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796章 796 脱离掌控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精彩小说免费!

    艳丽的彩纸折出来的玫瑰本来没什么重量,此时却仿佛重逾千钧。

    手指承受不住那份重量,包裹严密的玫瑰花束砸在地面上,落地那一瞬的声音奇异的和他脑海中崩断的那根弦同步。

    “……本来我可是直的,看到你就弯了。你得负责。”

    男人被情欲渲染的暗哑嗓音猝不及防的在耳边响起。

    当时觉得甜蜜的情话在此刻想起来竟是那么的扎心。

    “本来是直的……本来是直的……本来是……”

    这几个字翻来覆去的在脑海里来回闹腾,像电钻一样钻的他脑袋生疼。

    本来是直的,想换个口味。

    玩够了,才发现自己喜欢的还是女人是吗?

    路家三兄弟都漂亮,和路少庭的阳刚不同,路少松和路少宇两人漂亮的换上女装戴上假发都能完虐多数女人的颜值。

    路少松就够漂亮了,路少宇更多了几分阴柔的气质,更是雌雄难辨。

    难保杜奇不是因为他长得好看,就把他当成了女的,谈几年玩玩。

    心里有点泛疼,路少宇一脚踩过那鲜艳的玫瑰,阴沉着脸靠近那辆车。

    纠缠的两人几乎达到了忘我的地步,女人攀附在男人身上,仿佛不怕冷一般主动解开大衣,又像是要把自己挤进男人怀里和他融为一体。

    男人全程闭着眼睛,掌心下的温软让他迷醉,只想沉溺其中什么都不用想。

    忽然,女人迷蒙中张开双眼,看到旁边站着一个男人。

    在路灯下,男人漂亮的脸蛋被蒙上了一层神秘的元素,阴影中和了面部的阴柔,以及紧绷的下颌和愤怒的眼神为他塑造出几分阳刚。

    本来以为杜奇已经够优秀了,可他和这个男人一比根本不值一提。

    感觉到女人的停顿,杜奇不满的咬了一口唇边的嫩肉,把下巴放在女人肩头不满道:

    “接吻都不专心。”

    女人倒抽一口气,酥麻痒疼的感觉弄得她浑身一颤,不由自主的轻喘一声,红着脸颊推一下杜奇:

    “奇哥,有人在看呢。”

    “看……看什么看?没见过人家亲……”

    杜奇不耐烦的从女人怀里抬起头看向这边,说出口的话里带着七分醉意。

    看到一脸愠怒的路少宇时蓦地睁大眼睛,又狠狠甩甩头,怒骂一声:“狗日的,老子怎么好像看到那个家伙了,果然是喝醉了吗?嘿,哥们儿,你和我一个朋友长得可真像。不过人家可是豪门富少呢,不知道你有没有他那么好命。改明儿我给你们引见一下,没准儿你们还是

    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兄弟呢,哈哈哈……”

    杜奇丢开女人,跌跌撞撞的扑过来扣住路少宇的肩膀,把脸凑到他面前,两人的脸几乎贴到一起。

    伸手揉揉路少宇的脸,忽然乐了。

    路少宇咬牙切齿的贴在他耳边压低声音道:“没错,是狗日的!”

    然后沉着脸一把甩开他的手。

    杜奇跌跌撞撞的要往地上滚,被他一把揪住后脖领子拎了起来。

    “哎?你不会真是路三少吧?不可能!你不是在家里陪着你那千娇百媚的新婚妻子吗?”

    杜奇打了个酒嗝,在路少宇手里荡秋千。

    路少宇太阳穴狠狠的跳了跳,毕竟力气不大,险些被他荡的一起甩出去。

    最后打开后车门一把把杜奇按进后车厢里,他又咚咚敲着车窗哭起来,嘴里呜哩哇啦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这位小姐,大过年的还是回家过年吧,阿奇交给我就行了。”

    路少宇从钱包里掏出两张一百块丢给女人。

    和阴柔的长相不同,他的声音非常的有磁性。

    女人被他的声音蛊惑,脸颊又红了一下,飞快的从包里拿出小记事本写下一串数字,冲他抛个媚眼:“帅哥,我叫小文,这是我的电话号码,记得联系哦。”

    说完,拿着两百块钱转身到站牌前拦车去了。

    路少宇把杜奇拽出来丢到马路牙子上坐着,把他的车开到自己车后的车位上停好,想了想从后备箱里拎出自己来时买的炮竹,一手拎着,一手把杜奇扶起来往楼上去了。

    2943年最后一天,公寓里响了一晚上小烟花“滋滋”的声音,路少宇终于如愿以偿当了一回一,可他宁愿不当。

    大年初一早上,杜奇屁股疼,身边的被窝已经凉透了……

    当不远处的广场上传来新年的钟声,还有隐约的烟花炸开的声音,肖悦从睡梦中醒来。

    腰腹的酸胀感和某个部位的不适提醒着她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呆愣只是一瞬,房间里浓郁的酒味和桌子上,沙发上,地上滚的七八个白酒瓶子提醒着她事情发生的起因。

    昨天晚上路少庭让人把嘟嘟送回了路家,然后扣着她留在公寓里说是让她陪他过年。

    拿了好几盒白酒拆开一字排开摆在桌子上,一个问题一杯酒。

    她喝一杯,他陪一杯。

    醉酒后的人总是很难控制自己的情绪,通常都是想到什么做什么。

    她想亲他,她做了。

    她不想否认喜欢他,所以他扑过来的时候她没有拒绝。

    路少庭在肖悦把手臂从被子里拿出来的时候就醒了,被子里两人交缠的身体传来的柔腻软滑让他几乎有点控制不住自己。

    但他没动,只是拿开自己的手脚,偏头看向肖悦。

    肖悦也在看他,眸光沉静冷漠的如同前年他刚从昏迷中醒过来时看到的一样,冷清的眸子像嵌入了万千星光,那么明亮,那么耀眼,却冷漠的让人生不出半分亵渎的心思。

    他知道,她已经放弃了伪装,哪怕她始终不肯承认。

    事情的发展有点超出他的控制,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其实并没有那么想要答案。

    他从没想过和她发生什么,虽然心里并不排斥,但他仍然觉得抱歉。

    这样的结果,仿佛是他乘人之危。

    酒是他灌的,人是他逼着留下的,可他只是想听她酒后吐真言,却忘了酒不醉人人自醉。

    他对自己的酒量太自信了。张了张嘴想说对不起,不带女孩子清甜气息,反而和她的人一样冷感沉静的声音响起,把他的声音狠狠压回嗓子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