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816章 816 希望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精彩小说免费!

    秋冧是长大后溺水死的,那就说明她的病治好了!

    “苏大哥,你说的是真的吗?”

    苏鸾猛地从地上站起来,忘记了刚被她弄洒的粥,一脚踩在粘稠的粥上,整个人往前扑去。

    苏子年见势不妙,连忙伸手拉了一把,一只手托在她腰后。

    苏鸾也来不及躲避,甚至顾不上这个姿势有多亲密,顾不上为刚才的惊险后怕,一把抓住苏子年的衣袖哀求的看着他:

    “苏大哥,秋冧真的得过这种病吗?她是怎么治好的?求求你告诉我好不好?”

    “阿鸾,你别急。”

    苏子年扶她站稳道,“我也不是很确定秋冧得的病和小绵的是不是一样,只是觉得症状和我爸妈说过的很像。当时我妈也是闲聊的时候提起过,我也没有详细问过。你要是想知道的话,我还得打电话问一下秋冧的家人才能确定

    。”

    “对不起。苏大哥,你,你能现在打电话问一下吗?我想知道怎么能救好小绵,求求你了。”

    苏鸾弯腰朝他鞠躬,声音急切。

    “现在已经十点半了,我们家是农村的,这个时候通常人都已经睡下了。”

    苏子年抬起手表示意苏鸾看一下。

    苏鸾看了一眼,还差三分钟就到十点半了。

    他们是八点到医院的,说话的时间前后不到半小时。

    没想到她哭了两个小时那么久。

    所以,苏子年来之前李岩西一定在外面陪着的吧,只是不知道陪了多久,想起来她还没吃饭就下楼买饭去了。

    “妈,三叔,小绵有救了。”

    苏鸾抬头看看李岩西和江蔓两人,缓缓露出一个笑容。

    即使苏子年说不一定,她仍然忍不住抱了期望。

    也许小绵很快就醒了,会叫她妈妈,会可爱的笑着捧着她的脸要亲亲。

    “苏先生,真的吗?我,我们需要做点什么吗?”

    江蔓也欣喜的睁大眼睛,手里的碗虽然没有掉到地上,却也有些捧不住了。

    “不用做什么,我明天早点给叔叔阿姨打电话问一下。到时候再联系你们可以吗?”

    苏子年苦笑,随口一句被压上这么大的期望,他也有点不安。

    唯恐给了苏鸾希望又让她失望。

    “那就麻烦你了。苏先生,无论结果如何,到时候您一定要打电话告诉我们。”

    李岩西倒是狐疑的皱了一下眉毛,但他关于小绵是中了病毒的想法也毕竟只是猜测,至少现在已经有了希望。

    “我会的。”

    苏子年点头答应,然后看看手表道,“我明天还有通告,要拍一个广告。我现在先回去休息了。”

    “那你快回去吧。”

    苏鸾振奋精神,看着苏子年的眼神充满感激。

    不管怎样,他毕竟给她带来了希望。

    “你们也要休息好,相信小绵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没事的。”

    苏子年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宽慰的望了苏鸾一眼,向江蔓李岩西一一道别才转身离开。

    “苏大哥!”

    苏鸾喊了一声。

    苏子年回头看她,递过来一个温和的眼神。

    “谢谢你。”

    苏鸾感激的给他一个深鞠躬,眼圈微红。

    “你叫我一声大哥,小绵就是我外甥女。放心,我一定会尽力的。只是你们也别抱太大希望了,毕竟她们的病不一定是一样的。”

    苏子年摇头,还是把自己心里的顾虑说了。

    “我懂。只是有一点希望总比毫无头绪要好。无论结果如何,我都感激你。”

    苏鸾点头,认真的望着苏子年。

    她不能强求别人一定要帮忙,只是心存感激,如果实在不行也不会因此怨恨。

    只是她相信苏子年今天出现在这里一定是天意。

    是上天给她救女儿的机会。

    所以,小绵一定会有救的!

    苏子年露出一抹宽慰的笑容,小心关上病房门走了。

    “我去找拖布过来把地拖一下。”

    李岩西转身去卫生间里找拖把。

    苏鸾连忙道:“我去吧。”

    “你站着别动了,脚上都是粥,多走几步要拖的地方更多。”

    李岩西开了一句玩笑,勾起的嘴角却有些僵硬。

    想要活跃起气氛,自己总要有个轻松的心情。

    可他,真的笑不出来。

    见苏鸾果然站着不动了,微微叹了口气,进卫生间拿了拖把和簸箕出来。

    先把碗和大片的粥扫到簸箕里倒进垃圾桶,然后弯腰慢慢拖起地来。

    “我记得你爸中午回去拿东西的时候带了两双拖鞋过来。病房里也不冷,我找双拖鞋来给你换上。”

    江蔓起身把碗放到桌子上,弯腰在床下找出两双拖鞋。

    一双酱色的和一双浅紫色的,都是棉拖鞋。

    她把浅紫色的拖鞋递给苏鸾道:“这是我的,我穿你爸的。”

    “谢谢妈。”

    苏鸾把拖鞋接过来换上,想去帮着李岩西拖地被他轻轻推开道:

    “行了,你们都快去休息,前半夜我来守着。学姐你这几天都没休息好,鸾鸾你也坐了那么久的车,保温桶里还有一点粥,喝了快去睡吧。”

    “我吃饱了。”

    苏鸾也不勉强,看着李岩西把拖把拿回卫生间里,低头想着心事。

    “鸾鸾,刚才苏子年说的秋冧就是你们说过的他的女朋友是吗?”

    “是。”

    苏鸾回过神,搬了椅子在江蔓身边坐下。

    “他那女朋友不是已经死了十几年了吗?那个姑娘的家人还会愿意告诉他吗?”

    江蔓有些担心。

    本来人情就淡薄的快,那个秋冧死的又早,和苏子年还没结过婚,也不过是男女朋友的关系。

    更何况人家女儿英年早逝,他们现在过去问关于人家女儿的事情,不是在伤口上撒盐吗?“苏大哥告诉过我,说秋冧是他们家的独生女,这些年一直都是他在替秋冧尽孝,和秋家二老关系还算不错,二老对他如同亲子。而且,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和苏大哥一起去,再多带些礼物。礼多人不怪,他

    们总不会拒绝我的吧。”

    苏鸾咬着下唇。

    好不容易有了希望,无论如何她都不会放弃。

    “让遇城陪你去吧。”江蔓皱眉,苏鸾和别人一起去远处,她终归有些不太放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