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805章 805 她自找的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精彩小说免费!

    白静柔抱紧了手臂,瑟缩的越发厉害,不经意看过去还以为那里蜷了一只雪白的小奶猫。

    “路少宇骗我来z市帮他看住产业,我以为可以不用被他欺负了,谁曾想他居然,居然让我……”

    白静柔眼泪刷刷滚下来,一脸惊悸。

    “产业?什么产业?”

    苏鸾捧起茶杯喝了一口热水,感觉微凉的指尖泛起暖意。

    “是路少松以前在z市开的一些铺面还有别墅。路少宇的爸爸把那些产业拿下来给了他。他要在帝都学习,就让我来z市看着。”

    白静柔的话被打断,也没生气,而是瑟缩着道。

    “路少松走的是不正当的路子,按理说这些产业应该是充公的。我可没听说z市走过拍卖的流程。”

    慕遇城凝眉,脸上挂着嘲讽。

    白静柔摇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路少宇只说是他爸爸帮忙拿下来的。”

    慕遇城深眸掠过一抹微光,不再言语。

    “然后呢?我想你在帝都过的并不如意吧,他让你来z市不是正合你意?你这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见白静柔回答以后犹犹豫豫的不知道说什么,苏鸾提问。

    白静柔脸上仓皇之色更重,飞快的抬头看了慕遇城一眼,眼里闪过屈辱痛苦:

    “路少宇他让我每天到指定的别墅休息。刚开始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晚上我睡着以后感觉有人在摸我,当我睁开眼睛以后,看到有个看起来五十多岁的男人趴在我身上,而我的手脚都被拷在了床头……”

    想到那个晚上的情形,白静柔仍是忍不住的反胃。

    她拼命的挣扎,可这换来的是男人更加的兴奋,以及更加狂暴的对待。

    她从来不知道这种事情还有那么多玩法,她的惨叫持续了一晚上,直到第二天早上男人才一脸兴奋的离开,而她得到了一身的青紫和蜡油。

    带来的保镖把她身上的绳子解开,丝毫不避嫌的把她丢到浴盆里才出去。

    她给路少宇打电话,声嘶力竭的问他,这是不是他安排的。

    路少宇耐心的听她骂完,才用嘲弄的语气问她是想留在z市每天伺候一个男人还是回帝都每天伺候十几个男人。

    如果回了帝都,她就真的叫天天不应了,只能接受日复一日的欺辱。

    在z市,至少白天她是自由的,至少她还有机会找慕遇城他们让他们帮助她。

    来了z市六天,她不间断的当了六天的妓女,两天前甚至有三个人来玩弄她,其中一个人头发花白,看年龄至少七八十岁了。

    那干皱的手在身上滑动的触感,让她每当回忆起来都忍不住的浑身汗毛都炸了起来。

    她试过反抗,试过晚上不回去,可带来的保镖在这个时候显露出无与伦比的行动力。

    到了晚上六点半,不管她躲在哪里,都会被抓住准时丢回路少宇指定的别墅里。

    “你怎么不报警?”

    苏鸾只觉得很不舒服,不管她多讨厌白静柔,听到这种事情心里都不会舒服。

    路少宇竟然能做到这样,把自己的妻子当做妓女一样让她每天陪着不同的男人。

    哪怕他是同性恋,对自己的妻子也绝不该这样残忍。

    “我本来也想的,可是初二那天来的人是唐龙。当初我去保释爸爸的时候见过他。”

    白静柔浑身哆嗦了一下,连上绝望之色更重。

    “你可以去找别人。总有没和路少宇同流合污的人。”

    比如李岩睿。

    “我根本没有机会。我到z市的时候他让我带来了好几个保镖。而且我根本不知道都有谁和路家没有交易的。有一次我试着去找李书记,可我还没走到行政大楼那边,就被他们强行带回去……”

    白静柔双手扣在一起,指尖发白,努力克制着身体的颤抖。

    虽然没说,但苏鸾相信那是近乎地狱一般的回忆。

    “太过分了!路少宇怎么会这么残忍?”

    苏鸾气的把水杯放下,里面已经不是很热的手溅出来洒在手背上。

    她讨厌白静柔,本以为不管白静柔过的多凄惨她都不会同情。

    可路少宇根本就是个禽兽,白静柔结婚这几个月是怎么过的?

    慕遇城皱眉,身体前倾把苏鸾的手牵过来,探身抽了一张纸巾帮她擦去手背上的水迹,看到手背有些发红,把手掌按上去轻揉。

    “我没事。遇城,我们帮帮白静柔吧?今天把她留下。”

    苏鸾恳求的望着慕遇城,同为女性最无法忍受的就是这种事情。

    她希望白静柔不好过,可不希望是这种结局。

    虽然这一切都是她自己作出来的。

    “为什么要帮她?”

    相比苏鸾,慕遇城要冷漠的多。

    他低头把手拿开,见苏鸾手背上浅浅的红色褪去,紧皱的俊眉才微微松开。

    “不是我想帮她,只是觉得路少宇的手段太恶心。”

    苏鸾有些气恼,当初路少松就是不择手段的,可手段远没有路少宇这么恶心。

    到底是私生子的身份让他变得这么扭曲,还是同性恋的原因?

    “她自找的。”

    慕遇城唇角勾起的弧度有些凉薄,懒懒抬眸望着瑟瑟发抖的白静柔。

    听到他的话,白静柔脸色惨白,原本就透着粉色的唇更是不见血色。

    路少宇对她做的一切,远不及慕遇城简单一句话伤她更深。

    “慕大哥,你就这么恨我?”

    她哆嗦着唇问出五年前已经问过的问题。

    明知道他对不在意的人有多狠,可她还是不甘心。

    为什么?

    如果不是苏鸾,如果不是当年妈妈故意通知时阿姨,害时阿姨被害,现在享受这样温柔的可能就是自己。

    她觉得自己的心都快碎了,她被路少宇这样折磨,连苏鸾都看不下去了,他却……

    “难道不是吗?当年你要嫁给路少庭的时候我说过什么你可还记得?”

    慕遇城慵懒的靠在沙发靠背上,看向白静柔的深眸冰冷而犀利。

    有人自己作死,就不要指望别人会奋不顾身的救她。既然一开始选择与虎谋皮,就该承受被虎反噬的后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