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824章 824 决裂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精彩小说免费!

    进到院子里,苏鸾见院子里圈了两个篱笆,里面分别养了两头猪和几只鸡,院子里收拾的干净利落。

    有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正端着一筐豆子在捡,抬头看到三人眼里闪过惊讶,柔声问:“你们是?”

    “干你的活,又不是找你的,瞎操什么心?”

    女人怒斥一声,拎着那条烟就要进屋。

    年轻女人手上的动作顿了顿,柔声道:

    “妈,人家远来是客,阿崇不在家招待客人是我应该做的。”

    说完,也不管婆婆会不会生气,放下一筐豆子站起来把人往堂屋里请。

    “我这个婆婆还当不了你的主了是不是?”

    女人找到了发作的机会,随手抓起旁边的一个扫帚丢了过去。

    年轻女人皱眉躲了一下,没躲过去,扫帚在她肩膀上狠狠的打了一下。

    “妈,你在干什么?”

    一声怒喝,外面传来一道男人的声音。

    苏鸾回头看去,一个浓眉大眼的男人走进来。

    麦色的皮肤,英武的身材,看起来确实长得不错。

    “花喜鹊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你只看到我打她,就没看到她顶撞我?”

    女人慌了一下,怒气冲冲的指着男人道。

    男人狠狠皱了一下眉毛,表情紧绷,压抑着怒气走到年轻女人面前,大掌落在她肩膀上时带着微颤,大男人红了眼圈:

    “秀儿,疼吗?”

    “冷天穿得厚,怎么会疼呢?”

    年轻女人连笑容都那么温柔,仿佛被打的不是她一般。

    “妈,你既然不待见我们,那我们走。也省的碍了你的眼。”

    男人抬头失望的看着妈妈,语气悲痛。

    “你为了这个女人十几年不着家,现在又要为了她不要这个家了?”

    女人出离愤怒,也顾不上手里拿的是什么,直接把刚从尚北手里拿走的香烟朝他丢过去。

    “你闹够了没有?”

    男人一把打开香烟,脸上怒气更胜。

    苏鸾眯了一下眸子,男人打开香烟的时候出手又快又准,不知道是巧合还是……

    “阿崇。”

    意外目睹家庭闹剧,苏子年和苏鸾三人尴尬的站在一边,眼看一家人要闹崩了,苏子年无奈的喊了一声。

    男人脸上的愤怒化为愕然,转头看向苏子年,愣了会儿疑惑的喊:

    “阿年?”

    “是我,来找你有点事情。”

    苏子年苦笑,吕母在村里是出了名的胡搅蛮缠,大家都没人待见她。

    小时候他和吕崇有一段日子关系不错,他也常来吕崇家玩。

    只是有一次不小心打破了他家一个杯子,被吕母指着鼻子骂的特别难听,他之后就再也没来过吕崇家里了。

    “不好意思,有什么事情我们出去谈吧,等我带点东西。”

    吕崇把妻子推到苏子年身边低声道,

    “帮我照顾一下秀儿,我马上就出来。”

    苏子年点头答应,喊了一声嫂子。

    “以前听阿崇说他以前和你是兄弟,我还不信。”

    这一场变故却像是没对女人造成太大影响,微笑着和苏子年寒暄。

    “阿崇对我很好,只是后来我很少回来了,他也去了外地,就没怎么见过。”

    “这两位是你的朋友吗?”

    女人把视线转向苏鸾和尚南冲他们微微一笑问苏子年。

    苏鸾对上这个女人的眼神,才真的理解什么叫水一样的眼神。

    柔若春水,让人觉得很舒服。

    “你好,我叫苏鸾,他叫尚北,是我的保镖。这次是我有事来找吕先生的。”

    “我叫乔美秀,家人一般都叫我秀儿。”

    吕母此时已经顾不上来找乔美秀的麻烦了,转身进屋里去和儿子吵架。

    “……那几个人连东西都舍不得拿,一句话就让你跟他们走,你是不是傻?他苏子年是大明星,听说演一部电影都能拿几十万,来找你办事就拿一条破烟,人家把你当傻子耍你偏要和人家掏心掏肺。”

    等了没多久,苏鸾就听到吕母的声音从屋里响起。

    然后吕崇拿着一个手提箱出来,站在门口冷漠的回头望一眼母亲:

    “你说的那条破烟,价值将近一万。”

    说完,他挣开母亲的手,头也不回的走向苏子年他们。

    “秀儿,我们走。”

    吕崇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去牵乔美秀的手。

    “对不起。”

    乔美秀垂下头,苏鸾第一次从她脸上看到温柔以外的表情。

    “你没什么对不起我的,是我应该对你说抱歉。”

    吕崇低头,俊朗的脸紧绷着,目光沉痛,

    “是我擅自把你带回来,让你和孩子受委屈了。我明明早知道我妈是什么样的人,总以为她对自己儿媳妇可能会好点。”

    “我们先走吧。”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苏子年拍拍吕崇的肩膀道。

    吕崇点点头,拉着行李和苏子年他们一起离开。

    “你们哪儿也不准去!崇子,我是你妈,你难道连你妈都不要了吗?”

    见儿子铁了心要走,宝贝似的把那一条香烟抱在怀里的吕母有些慌了,抱着香烟追出来尖声叫道。

    “你哪里像个妈的样子?既然您不待见秀儿和孩子,那我们走。”

    吕崇蓦然回头,盯着母亲的眼神透着凶狠。

    把行李箱放下,另外一只手猛地把乔美秀的袖子撸上去。

    乔美秀脸色微微一白,想要把手臂收回去,又被吕崇牢牢扣住。

    苏鸾朝她手臂上看去,青紫的瘀痕像是棍子或者什么打出来的,看起来都是一些旧痕。“我们回来不到一年,秀儿身上带了多少伤?您仗着她性子温善不愿挑拨我们母子关系,说是她不会做活自己在山上挂的。我是傻子吗?难道我就分不清挂出来的还是打出来的伤?如果您不希望我们去告您

    ,就放我们走吧。”

    说完,他把乔美秀的袖子拉下来整理好,重新拖着行李箱要走。

    吕母是真的慌了,一把丢开香烟扑过去想要挽留儿子。

    树林里忽然窜出两个人影拦住她,吕崇回头看了一眼,看样子似乎有些不忍。

    苏鸾解释说这两个是和他们同来的,他才放下心继续走。

    不管吕母做的多过分,离开已经是他能做到的极限了。毕竟那是他的亲妈,还是不希望她出事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