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874章 874 艰难的抉择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精彩小说免费!

    苏鸾微微一愣,不再挽留。

    亲自送楚韵出门,苏鸾站在门口愣了一会儿神,听到林婶的声音:

    “小姐,现在要吃饭吗?”

    “好。让人去后面把三叔和吕先生一家人叫过来一起吃吧。”

    苏鸾考虑了一下道。

    这么长时间了,也不知道李岩西和吕崇谈的怎么样了。

    而且李岩西是一大早打电话的,他有可能昨天晚上一晚上没睡。

    毕竟上年纪了,之前又因为叶家的事情被牵连,身体也大不如前了。

    她很矛盾。

    一边希望李岩西他们赶快做出合适小绵的治疗方案,又怕李岩西身体垮了。

    “是,小姐。”

    林婶答应一声,给苏鸾摆好了碗筷才亲自去后面叫人。

    苏鸾考虑要等他们过来再吃饭,自己先吃不好,就坐在餐桌前等李婶叫人回来。

    等了没多久,只有李婶和乔美秀岚岚母女俩过来 ,没看到别人。

    “美秀姐,吕先生怎么没过来?”

    苏鸾急了,李岩西也没过来,不会是还没讨论出结果吧?

    这样下去,李岩西别累坏了。

    “他们还在讨论,有些地方还没达到共识。我们先吃,吃完给他们带点过去就好了。”

    乔美秀一只手牵着岚岚,温声细语道。

    “我怀疑三叔昨天晚上都没休息,又讨论这么久,身体恐怕受不了。”

    苏鸾凝眉,有些不安道。

    “不会吧?我看李先生看起来精神不错,不像是熬了一晚上啊。”

    乔美秀愣了一下,再怎么着急的事情,也总得休息一下吧。

    “他一心都是小绵,哪会觉得累?这样子应该是在透支。三叔身体本来就不好。”

    苏鸾抿唇,也顾不上其他了,连忙低头吃饭。

    她本来不太习惯吃饭快,连扒了两口米饭有点噎着,努力吞咽的时候手边送来一杯果汁。

    苏鸾偏头看到带着面具的岚岚,愣了一下含糊道谢,接过果汁喝了一口,喉咙间的痛感才算消失。

    “苏阿姨慢点吃,噎着很难受的。”

    岚岚软糯的声音透着关切。

    苏鸾脸颊泛红,沦落到被一个五岁孩子提醒吃饭慢点也是够了。

    “岚岚坐过来吃饭。”

    乔美秀抿去嘴角的笑意,伸手招呼岚岚过来。

    “林婶,麻烦您帮我找个食盒,把这几个菜装一下,我带去后面给三叔和吕先生吃。把这两个菜也留着,我去换童姨回来吃饭。”

    苏鸾快速点了几个热菜几个凉菜嘱咐林婶。

    林婶答应着去找食盒。

    苏鸾见岚岚直勾勾的看着一盘糖醋鱼咽口水,恰好那个鱼是她刚才点出来要留给童姨的。

    林婶出来的时候她就顺手把糖醋鱼推到岚岚面前,又点了另外一道热菜:

    “把这个留给童姨吧。我记得童姨不太喜欢吃糖醋的东西。”

    岚岚眼睛一亮,看看乔美秀小手捏着筷子。

    乔美秀感激的看了一眼苏鸾,再看向女儿的时候有些无奈,却还是笑着帮她夹了鱼。

    因为女儿的脸伤,她总是过于心疼女儿,不忍看她有半点不愿。

    好在岚岚懂事,并不娇纵,只是有时候不懂掩饰,对喜好过于直白,却又不会强求。

    “美秀姐,你们慢慢吃,不用着急。我去换童姨回来吃饭。”

    见林婶把饭菜装好合上盖子,苏鸾立马放下碗筷过去把食盒接过来快步往后院走去。

    她到后院的时候先去找了吕崇和李岩西两人。

    意外的是吕崇正拿着之前李岩西带回来的一些报告凝神细看,李岩西歪倒在床上鼾声大作。

    李岩西向来是不打呼噜的,这次该是累的狠了,睡觉姿势又不是很舒服。

    “吕先生,先吃点饭吧。”

    苏鸾轻手轻脚走进去,把食盒放到桌子上,把里面的碗盘一一取出来。

    “我还不饿。”

    吕崇看也不看饭菜一眼,倒是抬头凝眉看着苏鸾。

    苏鸾见他表情慎重,心里咯噔一下道:

    “吕先生您有话尽管说。”

    “我们出去说吧。”

    吕崇回头看了看歪躺在床上的李岩西,走过去把被子抖开给他盖上,才对苏鸾做了个请的手势。

    苏鸾答应着,等他走过来才亦步亦趋的跟出去。

    “苏小姐请坐。”

    吕崇又做了个请的手势,才在沙发上坐下。

    见吕崇坐下,苏鸾也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身体微微前倾。

    “现在孩子身上的病毒已经起了变化。我和李先生的意见有些不同。但是我觉得这种事情还是您或者慕先生作为父母的才好决定。”

    吕崇语速不快,苏鸾听的清楚,呼吸忍不住紧了紧。

    这是要做选择了吧。

    “孩子毕竟还小,病毒已经开始侵蚀到脏腑和身体机制。我们现在拿不定主意的是选择控制还是疏导。”

    吕崇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低头盯着面前的茶几桌面,似乎在考虑该怎么说苏鸾比较容易理解。

    然后道,

    “我这么说吧,就像治水。控制的话可能暂时能解燃眉之急,孩子短时间内也不会发病。但毕竟是个隐患。

    如果病毒起了变化,堵水的坝很有可能会冲垮,到时候对孩子而言可能是致命的。

    当然,也不是说控制就治不好,只是根治的几率不是很大,只要能一直控制,随时关注病毒变化,及时解决,倒也没多大问题。”

    “那疏导呢?”

    苏鸾哑声道。

    先人有言,治水之道,堵不如疏。

    可李岩西和吕崇既然为了这个争论,显然疏导也不是特别好的。

    “你也知道,孩子脏腑还没发育完全。如果疏导的话,对内脏会造成不小的损耗。

    我们就是用药物把病毒破坏部分脏器的这股破坏力疏导到其他地方。这样的话,孩子身体可能会很孱弱,也比较容易生病。

    但是这样的话两年内不会有生命危险。等我们彻底根除病毒,再给孩子慢慢调理身体。

    但您也知道,小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如果一个不慎造成影响,可能就是一辈子的。或许她以后都会是比较孱弱容易生病的体质。”

    苏鸾紧紧拧着眉头。

    这看起来是一个很容易的选择。

    但作为母亲,她既不想孩子身体里藏着随时危及生命的隐患。也不希望她娇弱的堪比林黛玉,成为易碎的玻璃娃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