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806章 806 你出家吧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精彩小说免费!

    “是我错了!慕大哥,你再帮我最后一次。如果你不帮我,我就只能去死了。”

    白静柔又跪倒在地上,此时空调的温度已经起来了,客厅里不是很冷。

    “你去死吧!”

    慕遇城面色一沉,脸上掩不住的厌恶,冰冷的气场仿佛让这刚刚升温的客厅里再次降低了温度。

    “好,那我就去死!”

    白静柔眼里闪过决绝,猛地从地上爬起来往墙上撞去。

    尚南眼疾手快,迅速蹿过去挡在她面前。

    白静柔撞到尚南胸前,又被反震的力道弹的倒飞出去一米多远,无力的跌倒在地上。

    尚南倒抽一口凉气,也狠狠倒退几步,后背撞在墙壁上。

    白静柔是真的下了狠心决心要撞死在这里的。

    苏鸾从不怀疑她对自己有多狠,白静柔这个人偏执到病态,撞死的举动不管是想要博取慕遇城的同情还是真的万念俱灰,她都绝不会只是做做样子。

    就是这样的人才最可怕。

    “想死换个地方。”

    慕遇城厌恶的皱皱眉头,从沙发上站起来,一把拉起苏鸾要上楼。

    “慕大哥!要怎样你才肯帮我?难道错了,你连后悔的机会都不给我吗?我妈做错了事情,为什么你要惩罚在我身上?我做错了什么?我只是喜欢你啊!”

    白静柔从地上爬起来,绝望的看着慕遇城。

    慕遇城顿住脚步,她的眸子里又缓缓燃起希望的光点。“我从不打算帮你。你应该知道毫无理由的把你留在别墅里,只会成为路少宇攻击我的把柄。我实在想不出有什么理由把你留下,然后让他曝光说我和他的妻子不清不楚。或者说这就是你的目的,把我和你

    绑在一起,让别人误以为我们有什么,然后给路家一个扳倒慕氏的机会?”

    慕遇城回头,眯着眸子望向白静柔,深眸里看不出什么情绪,只是勾起的薄唇透着讥嘲。

    “我这里有路少宇走私的证据。”

    白静柔看到了希望,连忙从口袋里取出一个u盘递过去。

    慕遇城看了几秒,目光示意尚南别动,脸上嘲讽更浓:

    “兄弟两个都是走私的罪名,即便这是真的,有多少人会信?在路家的引导下,舆论会不会认为这是我为了扳倒路家而有意陷害的?”

    白静柔怔住了,脸色更加为难。

    她以为这个u盘可以成为她的依仗,可以让她对慕遇城提条件,可慕遇城根本看不上。

    她真的绝望了。

    颓然跌坐在地上,手里攥着u盘,白静柔目光凝着地面,透着深深的迷茫。

    难道就真的只能去死了吗?

    “你走吧。”

    慕遇城目光微冷,带着苏鸾就要上楼。

    “我愿意指控!除了走私,我还知道路少宇转移路家的资产新开了一家公司。那家公司其实就是洗钱的。如果路家知道他要把路家掏空,肯定不会护着他!”

    白静柔忽然眼睛一亮急切的道。

    “我不信你。”

    慕遇城再次停下脚步,冷淡的望着白静柔,黑眸泛着冷意,“你嫉恨鸾鸾,伤害她已经不止一两次了。你曾经很多次对我说过不会再犯了,可你还是让路少宇出面支持姚乐乐绑架鸾鸾。如果不是姚乐乐一心要折磨鸾鸾,她现在就不会站在这儿。白静柔,你害人害己

    ,怎么还有脸面来求鸾鸾救你?”

    如果不是念在曾经认识的份上,他不会和白静柔多说一句话!

    这样的女人即使死了,他也不会有丝毫动容,她怎么还有脸来求救?“这次是真的,我发誓。路少宇得到惩罚以后我就出国,我保证再也不回y国,不回z市。这次的事情完了,我再出现在你们面前,不用你们动手,我自己找个地方撞死。我不想死,慕大哥。我前半生被心脏

    病折磨,我还没来得及享受人生。可是再继续过现在这样的日子,我就只能去死了。”

    白静柔鼻涕一把泪一把的苦苦哀求,她真的受不了了。

    每天都要伺候不同的男人,每天都被玩弄的苦不堪言,那些人偏偏还都是有特殊癖好的。

    她根本受不了。

    “你出家吧。”

    苏鸾凝眉,转身静静的看着白静柔。

    确实,慕遇城不相信白静柔,她也不相信。

    白静柔这个人太狠,无论是对待自己还是对待别人,在经历这一系列事情之后,这份狠劲无疑比以前更甚。

    这种人,只有死了才能让人安心。

    可偏偏,她不是慕遇城,说不出让她去死这样的话来。

    听到楼梯口有脚步声,苏鸾抬头,见尚北站在那里。

    “筱语小姐睡着了。”

    见苏鸾看过来,尚北赶忙道。

    “去找一把剪刀过来。”

    苏鸾点头,筱语身体还是有点虚弱,又很少坐飞机,自从要回z市以后又一直比较忐忑,昨天晚上肯定也没休息好。

    这一路上早就累了。

    尚北看了白静柔一眼,答应一声连忙去找剪刀了。

    没过多久,他果然翻出了一把剪刀,蹬蹬蹬跑下来递给苏鸾。

    苏鸾把剪刀接过来,挣开慕遇城的手走到白静柔面前,把剪刀递过去,目光沉静。

    白静柔愣愣的抬头,望着苏鸾。

    苏鸾握着剪刀的手很稳,冷淡的语气好像不是逼人剃头发,而是让她随便梳理一下:

    “剪了头发就可以留下,不然怎么进来的还怎么出去。”

    她没有太多的善良。

    白静柔如果剃了光头还兴风作浪的话她也管不了。

    但此刻,剃头发是她能想到的最好的承诺方式。

    白静柔咬了咬下唇,仿佛想看向慕遇城的方向,但随即想到慕遇城恨不得她死,又怎么会在意她是不是留着长发?

    不愧是慕遇城喜欢的人,苏鸾和他一样冷酷,慕遇城又怎么会因为苏鸾的“狠毒”而对她生出芥蒂呢?

    她颤抖着把剪刀接过来,纤细的手指无意间碰到苏鸾的手指,苏鸾皱着眉毛厌恶的收回手甩了甩,退回慕遇城身边。苏鸾这个动作表达的本来是对白静柔这个人的厌恶,但此时她心思敏感,理解成了因为她被许多男人碰过才会这样厌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