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710章 710 戒心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精彩小说免费!

    在半弧形的几间房屋外面用木柴围了个一人高的栅栏,用铁丝固定着,一个沉重的木棍捆起来的木门圈起一个空间,院子里种着一些时令蔬菜。

    “芮芮,在家吗?”

    大娘站在木门外扯着嗓子喊了一声。

    木门比栅栏略低一些,而且贴着栅栏还栽种了带刺的植物防止有人攀爬,木门只在最上面定了一排钉子,所以很轻易就能找到门的位置。

    “诶,婶子,你怎么来了?”

    没多久,隔着木门和栅栏之间的缝隙,苏鸾看到一个穿着半旧衣服但气质不错的女孩走出来。

    女孩看着瘦弱,但力气不小。

    走到门口弯腰把门上的链子解下来,双手握着粗重木头编成的门抬起来打开,脸颊上泛着健康的红晕。

    女孩看到慕遇城的时候,微微愣了一下,一瞬间的痴迷,很快羞赧的移开视线,看了苏鸾一眼礼貌的点头微笑,才定到大娘身上。

    “这就是朱俊的妹妹,叫朱芮,今年十七了。这两位是你哥厂里的领导,他们来……”

    大娘替他们介绍。

    虽然她和村里其他人一样觉得朱俊死了更好,但身为外人终究不好对别人的家务事插嘴。

    而且她因为自己外孙的死,对生死这种事情更加忌讳,终究还是留了余地,没敢说出慕遇城他们来的目的。

    倒是朱芮,脸上的善意倏地消失,退后了一大步,眼睛里闪过戒备:

    “朱俊和我们家已经没有关系了。他在外面做了什么你们报警就行了。”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朱芮比很多同龄人要稳重的多。

    纵然厌恶惧怕,她仍然没有转身逃开,说话条理清晰,语意明确。

    不管她以前是否把朱俊当哥,从半年前差点被侵犯以后,大概都不会再对这个男人,对自己的亲哥哥抱有一丝期待了吧。

    “抱歉,朱俊在厂里中了毒,目前在市人民医院重症监护科生死未卜。我们是来通知家属,并且了解你们家情况的。”

    顾经理把车停好,听到朱芮的话,连忙赶过来解释。

    朱芮眼里的戒备稍稍淡去,却仍然皱着眉头不敢相信。

    那个早已成为她和妈妈噩梦的男人,真的这么简单就遭到了报应吗?

    “这是朱俊的照片,你确认一下这个人是不是你哥。”

    一直没有开口的慕遇城忽然从口袋里取出手机递过去。

    朱芮哪还有心情看帅哥,抖着手去接手机,眼神里闪烁着期待和不可置信,那小心翼翼的态度仿佛生怕刚刚升起的希望被打得粉碎。

    这些年,她在学校的时候总要每天给家里打电话,生怕什么时候哥哥回来逼问爸爸的赔偿款在哪里,伤害妈妈。

    这半年来,她甚至周末和放假都有一种不敢回来的想法。

    可想到身体不好的妈妈孤身一人在家,又只能赶回来照顾。

    就连白天也都战战兢兢的把门锁上,生怕什么时候那禽兽哥哥回来糟蹋了她。

    因为手抖得太厉害,接收机的时候险些碰到慕遇城的手。

    慕遇城眉头狠狠一皱,握着手机的手飞快的撤回来,让女孩伸出的手扑了空,尴尬的僵在半空。

    贫苦人敏感而脆弱的心脏受了打击,朱芮脸色微白的看着他,眼底多了不悦和排斥。

    就连大娘脸色也微微变了。

    “抱歉,我丈夫以前有过一些遭遇,对女人有心理阴影。除了我之外不能和别人接触。”

    苏鸾见糟了误会,连忙从慕遇城手里把手机接过来抓过朱芮的手放在她掌心,顺便解释。

    朱芮脸色缓和一些,也不知道是否信了,但她此时的心思更多的是被照片吸引了,迫不及待的想要确认那个生死未卜的人是不是自己那禽兽不如的哥哥。

    低头看向还亮着屏幕的手机,那戴着氧气罩,身上连接着监护仪除颤仪等,躺在床上双眼紧闭一副异常虚弱的样子。

    即使看不出丝毫以往嚣张的样子,朱芮仍然认出那个人就是自己的哥哥。

    长久以来的噩梦让她即使面对一张照片,仍然忍不住白了脸,瞳孔收缩,几乎下意识的就要把手机丢出去。

    虽然移开了视线,仍然掩不住眼底的憎恶和恐惧。

    “是他。”

    朱芮把手机递回给苏鸾,努力做了两个吞咽动作才道。

    苏鸾把手机接过来顺便扫了一眼,才还给慕遇城。

    她竟然没发现慕遇城什么时候拍了照片。

    “我们想和你们商量一下赔偿事宜,另外还想了解一些朱俊的事情可以吗?”

    见取得了信任,苏鸾微笑道。

    “哎,糊涂了。芮芮,快请他们到屋里坐坐。这两位都是好人,你别担心。我回去给你拿两瓶饮料,再杀只鸡招待贵客。”

    大娘爽朗的笑着,让朱芮招呼三人进屋。

    昨天她眉间顾经理,虽然知道顾经理是工厂里的领导,但也不想瞎说。

    只是对苏鸾和慕遇城印象不错,就只说他们是好人,让朱芮放心。

    “大娘,我们早上来的时候刚吃过饭,说几句话就走,回去赶得上吃饭的。您不用忙活了。”

    苏鸾连忙阻止大娘。

    对于他们这些清贫的家庭来说,鸡鸭是生活来源之一,为了招待他们杀一只鸡,她过意不去。

    对他们来说不一定是什么新鲜的东西,却会给对方造成很大的麻烦。

    “没事,你们坐。这都快中午了,附近又没有饭店。难得来一趟,尝尝我的手艺。”

    大娘笑着让他们进朱家,自己一转身走进不远处相对朱家要好一点的砖房里,不给他们拒绝的机会。

    苏鸾无奈,只好跟着朱芮往家里走。

    “芮芮,是有客人来了吗?”

    随着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声过后,老迈的声音从正中间一间土窑里传出来。

    “妈,你怎么又咳嗽了?”

    朱芮顾不上他们,连忙快步走过去,跨过高高的门槛奔进去。

    苏鸾三人没人招呼,只好慢慢走过去。

    房间里昏暗的厉害,不过因为今天阳光还算不错,倒也看得清里面。一张四四方方的高脚桌挨墙放着,周围摆着两根板凳还有两张做工不错的椅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