缘分,您也别生气,就当这真王和太后之间更有缘分吧。”

    金钰铭淡淡一笑:“嬷嬷的心意,朕明白。朕也知道,太后也是爱朕的,但是,每一次朕都是那个被别人拿来要挟她的人。这一辈子朕这个母后最恨的就是别人要挟她,故而,朕也知道,母后对朕的心情很复杂。”

    袁嬷嬷再次温柔一笑:“皇上是个明白人儿,到是老奴多嘴了。”rbek

    皇上看向了袁嬷嬷:“不,朕心中一直感激嬷嬷!从小幸亏有嬷嬷了。”

    袁嬷嬷淡淡一笑,福了福身子:“那老奴就送皇上到这儿了,皇上去忙吧,待会儿老奴就告诉太后,皇上回御书房处理公务去了。”

    皇上点点头,却赫然发现,他们俩如今站在出宫的城门不远处。

    皇上笑着摇了摇头,这世上,这袁嬷嬷竟然比自己的亲生母后还要了解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