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888章 888 嘟嘟的干妈?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精彩小说免费!

    "您有事吗?"

    女人放下手里的杂志,抬头起身礼貌的看着苏鸾。

    苏鸾目光转向那张巨幅照片,又转回来问道:

    "那个孩子是您的孩子吗?"

    女人脸色微微一变,有些怅然:

    "算是吧。"

    "算是?"

    苏鸾愣了一下,不明白她什么意思。

    "我和他的妈妈在同一家医院生的孩子,恰好还是同一间病房。我们生孩子前后相差不到半小时,可我的孩子是个死胎,我丈夫又在我怀孕四个多月的时候出车祸去世了。

    这孩子的妈妈看我痛不欲生,就提议让我当他的干妈。

    孩子后来生病了,需要用到孩子父亲的血液,他妈妈就带着孩子走了。说好等孩子病好了就回来,可直到现在都没有音信。也不知道孩子的病怎么样了。"

    女人看着照片,目光凄迷。

    苏鸾沉默了一瞬,面带歉意:

    "抱歉,让你想起伤心事了。"

    "其实也不算什么伤心事。我来帝都也就是因为小静说孩子的父亲是帝都的人。所以就想在这里开一家甜品屋。那孩子爱吃我做的甜品,如果看到了总会进来的。"

    女人弯起嘴角,笑容有些勉强。

    连她自己都不太相信这个说法。

    如果小静和孩子好好的,怎么会连一个电话都不和她打?

    当初小静找到孩子的父亲之后明明还给她打电话说过。

    "他们离开应该快两年了吧,为什么你现在才找?"

    苏鸾狐疑的看着她。

    这太奇怪了。

    正常人谁会因为一句话就轻易把心里的事情托盘而出?

    而且嘟嘟离开了两年,她这甜品屋才开了不到一个月。

    怎么就这么巧偏偏告诉了她?

    "因为去年我退房的时候不小心把小静临走前送我的一个陶瓷罐子摔了,看到里面她给我写的一封信。

    信里说如果她不联系我了,如果他们还没回来,就让我来帝都找孩子,确保他好好的。可是,小静在信里也还是没告诉我孩子的爸爸是谁。"

    女人苦笑,忽然瞪大眼睛看向苏鸾:

    "你怎么知道他们离开了快两年?"

    她不记得自己有说过他们什么时候离开的。

    苏鸾自知失言,问出最后一个问题:

    "那孩子叫什么?"

    "你……你知道他们的下落对不对?小静和嘟嘟现在怎么样了?小姐,求您告诉我,他们现在好不好?"

    女人脸色大变,没了先前的优雅婉约,身体前倾,看那样子像是恨不得从柜台里跳出来。

    只是,仍旧维持着些许矜持,勉强留在柜台里。

    "我确实认识一个嘟嘟,但不确定和你说的是不是同一个人。你能告诉我一下孩子和他妈妈的一些特征吗?"

    苏鸾皱了一下眉头,始终有些不放心。

    怎么嘟嘟刚被送到叶家,她就遇到了这个所谓的"干妈"?

    这世上有这么巧的事情吗?

    可是,进甜品屋也是她和桑一一临时决定的,根本不存在任何阴谋推动成分。

    "嘟嘟的眼睛是蓝色的,笑起来很漂亮。他喜欢吃甜食,爱笑,特别乖巧懂事。

    生病的时候,只在实在受不了的时候才会小声的说一句嘟嘟痛。从来也不哭闹,让人很是心疼。

    小静说孩子是她以前在夜总会上班的时候被人毁了清白之身才怀上的。

    后来夜总会以她坏了规矩为由把她赶走了。"

    女人心知太过巧合,人家不信也是人之常情,连忙表示理解,并把自己知道的说了出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刚才你问了我就忍不住想说。或许,这就是上天冥冥之中给我的指引吧。小静的出身,那家人一定很看不上她对不对?她现在是不是过的很苦?这个小静,为什么不和我联系?作为

    嘟嘟的干妈我会坐视不理吗?"

    女人嗔恼的抱怨几句,眼里满是心疼。

    "那恐怕不是同一个人。我们认识的那个嘟嘟小小年纪沉稳的像个大人,不会笑似的。而且他的眼睛不是蓝色的。"

    桑一一丢下吃了一半的甜品凑上来,站在苏鸾身后撇撇嘴。

    苏鸾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嘟嘟的眼睛并不是湛蓝,细看的时候有点水晶般的蓝色,但不注意看很容易看成黑色。那个孩子,不爱笑了吗……"

    女人跌坐回柜台后的椅子上,有些失神。

    桑一一眉目一竖,她这是确定嘟嘟就是她要找的人了吗?

    "你们能带我去看看嘟嘟吗?还有,我能不能知道小静去哪儿了?孩子父亲和他们的家人一定不肯接受小静吧,她现在怎么样了?"

    女人只颓丧失神了片刻,抬头哀求的望着苏鸾和桑一一。

    她现在只能相信那个孩子就是她要找的嘟嘟。

    小静那封信里除了嘟嘟的父亲是帝都的,什么都没有。

    帝都那么大,她一个没权没势没根底的人,又该怎么去找?

    不过是找个地方用着守株待兔的笨方法罢了。

    这一个月来,她神经质般的审视每一个来店里的孩子。

    不是没有过希望,每次她都无比希望看到嘟嘟,以至于稍有一点线索就忍不住去探索。

    每次换来的都是失望。

    可每次,她都坚信自己即将找到嘟嘟!

    嘟嘟是小静的孩子,也是她的命啊!

    苏鸾和桑一一对视一眼,为难道:"嘟嘟现在去学校了,我们也没办法带你见他。要不这样吧,这两天我们找个时间找个机会让你见见他,到时候你确定一下。我想如果你真是嘟嘟干妈的话,他离开的时候两岁多了,应该也记得自己有干

    妈才对。"

    "我……我可以早点关店门。孩子几点放学,我去见他。"

    女人有点迫不及待。

    那么多次的线索,只有这次对方给了她比较明确的信号。

    她有一种感觉,这次,一定能找到那个孩子,找到她的干儿子!

    "你总要给孩子一点时间。那孩子自我封闭,现在对所有大人都有敌意。要不这样吧,后天是周六,孩子不用去学。到时候我带他来店里,你看看。如果不是的话,也不至于会吓到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