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667章 总有人爱吃臭豆腐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

    苏鸾抓着慕遇城的衣服愣在原地。

    熟悉的脸似乎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比以前更加纤柔清瘦,一张巴掌大的小脸更小了,脸色苍白的厉害。

    这样的白诗诗看起来更像小白花了。

    “苏鸾!”

    在苏鸾看到白诗诗的时候,白诗诗也注意到了她,脸色微微一变闪过敌意。

    “没想到精神病也能好,真是老天不开眼。你什么时候好的?”

    苏鸾从慕遇城旁边走出来,靠在门边儿上冷冷的看着她。

    从她害死爸爸起,她对她的憎恨都没停止过。

    最恨的还是自己当初瞎了眼,把这种人当朋友!

    白诗诗意外的没有和她呛声,只是脸色发白,黯然垂下视线。

    “你让我做的我都兑现了,现在可以告诉我白静柔要嫁给谁了吗?”

    之前开门的那个女人搬来两张塑料凳子,慕遇城牵着苏鸾走进房间,安坐在凳子上。

    凳子不是很大,慕遇城高大的身形坐在上面显得有点局促。

    但他神色淡漠,脊背挺直,生生把一个简陋的塑料椅子坐出了高级沙发的既视感。

    “路少宇,路家的私生子。”

    白诗诗畏惧的看了一眼慕遇城,相对于面对苏鸾的嚣张,她对慕遇城有种发自内心的敬畏。

    苏鸾神情古怪,不知道说什么好。

    “白静柔这是认准了路家吗?”

    好半晌,她才惊叹出声。

    这人还真是不挑,几年前是植物人,现在找个同性恋。

    知道路少宇是同性恋的人不多,苏鸾就是其中一个。

    当初她和路少松在一起的时候,第一次是听路少松说那个叫杜奇的男人是路少宇的男朋友。

    当时她甚至是第一次知道路少宇这个人的存在。

    “因为只有路家才有能力报复你们。”

    白诗诗视线倏地投到苏鸾身上,尖锐的目光让人浑身不舒服。

    苏鸾毫不怀疑,如果路少宇看上的是她而不是白静柔,她也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嫁给他,用他的身份来对付自己。

    她忽然觉得好笑,从一开始就不是她主动招惹她们姐妹两个的,可她们却像赖上了她一样,对她仇深似海。

    “报复?这个词汇还真是可笑。从一开始就是她觊觎我的男人,缠着遇城不放,她有什么资格报复?”

    苏鸾冷笑一声,嘲讽的看着白诗诗。

    “如果不是你,她会嫁给慕少的!”

    白诗诗气急败坏的看着苏鸾,双眼通红,

    “如果不是你,我也会和子阳哥哥在一起。都是你,你勾引慕少又勾引子阳哥哥,现在子阳哥哥死了,你为什么还要活着?”

    慕遇城从凳子上站起来,深眸冷漠的望着白诗诗,冷凝的气息几乎将空气冻结:

    “白诗诗,我只给你一次机会。你想清楚你最恨的是白静柔还是鸾鸾。再胡说八道,我不介意让你老死在精神病院。”

    白诗诗苍白的脸上闪过惊惧,瑟缩了一下,不甘的垂下视线。

    “我不知道你从哪里看出是我勾引慕子阳的。白诗诗,你把慕子阳夺走,我把他送给你。白莲花配贱男本来就是绝配。你只是把我不要的垃圾捡回去了,我感谢你还来不及,哪还会回头去翻垃圾堆?”

    白诗诗怂了不代表苏鸾就会放过她。

    和慕子阳扯上关系挺恶心的,她讨厌白诗诗总是用看小三的眼神看待自己。

    “你……”

    白诗诗抬头恨恨的盯着她,撞上慕遇城冰冷的视线神色慌张的移开视线,徒劳抗议,“子阳哥哥不是垃圾。”

    “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总有人喜欢吃臭豆腐。”

    苏鸾无所谓的撇撇嘴,对于白诗诗的现状她看着挺解气的。“等白静柔结婚的时候,我会给你提供礼服,在此之前你先住在这里。到时候肖悦会陪你去,你可以说是精神病院照顾你的护士。至于其他的,随便你自己。但记住一点,我不希望白静柔干扰我或者鸾鸾。

    否则,后果你知道的。”

    面对白诗诗的时候,慕遇城远没有面对苏鸾时的温柔,冷漠的声音以命令威胁的语气说出这一番话,让人生不出丝毫抗拒。

    “慕少,如果姐姐……白静柔她问我怎么离开的精神病院,我该怎么说?”

    “肖悦是个善良的护士,无父无母是个孤儿。工作几年攒了一点钱。”

    苏鸾默默回头看了一眼标枪似的站在门外一脸严肃的女人。

    呵呵,真善良。

    人美心善的白衣小天使。

    “我不能去。”

    意外的是,肖悦冷声拒绝了。

    慕遇城挑眉,淡淡的看着她。

    “路少庭一直在找我,他认得我。”

    “你,你就是那个……”

    苏鸾指着她,瞠目结舌。

    当初路少庭住在叶淮委的家里,苏鸾听叶轻潼说过关于他的事情。

    他们都一直在猜测那个女人是谁的人,苏鸾隐隐觉得可能是慕遇城的人,就没在这上面纠结。

    没想到这么快就碰到了。

    “那不是正好吗?”

    慕遇城眸底划过玩味,似笑非笑。

    肖悦皱了一下眉毛,又恢复了冷漠。

    显然是不大愿意的。

    “这不太好吧,到时候路少庭肯定逼问她是谁的人,接近路家有什么目的。这不是从一开始就暴露了?”

    说好的潜伏呢?

    “不会暴露的。”

    慕遇城视线扫过肖悦,落在苏鸾身上时微微胶着,目光柔暖。

    苏鸾困惑,他这是对肖悦的信任还是出于对路少庭的了解?

    忽然想到,慕遇城从很早之前就安插了人在路家,那时候路少庭还没变成植物人。

    所以他对路少庭也是有几分了解的吧。

    “真是黑心。”

    一声淡淡的吐槽在身后响起。

    嗯?

    苏鸾回头,看到的仍然是标枪一样的肖悦,有点怀疑自己幻听了。

    哪怕是一直跟在慕遇城身边的阿木也不敢当面吐槽他的。

    这种模式倒让她感觉有点像幻言和丁香。

    “我手下女人不多,大部分的来历和幻言差不多。”

    见苏鸾一脸困惑,慕遇城解释,倒不是很介意肖悦的吐槽。

    苏鸾眨眼,以慕遇城对女人的排斥程度,手下有女人确实是比较奇怪的事情。

    和幻言来历一样指的肯定不是身份。那就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