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696章 696 我是你哥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精彩小说免费!

    “没事,本来想过来问一下她,阿宁失踪前说过什么做过什么。我听楚老爷子说,阿宁对于被绑架的事情好像抵抗不大。”

    幻言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

    按照他的想法,是想直接过来问的。

    可是之前听到叶轻潼的话,又被叶行止打了一顿,现在去问显然不合适了。

    “不会吧?阿宁虽然性子活泼一点,但胆子很小。虽然她爷爷是混黑道的,但她好像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些啊。”

    苏鸾一早就在慕遇城那里看到过楚绥宁的资料。

    “所以我想问问轻潼。”

    幻言揉着脸颊,刚才叶行止下手有点重。

    他倒不怪叶行止,只是苦恼现在的局面反而不好问了。

    不由有点后悔中午不该一时着急对叶轻潼说了重话。

    “她也未必清楚,我这两天看情况帮你问一下吧。阿宁那边被救出来的话,你问问她自己比较好。阿宁人不错,表哥你对她也好一点。”

    苏鸾想了一下,把事情揽到自己身上。

    考虑到关于幻言和楚绥宁感情的猜想,苏鸾还是提醒了一下。

    幻言看着她,眸子里的光渐渐暗淡下来,态度也变得冷淡:

    “阿宁是我女朋友,我自然会对她好的。”

    “那我先进去看看轻潼怎么样了,表哥你路上小心。”

    苏鸾挥挥手,也往叶轻潼院子里走。

    路上想着要不要给慕遇城打个电话,想想他既然在谈生意应该不方便接,闲下来会给自己打电话的。

    到叶轻潼院子里,她看到叶行止正皱着眉头坐在客厅,叶轻潼卧室的房门紧闭。

    “堂哥,轻潼呢?”

    “听着好像在房间里哭,叫她也不开门。”

    叶行止抬了抬头,眼里闪过愧疚。

    他真不是故意怀疑叶轻潼的,只是最近审理的案子太多了,下意识的就往阴谋论上想了。

    工作的时候总是力求不放过任何一个疑点,讲求证据,所以第一反应想找叶轻潼求证。

    却没想过因此伤了叶轻潼。

    “我去喊一下试试吧。”

    苏鸾头疼的揉揉额角,走过去拍门。

    “轻潼,是我,你开开门。”

    “我没事,堂姐。你先回去吧,姐夫应该也回来了吧。”

    等了一会儿,房间里才传出叶轻潼的声音,瓮声瓮气的像是捂住被子里。

    “我有话跟你说。你把门打开。”

    苏鸾怎么放心让她一个人呆着?

    这次叶轻潼没有说话。

    苏鸾耐心等了一会儿,才听到里面轻微的走路声。

    叶轻潼打开门看到坐在客厅的叶行止,嘴角一垂,甩手就回了房间。

    “轻潼,哥向你道歉。我是绝对相信你不会做那种事情的。”

    “你是警察,凡事讲求证据,有什么错了?”

    叶轻潼咬牙,绷着脊背不肯转身。

    “在警察这个身份之外,我是你哥!”

    叶行止走过来,站在苏鸾身后看向叶轻潼。

    “对不起轻潼,我不该怀疑你。”

    “我没事,你也没错。是我自己太敏感了。”

    叶轻潼眼泪又流出来,拿袖子擦了擦转身低头看着脚尖。

    “堂哥,你回来这么早还有别的事情吧?轻潼这边我和她说会儿话。”

    苏鸾转过身看着叶行止,叶轻潼的小女儿心事当着叶行止一个大男人不好说,还是要她开导好一点。

    叶行止欲言又止的看看叶轻潼,沉着眸子点头,提醒叶轻潼早点休息就转身走了。

    看叶行止走开,苏鸾才把房门关上,拉着叶轻潼回到床边坐下。

    “我是不是特别没出息?小时候都没这一年流的眼泪多。”

    叶轻潼擦着眼泪,唇瓣微微抖动着,显然情绪还没平复下来。

    “会流泪才说明是个大姑娘了呢。”

    苏鸾把她的手扯下来,手里塞了一张纸巾。

    只这一会儿功夫,袖子已经湿了一大片了。

    “胡说,堂姐就不哭。”

    叶轻潼不信。

    苏鸾垂下眼皮,仔细想想就是当初慕遇城出事,她也没哭多少次。

    大概是不敢哭吧,好像哭了就承认慕遇城真的死了一样。

    当时所有人都围着她,怕她哭又怕她不哭的样子,至今想想都忍不住心里泛酸。

    “哭出来是好的。后天你们公司就要周年庆了,哪怕明天你不出面,后天也总得出面的。轻潼,想哭就哭吧,哭完还得勇敢面对。”

    她知道哭不出来的感觉有多难受,还是哭出来好一点。“我知道一直以来我表现的都很差劲。我不介意别人知道我喜欢幻言哥,但我从没想过伤害谁。如果阿宁是个不好的女孩,我或许不会给她好脸色,不会搭理她,甚至扎她小人。可我很喜欢阿宁,不忍心伤

    害她。当幻言哥问我怎么不看好阿宁的时候,我最难过的不是语气里的愤怒,而是他看我的眼神。”

    叶轻潼擤一下鼻涕,把纸巾丢到垃圾桶里,鼻尖通红。

    “他明知道我喜欢他……当时有一瞬,我真的以为他会杀了我。”

    “表哥也只是太着急了。阿宁的爷爷把阿宁托付给她,抛却感情不谈,表哥那么重诺的一个人,当然害怕失信。”

    苏鸾不敢告诉她关于幻言可能和楚老爷子的交易,只稍稍提了一点。

    叶轻潼静了一下,苦笑出来:“是啊。只希望阿宁能赶快被救出来。”

    “我听表哥说,阿宁好像有点消极。不像是希望被救的样子。她在凤梧到底发生了什么?或者……”

    苏鸾脸色变了一下。

    刚才她没意识到一个问题。

    楚绥宁不期待被救,就说明她……

    可如果是被糟蹋了,她的表现应该不是消极,而是痛苦吧。

    毕竟才一下午的时间,情绪转变不可能那么快的。

    而且唐龙既然要用楚绥宁威胁楚老爷子,就不可能做这种事情。

    伤害了楚绥宁对她一点好处都没有,反而会激怒楚老爷子,弄巧成拙。

    当初她也是被绑架过的,看的出唐龙心机很深,不像是容易冲动脑子不清醒的人。

    可楚绥宁在叶轻潼那里发生什么导致连等待救援都变得消极,又让人摸不着头脑。

    “什么?阿宁她……”叶轻潼瞪大眼睛,显然也没料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