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778章 778 你的好运用完了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精彩小说免费!

    苏鸾混沌的大脑因为突如其来的声响猛地清醒了一下,吃力的张开被鲜血模糊的视线望向门口。

    不是很结实的木门被踹裂了,而门锁也被暴力踹开。

    外面的人又补了一脚,木门敲在墙壁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在门外站着好几个人,她一眼就看到了那个裹挟着满身冰霜的男人。

    遇城,终于来了……

    紧绷的心神蓦地放松,坚持了许久的苏鸾终于放心的昏睡过去。

    慕遇城一进门看到的是苏鸾被牢牢捆着蜷在地上,嘴上粘着绿色的宽胶带。

    一个身穿红色修身棉裙的女人一只脚踩在她手背上,一只手抓着她的长发。

    鲜红的血从发根处流到脸上,还有灰白的瓷砖地面上也染了许多鲜血,看起来触目惊心。

    苏鸾只看了他一眼,就无力的闭上了眼睛。

    脑海里紧绷的弦啪一声断了。

    慕遇城甚至不记得他身体对女人的厌恶,理智在这一刻不复存在。

    在姚乐乐惊恐的视线下,他如同地狱的撒旦一样一步步接近她。

    “你别过来……苏鸾还在我手里,你敢过来我就杀了她!”

    姚乐乐惊恐的后退,双腿绊在苏鸾身上,跌爬在地上。

    那柔软的身体惊醒了她,她连忙一把抓住苏鸾的头发把她拖起来,颤抖的手指颤栗着掐上苏鸾的脖子,拖着苏鸾一步步往后退去。

    慕遇城幽暗的深眸蓦地降低温度,薄毅的唇抿成一条刚毅的直线,周身的气息如同卷起一阵黑色的飓风。

    姚乐乐拼命吞咽口水,感觉嗓子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掐中。

    冷!刺骨的冷!

    这个时候,她甚至更愿意穿上比基尼到外面接受冷空气的洗礼,也不想面对暴怒的慕遇城。

    她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这么快找到这里的。

    按照她的计划,她应该能够在被发现之前折磨苏鸾一顿,然后杀了她,再从容离开。

    偷渡出国的船票她都买好了,她自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

    可是为什么……

    “你已经用完了自己所有的好运。”

    慕遇城忽然露出一个毫无温度的笑。

    他根本不受她的威胁。

    在他施加的压力下,姚乐乐发现自己双手软的使不上一丝力气,掐在苏鸾脖子上的手指颤抖的厉害,根本用不上力。

    在她的眼睛四处寻找,企图找一下自己昨天随手丢弃的水果刀时,男人已经走到面前。

    绅士般慢悠悠的弯腰,把苏鸾从她怀里轻易接走。

    他的手掌从苏鸾腋下穿过,甚至不介意碰到了姚乐乐。

    动作那么轻柔,仿佛对待易碎的瓷娃娃。

    姚乐乐眼里渐渐流露出绝望的神采。

    她唯一的依仗,就这样轻易被人拿走,她甚至生不出一丝反抗的心思。

    “堂哥,照顾一下鸾鸾。”

    慕遇城温柔的把苏鸾被鲜血黏在脸上的头发拨开,有眼泪砸在她毫无知觉的脸上,稀释了浓稠的鲜血,缓缓向下滑落。

    叶行止连忙把拍照存证的手机方扣口袋,上前把苏鸾接到怀里,小心的解开她手上的绳子。

    绳子绑得很紧,几乎勒进手腕和脖子上的皮肉里。

    他笨拙的解开绳结,才动了一下绳子,苏鸾像是正在遭受巨大痛苦一般闷哼一声,身子狠狠一颤。

    叶行止心脏蓦地收紧,动作更加轻柔。

    这样的伤连许多男人都难以承受,却被施加到堂妹身上。

    如果不是公职在身,如果不是顾虑到身上的警服,他只想一寸寸折断姚乐乐的每一根关节。

    慕遇城要对姚乐乐做什么他根本不关心,也不在乎,甚至有些期待。

    “遇城,我先送鸾鸾去医院。”

    叶行止小心的把苏鸾横抱起来,努力克制因为嫉妒愤怒引起的颤抖。

    他怕自己多呆片刻都会忍不住向姚乐乐动手。

    更不希望苏鸾多忍受哪怕片刻的疼痛折磨。

    慕遇城下颌紧绷,模糊的嗯了一声,头也不回,只凝视着瑟瑟发抖的姚乐乐。

    如他所说,她用完了所有的好运。

    他的耐心也到此为止!

    “你……你别过来……啊!!!”

    凄厉的惨叫声在陈旧脏乱的民居上空响起,叶行止下楼的脚步微微一顿,眉宇间迸出一抹冷厉。

    尚北尚南对视一眼,拍拍安容安易两人的肩膀快步跟在叶行止身后跑下去。

    他们知道,苏鸾在安容安易眼皮下被人劫走,他们心里必定十分自责。

    所以,他们要把两人留下,去给叶行止开车,把苏鸾送到医院。

    尽管叶行止的动作已经很慢了,可昏迷中的苏鸾还是时不时皱一下眉头,破碎的呻吟声仿佛夹杂着无尽的痛苦。

    叶行止心下一痛,站在台阶上不敢动了。

    “叶少,还是先把少夫人送到医院去吧。这样也不是办法。”

    尚北下来看到叶行止僵着后背站在那里不敢动,忍不住近前一步道。

    “嗯。”

    叶行止咬咬牙,尽量减少颠簸,步伐快而稳的走下楼梯,走到最后一级台阶时情不自禁松了口气,额头上已经冒了汗。

    好在苏鸾只是不舒服的哼唧一声,就没有什么特别痛苦的表现了。

    直到把人抱到车里放好,让她靠在自己肩膀上,叶行止才去撕她嘴上的胶带。

    可姚乐乐用的胶带粘性太大了,牢牢粘在苏鸾嘴上,他有没办法下重手。

    “叶少,我这里有湿巾。”

    尚南做到副驾驶座上,从前面拿出一包湿巾递过去。

    叶行止松了口气,抽出一张湿巾小心按在胶带和皮肤交汇的地方,小心挤出湿巾里的水分。

    果然,沾了水的胶带很容易撕下来。

    路上,叶行止给警局打了电话,让他们到这边等着,并没有报出具体位置,只让他们到了以后先等着,会有人把嫌疑人带下来交给他们。

    尚北直接把车开到就诊大厅门口,叶行止第一时间抱着苏鸾冲进急诊室。

    急诊室把苏鸾的伤口做了简单处理,手上只需要清洗包扎一下,头上的伤口有点严重,先打了一针破伤风,剃掉一片头发,缝了六针。直到输了两瓶液体,慕遇城才赶过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