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719章 719 改口费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精彩小说免费!

    “不用了,认领仪式不是十一点就开始了吗?这都快十点了,我们总得提前进场,不然太引人注目了。”

    丁香连忙拦住她要打电话的手。

    路家和不管和慕氏还是叶家都有点水火不容。

    之前路少宇结婚的时候苏鸾和慕遇城出席已经引起了很多恶意揣测,这回路少庭认养义子再万人敬仰一把,就真说不清了。

    “我们还没开始走,送一件衣服又耽误不了多久。”

    苏鸾不赞同,伸手摸摸丁香露在外面的手臂,触手冰凉。

    “车里面有空调,会所里面也有。在外面的时间加起来也没多久,带个外套我还嫌麻烦呢。真的不用了,我们快走吧。”

    丁香不同意耽搁时间。

    见阿木还没发动车子,不等苏鸾说话扭头就吼:“还不开车愣着过年呢?”

    阿木被吼,难得没有继续嘲讽回去,沉默的发动车子往名妍会所开过去。

    路上雪化得差不多了,但仍然没什么车子,所以一路上没怎么堵,很快就到了会所。

    苏鸾抓起外套披上,不等阿木出来开车门,自己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丁香也连忙推开车门就要下车,被阿木眼疾手快的抓住手腕。

    丁香只觉得手腕一暖,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后趔趄了一下,手肘软软撞在扶手上,恰好撞倒了麻筋,手臂麻了一下,皱眉怒骂:

    “你有病啊?”

    “我说你这女人,穿的这么淑女,你就不能稍微注意点形象啊?外面那么冷你就这么出去,冻感冒了怎么办?”

    阿木松开她手腕,动作有点粗鲁的脱掉自己身上厚实的西装外套给她披上。

    “谁要穿你的衣服?再说了,我感冒不感冒跟你什么关系?”

    丁香一把掀开外套。

    她穿着一件男人的外套进去算怎么回事?

    而且现在车门还开着,他给自己穿外套,在这里纠缠不清,多少双眼睛看着呢。

    “你以为我是关心你啊?你冻感冒了谁来照顾少夫人?”

    阿木黑着脸把外套拉起来重新给她披上。

    “不用你管!你放手!”

    丁香气的去捶他,奈何车里空间小施展不开,不然一定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行了,你们俩别闹了。再闹一会儿别的车停不过来了。丁香,阿木也是关心你,你就把外套穿上吧,进去会所里面再脱掉不就行了?”

    苏鸾看他们这样闹下去没完了,只好无奈的过去帮着把外套给丁香披好,不等她拒绝就一把把人拽下了车。

    之前在家的时候还说时间不多不能继续耽搁了呢,转眼就跟阿木在会所门口闹了起来。

    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当时让佣人送件她的外套出来呢。

    “谁要他关心了?狗拿耗子!”

    丁香脸色不好,却没再去掀衣服,由着苏鸾把她往门口推。

    有着阿木体温的衣服却是挡住了一些寒气,鼻子有点发痒,轻轻打了一个喷嚏,忍不住拢紧了衣襟。

    苏鸾推她走了两步,回头看向阿木。

    还没关上的车门里,阿木脸色黑沉,眼里飞快的划过黯然。

    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苏鸾到门口把手机拿出来,出示了电子请柬,和丁香并肩进门。

    “鸾鸾,这边。”

    苏鸾的美婉约清丽不失倔强,丁香虽然姿色稍逊,但气质清冷,目光火爆,像隐藏在冰山下的火山,吸引着众人目光。

    两人的出现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

    见有人准备上前搭讪,叶行止开口喊了一声。

    不轻不重的声音没有引起太大注意,但也让苏鸾注意到了,那些准备搭讪的人也默默收回脚步准备观望。

    苏鸾听到声音,偏头看过去。

    只见叶行止和林映月正站在一个角落,手里拿着一杯红酒。

    苏鸾快步走过去,在附近看了看,疑惑的问:“轻潼没来吗?”

    自从开了公司,基本上每个宴会都有叶轻潼的身影。

    苏鸾已经习惯了每到一个宴会都先找一下叶轻潼在哪儿。

    “今天路家没请娱乐圈的人。而且周年庆为凤梧吸引了不少人气和目光,现在正忙得不可开交,根本抽不出时间参加宴会。”

    叶行止耸耸肩,想到最近叶轻潼像是要麻痹自己似的疯狂工作,就忍不住想把幻言拎出来揍一顿。

    可他毕竟不是霸道的性子,不能逼迫幻言喜欢叶轻潼。

    而且幻言本身就是这个性子,如果不是当初那么果断坚决的拒绝林映月,哪有他现在和林映月修成正果?

    “我听二婶说你们的婚期定在腊月十五了?恭喜啊。”

    苏鸾哦了一声,不再四处张望。

    “时间太紧了。”

    林映月看她一眼,皱眉。

    他们最近在忙着破获一起贩毒案,正在蹲一个毒枭。

    “不赶了,我追你四年多了。”

    叶行止掩不住眼底的笑意。

    再有一个月,她就要成为自己的妻子了。

    “工作的事情永远也忙不完,你就分一点时间给堂哥嘛。”

    苏鸾眼珠一转,笑道,

    “要不我就提前改口叫嫂子吧。”

    “改口得有见面礼的,现在映月可没东西给你。”

    叶行止开怀一笑,不顾林映月的反对环住她被礼服包裹的细腰。

    “不用改口,我听着别扭。”

    林映月冷冷的看一眼苏鸾,别开视线时唇角却微微扯了一下。

    “我要不改口堂哥估计得揍我了。见面礼就不用了,毕竟认识这么多年了。”

    苏鸾看得有趣,又笑起来。

    不出意外看到林映月耳根泛红了。

    “我要不给你以后要说我小气了。我和你堂哥还没结婚,别乱叫。”

    林映月从手腕上解下一根手链丢给她,努力保持高冷。

    苏鸾低头看了看,手链样式很简单,银亮的链子上扣着几颗碎钻熠熠生辉。

    “你不是不喜欢戴手链吗?”

    苏鸾觉得奇怪,没敢直接带上。

    不爱戴首饰的人身上出现这些东西基本上都意义重大,比如叶行止送的。

    当年就是因为林映月不爱戴首饰,幻言才一下子发现那个被林映华动过手脚的监听器。

    “为了配礼服买的,带着麻烦。”林映月看到她疑惑的视线,揉一下重新得到解放的手腕,淡淡解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