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684章 684 真相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精彩小说免费!

    “怎么,想听听我亲爱的堂弟为你做了什么吗?”

    希利亚微笑,仿佛还是苏鸾第一次见到的那个完美的无懈可击的女人。

    “能改变什么呢?”

    苏鸾忽然笑了,

    “我和遇城彼此相爱。无论你为遇城做了什么,或者凯欧为我做了多少,能让我们因为亏欠或者感激而分开吗?”

    她和慕遇城都不是善良的圣母,别人做什么对他们没什么影响。

    或许会有动容,会有感激,却绝不会蠢到去伤害彼此回应别人。

    “看来凯欧爱上了一个无情的女人。”

    希利亚敛眉,若有所思的看着苏鸾。

    她忽然觉得自己对苏鸾了解的太少了。

    “这么巧,你爱上的也是个无情的男人。真不愧是堂姐弟。”

    苏鸾脸上浮起一抹笑,目光沉静。

    “你那么自信不会因为凯欧做过的事情而动摇,何妨听一听呢?至少不要让他一个人当一个小可怜。”

    希利亚也端起笑。

    在苏鸾面前的她仿佛恢复了以往的完美,丝毫没有在慕遇城面前的激进。

    苏鸾忽然想起上周参加路少宇婚礼那天,慕遇城说希利亚是故意的。

    之后她没问过,慕遇城也没提起过。

    她想不到希利亚这样做的理由,似乎只是为了表演而表演。

    “好,今天遇城开庭可能要下午才回来。中午我去你办公室。”

    苏鸾点头,她不想在上班时间谈论这些。

    虽然她的工作有邓雅欣分担不用太累,可她不想给希利亚钻空子的机会。

    慕遇城总是用规矩约束希利亚,她就不能破这个例。

    “ok,中午下班我等你。我会提前打电话订餐,你要吃什么?”

    希利亚耸耸肩膀。

    “不用,我让我的助理给我带饭。我相信我们之间没有太多话可以聊。”

    苏鸾拒绝,见电梯停在这个楼层,转身往办公室方向走。

    上午的时候,苏鸾虽然想用心工作,但总忍不住一会儿想想为什么希利亚说贝利一世决定把位置传给凯欧和自己有关,一会儿想慕遇城那边判决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后来邓雅欣见她定不下心,就给她找了一点规律表格,一上午做下来倒也没再胡思乱想了。

    “你上午有点心不在焉,要一起去吃饭吗?”

    下班时间刚到,邓雅欣就推开手里的工作看向苏鸾。

    最近一段时间慕遇城和希利亚走的太近了,虽然还不到很过分的程度,但对慕遇城和女人的接触程度来说已经很匪夷所思了。

    她觉得苏鸾不开心和这个有关系,心里骂了慕遇城一声,有点担心苏鸾。

    “不用了,你帮我带份排骨饭就好。我还有点事。”

    苏鸾笑着摇头,手里动作加快,完成手头的一组数据保存之后出门。

    邓雅欣正在等电梯,听到后面的脚步声,回头看到苏鸾推开希利亚办公室的门。

    犹豫了一下,电梯“叮”的一声在面前停下,只好走了进去。

    “你来了?坐。”

    听到开门声,对于苏鸾没敲门的行为希利亚只是微微皱了一下眉毛表示不满,抬手示意她在沙发上坐下。

    “谢谢。你说吧,我想不到我有什么干涉贝利一世决定的能力。”

    苏鸾道过谢,在沙发上坐下。

    “我想凯欧父亲和我母妃的关系你应该知道了吧。”

    提到皇室丑闻,希利亚微微侧过头不去看苏鸾的眼睛。

    “知道一点。”

    苏鸾点头,她深知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多话比较好。

    “我妹妹确实是父王害死的。他很早就失去了生育能力,所以从一开始就知道妹妹不是他亲生的。可他很爱母妃,他选择隐忍。王叔也不是闭门思过,而是被父王软禁了起来。”

    不需要苏鸾多问,希利亚自己说出了这些话。

    苏鸾心里一咯噔,对于希利亚说的这些她有猜测,但不想深究。

    毕竟是皇室的事情,知道的多对她没有好处。

    “我也是知道这些事情不久,可能也就比你早一点吧。”

    希利亚歪了歪头,像是知道凯欧什么时候告诉苏鸾这些的。

    “这些和凯欧做了什么有关系吗?”

    苏鸾水眸闪烁了一下,不得不打断希利亚的话。

    虽然丑闻听的差不多了,但她不知道接下来希利亚还会说些什么震撼的消息。

    “关系很大,没有这些我父王根本不可能把王位传给他。”

    希利亚温柔的折一张废弃的纸张,房间里一时只有悉悉率率的折纸声。

    她的手很巧,很快那张纸在她手里变成了一个精致的灯笼。

    纤细的手指把灯笼提起来,纸的颜色不好看,但形状很精致,再由剔透的手指衬托,越发显得漂亮。

    “y国很多东西都很不错。如果不是这个身份,我可能会在y国定居。”

    她盯着灯笼的目光很温柔,五官也显得柔和。

    “崇洋媚外自古有之。”

    “好吧,人们总是对新鲜的事物报以足够的耐心和热情。”

    希利亚手指一弹,刚被折出来没多久的灯笼飞进垃圾桶里,才又看向苏鸾,

    “父王以前就知道王叔和母妃的关系。只是他太爱母妃了,就假装不知道,违背两人的情意和母妃大婚。

    所以对于王叔和母妃后来的错误他是没有资格怪责的,所以妹妹平安的活到了六岁。

    但王叔和那个孩子一直都是父王心里的一根刺。当年,病毒爆发的时候父王故意放了一个感染病毒的人在妹妹身边伺候。直到那人病发才假装震怒的把人赶走。

    当时妹妹和身边的好几个人都已经感染了。父王下令把那些人全部集中关起来,不让他们和外界联系。在妹妹死之后没多久,那些人也相继感染去世了。

    至于王叔,父王不能动他。

    一方面是不希望母妃因此恨他,一方面则是心里过不去一个坎,那毕竟是他唯一的亲弟弟。”

    希利亚这次没再等苏鸾说话,径直把自己知道的部分全都告诉了她。

    苏鸾拧眉,手脚冰凉。

    她似乎知道凯欧做了什么了。

    可,那和她有什么关系?

    一个人做出的恶行冠上一个名义就可以变成大义了吗?她不想背负这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