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794章 794 不欢而散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精彩小说免费!

    叶家其乐融融的过年,相比之下路家就冷清的过分了。

    路奇平阴沉着脸坐在餐桌前,路母脸色也不好看。

    “悦悦,,叫人。”

    路老爷子坐在主位上,宋昕悦和宋昕两姐妹坐在他左手边,路奇平夫妻坐在右手边。

    路少宇坐在路母右手边,紧挨着他坐的是白静柔。

    在路少宇的对面,坐在宋昕旁边的是白诗诗。

    嘟嘟坐在白诗诗旁边,脖子上系着一块雪白的餐巾,小脸绷着谁也不看,坐姿端正的像个大人。

    他并不想回路家过年,但义父强制性的让人把他送了回来,说年后再来接他。

    “大哥大嫂,过年好。”

    宋昕悦宋昕两姐妹抿唇一笑,千娇百媚的喊了人。

    这一喊,一桌子人除了路老爷子,所有人都黑了脸。

    路奇平和路母恨不得撕碎那两张狐媚子的脸,比他们的孩子还小,居然叫他们大哥。

    路少宇白静柔脸色更是变幻莫测。

    比他们大不了几岁的宋昕悦,以及比他们两个人年龄都小的宋昕,这么一叫直接长了他们一辈。

    “爸!你平时胡闹就算了,这毕竟是过年,她们两个难道不用回宋家过年的吗?”

    路奇平忍无可忍,头一次当面对路老爷子说了重话。

    路老爷子因为两个干女儿的“乖巧”笑出一片山川沟壑的脸蓦然紧绷起来,一脸不悦的看着儿子:

    “今年是你两个义妹到路家的头一年,吃顿认亲饭怎么了?”

    老爷子“啪”一下拍了桌子,早就知道儿子看不惯他两个干女儿,可他毕竟还是路家的大家长,被儿子在饭桌上这么顶撞一时气怒攻心。

    “是义妹吗?这两个千人骑的婊子,是您给我找的后妈吧?”

    路奇平再也看不下去父亲荒诞的行径,踢开椅子站起身指着宋氏姐妹两人怒声斥责。

    宋昕悦低头咬唇,把影后的演技发挥的炉火纯青。

    “我叫你一声大哥是不想惹义父生气。你凭什么这么侮辱我们。”

    相比之下,宋昕是个没脑子的,性子也刁蛮泼辣,演技根本比不上姐姐。

    她红的资本无非就是年轻漂亮,以及老爷子的偏疼。

    被路奇平当面这么骂,顿时也撑不住了,直接起身。

    “凭什么?被一个年近八十岁的老人睡很光荣是吗?两个不知廉耻的婊子,路家不欢迎你们!”

    路奇平抄起面前的碗碟丢过去。

    宋昕吓得连忙躲了一下,碟子擦着她的头皮飞出去,落在身后的地面上,响起“啪”的一声碎裂的声音。

    “行了!这个年还过不过了?”

    路老爷子气的狠狠拍桌子,怒瞪路奇平。

    路奇平深吸了两口气,铁青着脸退后一步:“爸,你们吃,我公司还有点事情处理,年前年后可能回不来。”

    说完,他转身就走。

    “混账东西,真以为自己翅膀硬了?你以为你当了路家的主?老子不死随时都能撸了你!”

    路老爷子气的浑身颤抖,路家的大权还在他手里,路奇平怎么敢?

    “爸,你被酒色掏空了脑子。如果你想这么做的话,大可试试。”

    路奇平停下脚步,转身看向路老爷子,眼神里带着失望。

    他是路老爷子一手带出来的,对父亲畏惧的同时不乏敬爱之情,可这些年他都做了些什么?

    他已经不是印象中的父亲了。

    或许人老了,这是必然的过程。

    只是玩玩就算了,他不干涉他,可过年还把两个婊子带回来就过分了。

    “你!你这个不肖子!”

    路老爷子脸色涨红,猛地咳嗽起来。

    路奇平目光有些松动,眼见宋昕悦和宋昕接连起身轻拍他后背,一副贴心的温柔模样,脸色又沉冷下去,哼了一声摔门走了。

    路老爷子气的不轻,一口气没上来翻着白眼气的晕了过去。

    “快来人!老爷子晕过去了,快送到医院!”

    路母惊叫一声,连忙招呼人送医。

    虽然路氏的权力被路奇平夺的差不多了,但路老爷子或者就是一个标杆。

    如果这个标杆倒下了,对路氏来说绝对会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妈,我来!”

    眼见三个女人手上没力气,扶不稳老爷子,路少宇过来想要接手。

    “滚!说了不许你叫我妈。一个见不得光的杂种,别以为路奇平认了你就能摆脱你下贱的身份。这里不需要,赶紧给我滚,看见你们就心烦。”

    路母直起腰,反手在路少宇脸上抽了一巴掌,满脸厌恶。

    路少宇握了握拳头,隐忍道歉:

    “对不起夫人,是我太着急了才会口误。我出去叫人开车来。”

    说完,他转身往外走,路过白静柔的时候递了个眼色。

    白静柔看他走出去,才起身找了个理由离开了,今天的年夜饭显然是吃不成了。

    白诗诗起身看着嘟嘟,笑眯眯道:“嘟嘟,我带你去休息。”

    “你应该叫我小少爷。”

    嘟嘟斜睨一眼她递过来的手,自己跳下凳子,把之前保姆为他围在脖子上的餐巾扯掉丢到桌子上,直接踏步走了。

    反正这个家里也没有人喜欢他,他还住在认路少庭为义父之前住的房间里,进屋把门锁上,谁也不用搭理。

    怕晚上肚子饿,走的时候还顺走了一盘水果,又抓了一口袋糖果。

    白诗诗尴尬的收回手,也默默回了自己房间。

    路少宇喊了司机过去把路老爷子送到医院,自己在院子里走了两圈回了自己居住的院落。

    他回去的时候见白静柔正坐在沙发上发怔,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前几天我答应帮你对付苏鸾,现在是你兑现承诺的时候了吧?”

    “苏鸾现在还好好的。”

    白静柔身体僵了一下,本能的恐惧。

    “好好的?”

    路少宇表情更冷,看着白静柔的眼神也带了嘲讽,

    “脑袋上缝了六针,住院两天。结果虽然差强人意,但是我答应你的却是做到了。你呢?不会是想赖账吧?”

    “你想让我做什么?”

    白静柔抖着唇,看路少宇的眼神像在看恶魔。这几个月他倒是没让那几个壮汉再糟蹋她了,但心里对他的恐惧已经深深扎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