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786章 786 痛苦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精彩小说免费!

    “希利亚让慕遇城和你离婚去当王夫,慕遇城会答应吗?”

    幻言不屑的撇撇嘴。

    他说的可是任何事情。

    苏鸾狐疑的眨眼,幻言的意思是慕遇城这个约定哪怕触碰到他的底线也无所谓?

    就是说如果让他娶叶轻潼也没问题,可以这么理解吧?

    然后她又沮丧起来。

    她什么时候也会变成这样?

    婚姻不能代表一切,用婚姻把幻言和叶轻潼强行绑定是愚蠢的。

    没有爱的婚姻,对叶轻潼来说是一种伤害,倒不如顺其自然。

    慕遇城倒是似笑非笑的看了幻言一言没说话。

    “幻言,丁香,阿木你们中午吃饭了没。我让林婶给你们炒点饭吃吧。”

    江蔓和叶淮彦他们吃完饭本来出去了,听说幻言回来了才往回赶。

    “不用了小姨,我们都吃过了。”

    幻言笑笑站起来。

    江蔓过来拉着他看了看,拍拍肩膀唠叨:

    “这都瘦了,也变黑了。你呀,在家也别乱跑了,好好补补。给你爸妈打电话了没,他们年前没法过来,得过两天拜了年初三才能过来。你是回去过还是在帝都?”

    “我和爸妈打过电话了,今年我就不回去了。等他们来帝都也是一样的。”

    幻言拉着江蔓坐下,自己也坐在她旁边。

    “那怎么行?大过年的家里就你爸妈怪冷清的。”

    江蔓皱眉,人上年纪了就想儿孙绕膝。

    她身边倒是有不少人,也不会太寂寞。

    可李岩睿和江馨身边除了上赶着送礼的人之外,连个亲近的人都没有。

    “三叔不是回去了吗?今年他们三个一起过年的。”

    幻言笑笑道。

    “傻话!他们三个人,连个晚辈都没有算什么过年?”

    说起来这李家也够惨的,兄弟三个老大老三都没孩子,二叔家倒是有一双儿女,一家都住在国外,和两兄弟少有来往。

    李岩睿夫妻和李岩西三人就指着幻言一个人了。

    不过现在李岩西当了慕遇城的义父,慕遇城年后也得去瞧瞧李岩西了。

    “都一样的。爸妈他们身体还好,回不回去都是一样的。反正我回去他们也没时间和我一起过年的。”

    幻言劝了一句,李岩睿既然不能来帝都,那肯定就是忙于应酬或者开会,过年不一定能在家里的。

    而且自从他和林映月取消婚约以后,回去就是要面对各种形式的相亲。

    现在有了女朋友,李岩西他们肯定要拼命地带他们去应酬,让所有人见见楚遂宁,然后各种亲近。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基本上已经确定了以后要娶楚遂宁,给她安定幸福的生活。

    他仍然不太想带她回去见家人。

    或许,在他心里楚遂宁只是一份责任,而不是爱的原因吧。

    “管不了你。你们在这儿说着,我去花园看看。你小姨夫和筱语他们都在花园看梅花呢。”

    江蔓知道他们还有话说,也不在这儿多留,说着就站起身。

    “妈,今天有点冷,您穿厚点。”

    苏鸾连忙喊了一声。

    江蔓和叶淮彦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了,有时候他们不让她知道,她也装作不知道。

    但平时还是会注意一下细节。

    “诶,我里面穿了两层保暖衣呢。穿的太厚了手脚都施展不开。你不用惦记了,说会儿话还是上楼歇着。”

    江蔓笑着扯扯身上的毛衣,在房间里坐了一会儿还有点热呢。

    苏鸾唇角动了动,点点头没再说话。

    她没告诉他们,昨天晚上她听到了江蔓压抑的咳嗽,还有叶淮彦忍耐的声音。

    他们以为她听不到,却不知道背对着他们的她眼泪早已湿透了枕头。

    她知道叶淮彦应该是生病了,从之前李岩西说过的话她就隐约猜到了,只是他们都不告诉她,她也装作不知道。

    江蔓穿上外套出去了,苏鸾低头看看女儿。

    刚才躺在床上小绵不睡,这会儿倒是睡了。

    苏鸾见她睡的安稳,起身想把她抱去婴儿房先睡着。

    慕遇城起身接过去,温声道:

    “我去吧,你坐着歇会儿。”

    苏鸾见他把自己当瓷娃娃一般,无奈点头。

    等慕遇城抱着小绵走了,幻言才看着苏鸾问:

    “你头上到底怎么弄的?”

    缠了几圈纱布,而且鬓边的头发也剃了,怎么看也不是轻伤。

    再看慕遇城和江蔓他们的态度,更让他觉得不简单。

    想着,眉眼间闪过一抹戾气。

    他本来就性情冷酷,生气时竖眉冷眼颇有气势。

    最近一段时间在m市统领一个黑帮,更加练出几分戾气。

    眉眼一冷,空气里都仿佛结了冰。

    “我没事,就一点小伤。”

    苏鸾无奈,抬手摸一下纱布。

    早知道拿头发遮一遮了,至少看起来没有这样醒目。

    见苏鸾不想说,幻言也不问了。

    “丁香,你还去m市那边吗?”

    苏鸾松了口气,看向沉默坐在一边的丁香。

    丁香抿唇,沉默了许久,直到慕遇城关上婴儿房的门走过来才轻轻摇了摇头。

    “陈爷用自己生命换你的平安,不是为了看你这样消沉的!”

    阿木忽然恼了,瞪着眼睛看丁香。

    这几天来,他都陪着她,看她消沉,看她愤怒,看她自我折磨。

    可是她似乎走不出这个怪圈了,以前即使失去父亲也能保存本性,偶尔展露俏皮一面。

    这次却像是被压垮了一样。

    他看着心疼,却又无能为力。

    他也知道,丁香更多的是在自责。

    自责自己在陈爷生前不该那样对他,不该怨恨他,不该骂他孬种。

    心里认定的坏人忽然间变成好人,还为了保护自己不惜送命。

    这样的落差她接受不了,就觉得痛苦。

    也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这种痛恨,被她转嫁到了和陈爷“合谋”欺骗她,害死陈爷的阿木身上。

    明知道这样对阿木不公平,可她就是放不开。

    “我不用你管,我也不用他假好心!”

    丁香咬着牙,红着眼圈回瞪他,那表情像凶狠的狼,又像炸刺的刺猬,用尖锐的刺保护自己柔软较弱的内在,“你们自以为是的为我好,可我不需要!我不需要你们为我做什么,你们凭什么替我决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