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665章 将计就计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

    在那服务员用托盘装走苏鸾面前将近一半甜品准备放回去的时候,苏鸾丢开手里吃完的布缎,声音清浅。

    服务员脸色刷的一下惨白一片,求助的看了丁益山一眼。

    “慕夫人可能不了解,这家会所是路少生前开的,去年并入了路家。”

    丁益山瞪了服务员一眼,并不过来,只隔着人群说了一声。

    “路少松走私贩毒,钱财来路不正,我记得他名下的资产都被银行拍卖了吧。”

    苏鸾托着下巴一脸不解。

    “没人规定路家不能参与拍卖。”

    意识到苏鸾不好对付,丁益山不再纠缠,寒着脸丢下一句话回人群里应酬去了。

    轻松搞定挑衅者,苏鸾颇有一种高手寂寞的感觉,低头看了看面前剩下的十几个甜品。

    再好吃的甜品吃多了嘴里也发腻,看隔壁桌上刚才服务员放下的饮料里有一杯白开水,起身过去拿了过来。

    她倒不担心这是白酒,这家会所装橙汁红酒白酒和水的杯子各不相同。

    喝了半杯水,嘴里没那么腻了。

    苏鸾正盯着窗外看,耳边响起陌生的嗓音。

    “hello,我叫西罗,是个画家。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苏鸾回头,见一个外国男人站在不远处笑望着自己,深邃的五官并不张扬,眼神温和中透着一丝不羁。

    “抱歉,我不太习惯和我丈夫之外的男性说话。”

    苏鸾小心藏起眼里的戒备,笑容疏离。

    “我没有其他意思,只是感觉你很神秘,很棒。之前我看你和那个男人谈话的样子,非常的有魅力。我希望能为你画一幅画像,可以吗?”

    西罗并没有因为苏鸾的淡漠而退缩,目光热切,急切的表达着自己的意愿。

    “先生,如果你继续纠缠的话,我叫保安了。”

    苏鸾眼里划过不悦。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就算这个男人真的是画家,因为她的某个表现而有了灵感,想为自己画像,她也不能接受。

    “好吧,既然您执意不肯,我只能离开。这是我的名片,如果您改变主意的话可以打电话给我。”

    西罗满脸沮丧,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放在苏鸾面前,就要离开。

    “鸾鸾,这位先生也是好意。”

    慕遇城穿过人群走过来,在苏鸾身边坐下,手臂自然的环在她腰上,看向西罗,

    “先生不介意帮我们夫妻两个画一张合影吧?”

    “当然不介意!”

    见事情有转机,西罗眼睛发亮,激动到破音。

    “西罗先生的画可是拿过奖的,价值最高的一幅画作卖到了三千万a币。慕夫人,拒绝他的画对你们来说可是一大损失。”

    白旌霖是和慕遇城一起过来的,见状笑着出面介绍。

    “失礼了。”

    苏鸾眼里闪过惊讶,诚恳道歉。

    昨天她还说桑一一地域歧视,转眼自己就因为西罗是a国人而怀疑他的居心,实在太不应该了。

    “没事,小姐不认识我有所防备也是应当的。是我唐突冒犯了。那,我可以立刻开始绘画吗?”

    西罗爽朗的笑着,眼神中的热切不减反增。

    苏鸾之前的表现让他很惊艳,迫切的想要把她倔强和温和完美融合的形象绘制出来。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您能叫我一声夫人。”

    腰上被不轻不重的捏了一下,苏鸾后背僵了一下,靠在慕遇城手臂上微笑着提醒。

    “抱歉,您看起来实在太年轻了,我会尽量不犯这样的错误。”

    慕遇城这才满意的勾唇,主动问道:

    “画像会需要很长时间吗?我们明天还要上班,而且我妻子不太方便熬太晚。”

    “是需要一点时间。不过我可以先素描一个轮廓,润色可以等回去之后,大概需要一周时间。你们看可以吗?”

    “没什么不可以的。能成为西罗先生笔下的风景,我们不胜荣幸。”

    慕遇城的微笑看起来有些散漫,却又给人一种矜贵的观感。

    素描耗费了两个小时的时间,结束后慕遇城给西罗留了自己的电话,正好宴会即将结束,他们和白旌霖打了声招呼就走了。

    坐在回去的车上,苏鸾忍不住问出心里的疑惑:

    “你为什么会答应让西罗给我们画像?”

    慕遇城可不是那么随和的人。

    “很多人以为西罗这个名字只是个艺名。”

    慕遇城摆弄着手上的名片,名片上只标注知名画家和西罗的字样,连个姓氏都没有,薄毅的唇角浮起玩味的笑,

    “可没人知道,他的全名叫西罗·奥拓。”

    “奥拓?他是奥拓子爵和波娜的儿子?”

    苏鸾蓦地睁大眼睛,她不会忘记想要杀自己的人的名字。

    可西罗看起来温和爽朗,和波娜的性子一点都不像。

    而且长相上她也看不出相似的地方。

    “西罗·奥拓,今年二十九岁,未婚。自幼习惯绘画,十六岁隐瞒身份进入a国振江美术学院修学。

    十八岁荣获美术学院一等奖,并且学院的教育方式无法满足他的学习欲,远走他乡游学,两年时间徒步走过三百多个大小城市,几乎踏遍a国大半城市。

    二十岁,小有名气。二十四岁,几乎拿遍了所有a国境内绘画奖项,画作水涨船高,千金难求。

    而他本人对于自己的作品要求也极为严谨。

    传闻有一次他经过一家画展,发现对方高价出售自己的早期作品,当场拍下,并且将其撕得粉碎,斥了一句狗屎也敢捧上天堂。

    当时人们没认出他是原作画家,纷纷指责他,他却毫不客气的指出画风拙劣的地方。

    后来大家知道他是西罗本人,都表示没见过有人这么砸自己招牌的。”

    慕遇城低沉的嗓音念着西罗的生平,对他了如指掌。

    “曾因为拒绝联姻和家里闹过一场,但其实非常孝顺。这次来y国的目的就是我们。他拥有比两个表弟更加冷静的头脑,相比之下更值得我们防范。”

    苏鸾对于他所知道的内容之详细叹为观止。西罗自以为毫无破绽的完美伪装,却不知道早已经被慕遇城摸得一清二楚。
小说推荐