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902章 最痛不过生死别离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好……好……好… …"

    叶淮彦连着说了三个好字,眼角有泪垂下。

    他对传宗接代没什么执念,只是想着他和江蔓的血脉要断了,多少有些不舍。

    而且他没了,以后就没人陪江蔓了。

    让这孩子代替他陪着江蔓也是好的。

    "晴……"

    叶淮彦嘴唇蠕动一下,艰难的吐出一个字。

    "叶晴是吗?晴天的晴?"

    苏鸾忍着泪问。

    叶淮彦闭了一下眼睛表示正确。

    雨过天晴。

    总有一天小绵的病会好,帝天和路家这两尊压在苏鸾他们头上的大石头也会被搬开。

    总有一天会雨过天晴的。

    这个名字他想了很久,只是以前没定下来,后来生病的时候琢磨了几天,觉得一家人最重要的是平平安安。

    再大的富贵也抵不过一世平安。

    只是苏鸾和慕遇城没提过让他取名,他也不好参和。

    谁家父母不希望亲自给自己孩子取名?

    今天苏鸾他们不但让他取名,还让孩子冠以叶姓,由不得他不开心。

    "好,小绵的名字就这么定了。"

    苏鸾抱着女儿,回头看看慕遇城。

    慕遇城轻轻勾起唇角,递过来一个温柔的眼神。

    "你……很好……"

    叶淮彦抬起眼皮看着慕遇城,吃力的又说出三个字。

    慕遇城对苏鸾的宠谁都看在眼里。

    把女儿托付给慕遇城,他很放心。

    "爸,我会照顾好他们。还有,一直没告诉你们,鸾鸾又怀孕了,已经两个月了。"

    在最后,慕遇城还是决定把这个消息告诉他。

    叶淮彦眸光微亮,眼底欣慰之色更浓。

    "爸,那我们先出去了,让我妈进来陪陪您。"

    苏鸾站起来。

    或许是感觉到了什么,小绵动了动,不安的哼唧了两声。

    苏鸾轻拍她后背,等她睡安稳了才和慕遇城相携走出去。

    一群人在外面等着,谁也没说话。

    江蔓自始至终都是微微笑着,连脚步都显得闲庭信步一般沉缓。

    房门在她身后关上,大家都在等着。

    这种心情没有经历过死亡的人很难体会到。

    那种焦灼的等待,面对亲人生命的流逝能做的只有等待,等着他一点点的变凉,等着那熟悉的容颜逐渐衰败,等着那个熟悉的人变成一杯黄土,在所有人的生命里失去踪迹,在记忆里逐渐褪色。

    天快黑的时候,小绵醒了,一直哭闹不休。

    实在没办法,苏鸾就把她交给童姨先带回去。

    小绵和童姨走后没多久,江蔓从病房里出来了,脸色沉默的有些吓人:

    "他,去了……"

    最终,她颤着唇静静的吐出三个字。

    这三个字仿佛抽空了她所有的力气,说完,就靠在门框上不说话了。

    "小绵,是在送爷爷啊……"

    苏鸾再也忍不住,泪水汹涌而下。

    偏偏小绵醒了没多久叶淮彦就去了。

    有人说小孩是通灵的,小时候能看到大人看不到的东西,能预知一些事情。

    这种事情是没有依据的,毕竟小孩不会说话,也不理解那些东西,而长大之后那些记忆也都没了。

    年前慕遇城从a国回来也是,小绵先对着外面喊爸爸,过了有一会儿慕遇城就真的回来了。

    强忍的眼泪,以为自己能坚强的,因为这个认知情绪一下爆发开来。

    "鸾鸾……"

    慕遇城拥着苏鸾,把她的头按在自己肩窝,声音里带着些许无奈心疼。

    哭出来是好的,总好过一直憋在心里,憋出病来。

    在这种气氛下,哭声是最有感染力的。

    二婶小婶都撇开头去默默擦泪,叶淮委和叶淮军两个大男人眼里也噙了泪。

    叶轻瞳想过来,但见慕遇城在苏鸾旁边,只噙了泪在一边看着。

    所有人里,唯有江蔓显得最平静。

    她默默的看着丈夫一点点的咽下最后一口气。

    这个过程,说不清是什么,只是隐约觉得心和他的体温一样一点点变凉。

    也许是哭的太多了,已经哭不出来了。

    "学姐,我去联系殡仪馆,你……节哀。"

    李岩西走过来,看着江蔓的眼神盛满悲伤。

    没有什么比天人永隔更让人心痛。

    他们为了在一起经历了太多,最终还是抵不过生死无常四个字。

    "麻烦你了。"

    江蔓站直身体,向他道谢。

    李岩西眉头皱了一下,嗯了一声出去了。

    苏鸾哭了一会儿,情绪平复下来,帮着江蔓去打了温水,把叶淮彦手脸擦拭干净。

    然后叶淮委和叶淮军两人帮着护士给叶淮彦整理遗容,去掉身上那些管子和治疗监控之类的东西。

    做好一切,李岩西也带着人回来了。

    "要做遗体美容吗?"

    看着叶淮彦被病痛折磨的有些蜡黄的脸,李岩西迟疑了一下问。

    "不用。"

    江蔓哑着嗓子拒绝,弯腰用手去抚摸叶淮彦的脸,

    "这就是他的样子啊。"

    李岩西点点头不再说话,跟着一些人去办理手续。

    叶淮委为了能让手续少些麻烦,也亲自跟去了。

    到半夜的时候,一辆军车在医院门口停下,没多久从里面跌跌撞撞跑出来一个年轻男人。

    正是当兵几年的叶轻扬。

    他一路跑到楼上,看到的只是一块白布蒙面的遗体。

    "大伯!"

    叶轻扬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膝行到病床前。

    叶淮军是军人,经常要出任务,在家的时候很少。

    叶轻扬从小又有些淘气,小婶身体不太好管不了他。

    所以多数时候他都是被送到叶淮彦他们这边来,没少跟着叶淮彦在公司晃哒。

    他对叶淮彦的感情,比叶行止叶轻瞳他们还要深厚些。

    可他紧赶慢赶,还是没能看到最后一面。

    "轻扬,起来吧。你大伯走的时候还惦记着你的。你是个好孩子。"

    江蔓过去把他扶起来,欣慰的拍拍他的肩头。

    现在的叶轻扬比几年前要成熟许多,个子高了,皮肤也黑了些,五官看起来更加硬朗。

    摆脱了稚气的他,看起来颇有些像叶淮军。

    "大娘!"

    叶轻扬哭着被江蔓扶起来,一张脸上布满沉痛。

    "好孩子,长这么高了。你大伯可不想让你哭着送他,快把眼泪擦擦。"江蔓递给他一张纸巾。总裁老公,抱紧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