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837章 837 失踪了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精彩小说免费!

    等待就像判刑,这个过程几乎让人揉碎了心肝。

    度过了最难熬的一夜,苏鸾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去看小绵。

    这几天她都没让小绵在婴儿房里睡,几乎每一刻都确保她在自己眼皮下。

    从昨天下午桑一一过来睡着以后,到现在还没醒。

    看到小绵非但没有熟睡而变得红润的小脸白的近乎透明,小小的眉头轻轻皱着,苏鸾脸色煞白,心脏几乎停跳。

    明明说了能撑一周,可到昨天才六天,这就陷入沉睡了。

    她不敢想,如果吕崇没把药拿过来怎么办……

    “鸾鸾,别急……”

    在绝望几乎把心脏完全占据的时候,慕遇城温柔的声音像劈开黑暗的一把利刃传进苏鸾耳朵里。

    为了等吕崇的药,慕遇城一开始就交接好了今天的工作,特意留在家里陪着苏鸾和小绵。

    苏鸾侧身去看女儿的时候他就醒了,眼见苏鸾因为女儿再次陷入昏睡而透出绝望的表情,心疼却又无力。

    能做的,唯有几乎没什么分量的安慰。

    “用不用去医院?”

    苏鸾稍稍定下心神,把小绵从床上抱起来。

    小丫头软绵绵的一团,没骨头似的几乎抱不住。

    “别着急,我先去洗漱,你抱着孩子等一会儿。”

    慕遇城帮着她把小绵安放在怀里,低沉的嗓音仿佛能给她力量。

    苏鸾微微点头,低头轻触女儿白皙的透明的小脸,身体僵硬着一动也不敢动。

    慕遇城薄毅的唇角轻抿了一下,有些话想对苏鸾说,但意识到现在时机不对,只弯腰抱了她一下进浴室洗漱。

    用最快的速度洗漱好换上衣服,慕遇城出来接手女儿,等苏鸾去洗漱。

    两人都收拾好下楼的时候,楼下客厅只有叶淮彦在看报纸。

    “爸,您怎么起得这么早?”

    苏鸾压下心头的难受,勉强装出轻松的表情。

    叶淮彦抬头看了她一眼,视线落在慕遇城怀里的小绵身上时眉头皱了皱,想开口说话,却咳嗽起来。

    苏鸾脸色一变,连忙走过来帮他拍背。

    叶淮彦并不是咳两声就停了,一直在咳着,看的出努力想要忍住,可却憋得满脸通红,手脚开始微微抽搐起来。

    “爸,你怎么了?”

    苏鸾心里不安,焦急的帮叶淮彦轻拍后背。

    童姨从婴儿房里出来,听到咳嗽声,连忙去接了一杯热水送过来。

    苏鸾把热水接过来,等叶淮彦咳嗽的不是那么厉害了连忙把水杯递过去。

    叶淮彦拿过水杯喝了两口,看起来好了很多,拍拍苏鸾的手背示意她不用着急。

    “您怎么了?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

    苏鸾关切的望着他,看起来似乎没什么事了。

    “没事,刚才准备和你说话的时候气走岔了,呛了一下。人上了年纪,一口气喘不匀要难受好半天的。小绵怎么样了?”

    叶淮彦摆摆手示意她不用担心,抬头看向慕遇城。

    “从昨天下午睡到现在也没醒过,今天吕先生就要把药送来了,吃了以后看情况吧。”

    慕遇城拉着苏鸾挨坐在一起,温声道。

    叶淮彦点点头,把之前看的报纸递过去,有心让他们分散一下注意力:

    “苏子年就是帮我们找人的那个吧?他宣布在今年生日那天要退出娱乐圈,还有两个多月吧。”

    “为什么?”

    苏鸾果然吃了一惊,苏子年现在混成了大神,在娱乐圈也是比较吃得开了。

    别人都是剧本导演挑演员,他是演员挑剧本。

    作为凤梧的顶梁柱,他哪怕不演电视电影,只偶尔参加一些综艺节目也完全可以。

    作为演员,他还年轻,这么早就退出娱乐圈,还有什么可以做的?

    “说是急流勇退,已经完成了最初的理想,是时候把位置让给一些新人了。”

    叶淮彦回答。

    苏鸾低头看着报纸上面,关于苏子年即将退出娱乐圈的报道几乎占据了大半版面,还有一些记者问答。

    苏子年表示完成了和女朋友共同的梦想,接下来想回老家奉养双方老人,希望大家不要打扰他。

    这个理由苏鸾是不相信的。

    他的父母她没看到,秋冧的父母看起来也有些老态龙钟,但苏子年并不是一个全无野心的人。

    而且,他把吕崇夫妻带来帝都,自己却回老家去,未免有些太轻率,太不负责任。

    “秋冧的父母不见了,还有苏子年的父母。”

    慕遇城若有所思。

    苏鸾抬头看向慕遇城,似乎不太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不见了?

    慕遇城深眸凝着她,放缓语调:

    “我前几天让阿辉带人去调查苏子年的故乡。发现苏子年和秋冧的家都门窗紧闭,听附近的住户说你们离开当天两家人就走了。我本来昨天想告诉你的,但你担心小绵,我怕你多想就暂时没说。”

    苏鸾呼吸紧了紧,声音发涩:

    “那吕崇的妈妈呢?”

    那个泼辣的悍妇,逼走了儿子媳妇,作死的拆散了自己本该母慈子孝的家庭。

    如果是苏子年的话……不会放过那个女人的吧。

    “她死在家里。家里被不知名野兽冲了进去,被践踏死了。”

    死状凄惨,连阿辉和慕遇城派去的人都受不住,有几个人当场就吐了。

    “遇城,我们该怎么办?”

    苏鸾听到报纸簌簌的声音,低头见自己的手在抖,把报纸放回桌子上,紧紧抓住自己的手。

    现在……

    吕崇和苏子年还可信吗?

    如果信他们,万一他们给小绵吃什么不好的药呢?

    可如果不信,现在的医疗设施根本查不出小绵的症状,更别说治疗了。

    事到如今,她发现他们只能完全依赖苏子年和吕崇了。

    哪怕小绵的病真的在他们计划之内,他们也只能听之任之。

    这种感觉,甚至比当初的love病毒更让人绝望。

    至少,当时查得出来。

    至少,李岩西还能去想办法。

    这次,他们却完全没有任何头绪,只能依靠吕崇他们。

    这件事情,到底是不是苏子年做的?

    “别急。鸾鸾,你要冷静。我告诉你这些只是不想你胡思乱想。”慕遇城把小绵放在沙发床上,随手拉过毛毯给她盖上,手掌覆在苏鸾冰凉的手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